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华侨影像>> 华侨诗画
意大利/林海 【和宜斋】组诗八首
分享到:

【和宜斋】组诗八首


《和宜斋》简史

文/林海


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由阜山林宅私塾老师和陈宅商人创办,1887年出洋至美国旧金山。


1915,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林子才致民国大总理书,帮助在欧洲的华人回国。


1940年,陈竹庭,林子才,抗日捐献。


1995年,林海重启和宜斋店名,2009年停业,和宜斋之收藏决定捐献给筹建中的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和宜斋》(一)序言

文/林海


鸦片战争,打破了小农经济的梦。 

留下了贫穷。

田少人多,如何播种?/


阜山破岩桥,开始有人向温州走动。

有的经商,有的教私塾,大部分继续务农。/


鸦片战争之后的温州港,

洋人如涌。

1877正式开埠,让有些人开始了出洋之梦。

海外的世界有什么?惊恐。

青田能出口什么?除了石雕和茶叶,其它的好像都没用……/



《和宜斋》(二)破岩桥

文/林海


1887年光绪十三年


破岩桥下,玉带溪水泷。

云朵,在水面荡漾。

破岩桥畔的读书石上,书声扬。

“人之初,性本善……”

一位青年在讲。/


三岁的小孩:

“人之初,性本善…… 叔叔,你明天去温州,我是不是可以不读书,只玩捉迷藏?”/


“子才,你不听话!我到温州告诉你爷爷和你爸爸,让他们把你送给洋人,和石雕茶叶一起卖到番邦。”/


“不要,不要,爸爸说了洋人都长着魔鬼的模样。”

“明天叔叔走了,我一定去破岩堂。”/


破岩桥畔,花香。

破岩桥下,水声长。

玉带溪岸上的乡农,穿着破旧的衣裳……/



《和宜斋》(三)林子才

文/林海


1887年光绪十三年


破岩桥下,玉带溪水远去,白云随。

枝头上,鸟雀追。

一位少年,从迎龙书院回归。/


破岩桥畔的读书石上,林姓青年手挥:

“陈兄弟,今天的课读完了?明天我去温州,与你父亲相会。”/


陈姓少年:

“林兄,听说你去温州去出洋?什么时候回?”

“可别把我姐的婚姻耽误了,她虽不说,我知道她经常流泪。”/


林姓青年摸着子才的头:

“你看,我哥家的孩子这么多,我不去还有谁?”

“而且子才天资聪颖,由他父亲教育定能成才。”

“我们两家合股的和宜斋,你又未成人,上一辈年纪大了,只有我去受罪。”/


破岩桥上,晚晖。

破岩桥下,潺潺水。/



《和宜斋》(四) 林怀魁

文/林海


1887年光绪十三年


温州永强,晚风徐。

下着毛毛细雨。

门口舞着垂柳。

一个小小的店铺,几个柜。/


一位老人,手捧道德经书。

小小的辫子,已经很稀疏。

桌子上一个小小茶壶。/


刚从阜山来的小伙子快步:

“拜见叔父,侄儿向您请安。”/


“几年不见,长成这么大了,旅途辛苦。”


“陈伯伯呢?允珍兄呢?他们在何处?”/


“陈伯伯在去天河的路上,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仓库。

同一位叫林茂祥的山口人谈商务。”

“你允珍兄在洋人那里教私塾。”/


门口垂柳,细雨中舞着凄楚。

前途?

远去旧金山之路……/



《和宜斋》(五) 陈良

文/林海


1887年光绪十三年


温州永强,晨曦,云彩。

门口垂柳,莺曲天籁。

陈良先生,老钟龙态。/


和宜斋。

一块小小的木牌。

“怀魁老弟,让你们允字辈的这位小伙子出洋最好,让允珍长期教私塾,这是很好的安排。‘

“听说允珍三岁的儿子,天生聪明,叫林才子?”

“毕竟,你们破岩堂的老师传了一代又一代。”/


哈哈哈,林怀魁大笑开怀:

“允珍的儿子叫子才。”

“明年我回阜山,落叶归根,教育后代。”

“出海?”

“是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见识见识,只盼能平安归来。”/



《和宜斋》(六) 林允珍

文/林海


1887年光绪十三年 


瓯江碧水粼。

清晨。

霞云。/


青田来的舴艋舟,在江岸停。

船夫: “我们来自青田,载来了茶叶和石雕,找青田阜山人林允珍。”/

image.png

和宜斋,小小的店门。

后堂坐着两位老人。

允珍: “陈伯,父亲大人,这是山口林茂祥先生送的,西天龙井一斤。”

“听说西天村龙井谷,百年野茶,紫雾仙烟围绕,不沾凡尘。”

“清香味纯。”/


怀魁: “好茶。这些洋人又不懂,我们不卖给他们。”

“国民饥贫。

我们的价格都由他们定。

盈利己无存。”/


允珍: “父亲大人,这次去旧金山,自己开价格,应该有盈利可分。”/



《和宜斋》(七) 山口林茂祥

文/林海


1887年光绪十三年


温州,瓯江边。

碧水倒映蓝天。

一艘去上海的帆船。/


一行人,默默向前。

旧金山,多远?

只盼一路平安。

林茂祥开言: “青田石雕,举世奇观。”

“等待着我们的是旧金山。”/


林怀魁望着这去的侄儿,泪水潸。

什么时候归还?

什么时候能回阜山老家园?

船,越来越远……/

image.png


《和宜斋》(八)后记

文/林海


今天,时隔一百多年,从阜山破岩桥走出的林氏族人遍及五大洲,玉带溪上的破岩桥,在多少人梦中留?


今天,我开始编辑第424本文集。常思在这个年代,破岩堂的四书五经、百家诸子文化已经无人追求。也许,我是最后一代传人,所以为了编辑一千本书,抛弃名利,陋室伏案,笔不离手。


关于和宜斋,收藏的财富虽然捐献了,但是,精神还在。我写的《旅途上的青田人》可以鼓励后代,说不定哪一年会重启和宜斋……


寒舍无涯书斋,2021/04/01


林海文集《旅途上的青田人》第一册(石雕篇)链接:

image.png


作者简介:

林海,笔名: 林海之蓝。男,祖籍浙江青田。80年代初移居意大利。

自由撰稿人,六岁开始写诗,十岁开始写平水韵词林正韵,不惑之年弃商归田与诗书为伴,简书平台上已发布文集424本(2021/04),作品六万篇。 

image.png

简书主页链接: 

https://www.jianshu.com/u/f2f944edf316 


其他评论:
  • 上一页
  • /
  • 下一页
评论此回复: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