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侨乡聚焦等>> 网评天下
新华网评:在生命禁区为生命护航
分享到:

  “榜样如灯 照亮初心”系列网评之十三:


  徐 可

  青藏高原海拔高、空气稀薄、气候恶劣,在这样的生命禁区里修建青藏铁路,本就是挑战极限。然而,14万筑路大军在此修路的4年间,连续高强度作业,却未发生一例因高原脑水肿、肺水肿等高原常见病而死亡的事故,则是一个更大的奇迹。

  创造这个奇迹的,是高原医学事业的开拓者、低氧生理学与高原医学专家,被誉为“马背院士”的“七一勋章”获得者吴天一以及他所带领的医学团队。

  他曾说:“哪个地方的海拔高,哪个地方最偏远,哪里的资料就最宝贵”。为此,他不惜“粉身碎骨”。为给高原上的牧民们看病并采集第一手数据资料,他曾经历过无数次车祸,能数清的是身上的14处骨折;为做全国最大的高低压综合舱第一次人体模拟试验,他毫不犹豫进入舱体,却被急速下降的气压打穿了鼓膜。

  他曾说:“我这一辈子,最缺时间”“没有人能重复一生,有的是今天”。为此,他惜时如金、步履不停。他把帐篷扎在雪域高原,将实验室建在世界屋脊,白天与牦牛为伴,夜晚独坐酥油灯前。长期的高原紫外线辐射让他的双眼患上严重的白内障,通过手术治疗植入人工晶体后,一到晚上,他的两只眼睛就发绿,对此,他戏说他的眼睛是“狼眼睛”。

  一件事,一生情;一颗心,一世爱。如今,年过八旬的他,依然带着心脏起搏器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原工作,跋涉依旧、不曾止步。从西藏的墨脱,到珠穆朗玛峰上的营地;从西宁到果洛的阿尼玛卿雪山脚下……是吴天一跋涉过的足迹,也是无数扎根高原,用生命守护生命的医者足迹。几十年如一日,他们执着坚守;艰难和困苦,无法阻止他们将根越扎越深。


其他评论:
  • 上一页
  • /
  • 下一页
评论此回复: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