打好“组合拳” 提升稳消费效能
分享到:

下半年促消费措施可以将稳定短期消费增长和培育中长期消费动能相结合,以农村消费、新型消费等代表性领域为抓手,多举措发挥“组合拳”效应,进一步提升政策稳消费效能。

  受多重因素影响

  我国消费恢复当前整体呈弱复苏态势,消费结构分化明显。从总量上看,消费增速低于居民收入增速和名义GDP增速,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两年平均增长5.4%,同期居民收入两年平均增速为7.4%,名义GDP两年平均增速为8.6%。从结构上看,限额以上企业的商品零售增速强于整体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前7月限额以上企业社零两年平均增速达6.4%,整体社零两年平均增速为4.3%;服务消费强于商品消费,前7月服务业生产指数月度增速整体维持在6.5%附近,社零消费月度增速则在3%至6%区间;城镇消费增速恢复好于农村消费恢复,农村——城镇社零消费增速差呈收窄态势。

  当前国内消费潜力释放受到周期性、临时性等多重因素制约。从周期性因素来看,从金融周期、经济周期等多维度看,当前已处于本轮经济复苏的中后期,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加。就业和居民收入仍面临一定不确定性,为消费增长带来周期性影响。从临时性因素看,疫情防控措施制约服务业等消费场景的打开,也对消费潜力释放造成一定影响。

  多措并举促消费

  下半年促进消费需多措并举,形成“组合拳”效应。政策出发点应坚持稳定短期消费数据和培育中长期消费动能相结合。

  一是着力保持宏观经济和价格水平基本稳定,为消费持续复苏创造稳定的宏观环境。当前经济周期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因此需加大财政、货币等逆周期政策等力度,及时实施跨周期调节。财政方面,通过积极筹备基建项目、积极利用年内剩余专项债额度,促进基建投资稳中有升,并以此带动农民工收入和消费的回升。货币方面,在保持总量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情况下,通过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有效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提升货币政策对总需求的刺激效能。此外,在下游需求较弱的背景下,整体物价的回升也不利于居民消费需求释放,应采取有效措施增加前期价格上涨较大的商品供给,维持价格水平基本稳定。

  二是重点保障低收入人群就业和收入,促进农村消费,提升居民消费倾向。疫情后制约国内消费复苏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于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不足,而居民消费倾向下降的背后是居民收入恢复出现分化及预防性储蓄增加。就收入恢复分化而言,应及时有效落实国务院出台的“六稳”“六保”等政策措施,重点保障中低收入群体就业问题,必要时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形式保障中低收入群体的基本收入。就预防性储蓄而言,应采取措施稳定宏观经济环境,降低经济及宏观政策的不确定性,稳定消费者的增长预期,降低预防性储蓄需求。此外,推动农村消费提质扩容也是增加居民消费倾向的重要发力点。乡镇和村两级消费市场占我国消费市场总体的38%,具有巨大消费潜力。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成为三农工作的历史性重心。在以“县域商业建设行动”为代表的各项相关政策的促进下,我国农村消费市场有望保持较高增速,从而为整体消费市场的健康发展提供动能。

  三是完善防疫策略、推动新型消费,促进消费热情恢复、消费潜力释放。今年夏天疫情发生以来,部分地方快速果断采取了高度严格的防疫措施,对旅游、酒店、民宿、航空等相关行业的传统线下消费场景产生一定影响。可以预见,未来随着各地防疫措施的进一步完善和精细化,都将有利于消费场景、消费热情的恢复。此外,还应加大力度推动新型消费的发展。疫情发生以来,全球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都发生了较大变化——在线下消费遭受重创的同时,线上消费的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政策应进一步支持鼓励传统商业企业加快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促进线上线下更广泛、更深入融合,加快推进新型消费潜力释放。

  四是继续坚持和完善“房住不炒”政策,防止居民资金过快流入楼市,对消费形成虹吸效应。从某种角度上讲,上半年消费恢复较弱和房地产市场的景气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尽管房地产销售理论上可以带动家具、家电等地产后周期消费的回升,对消费形成提振,但今年以来的数据并未支持上述假设。数据显示,今年前7月建筑及装潢、家具、家电音像三项的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8%、5.3%、2.4%,仅持平甚至不及整体限额以上消费增速(6.4%),地产后周期链条消费对整体社零消费的带动并不显著。相反,房地产市场的热度对消费的负面效应则值得关注:一方面商品房销售将占用居民消费资金,对短期消费形成挤压;另一方面,房地产市场繁荣带来的居民部门债务的上升,则可能对中长期消费形成持久性压制。

  五是深入推动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增强长期消费增长的内生动力。“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内涵丰富、涉及面广,以市场和政府有效结合的方式扩大内需是其重要含义之一。首先,加大财政资源和社会资源对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领域的投入,强化民生领域保障,使居民消费无后顾之忧。其次,推进国内商贸流通体系建设,近日商务部发布《商贸物流高质量发展专项行动计划(2021—2025年)》。通过商贸流动体系的优化,提升消费便利,降低消费成本。再次,推动消费行业供给侧改革,通过反垄断、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措施,优化行业竞争格局,提高消费供给质量。

  总体来看,我国消费市场潜力巨大,疫情前我国零售市场规模已接近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零售市场(2019年)。但疫情暴发以来,受结构性、周期性、临时性等多重因素影响,我国消费复苏相对较弱,且当前面临一定的下行风险。下半年促消费措施可将稳定短期消费增长和培育中长期消费动能结合起来,以农村消费、新型消费等代表性领域为抓手,多措施发挥“组合拳”效应,进一步提升政策稳消费效能。●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孙超 汪导国

其他评论:
  • 上一页
  • /
  • 下一页
评论此回复: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