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视频连线北影节大师班 畅谈艺术创作中的惑与不惑
分享到:

  8月25日上午,北京国际电影节系列活动之一,李安电影大师班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甘南 摄

  昨天,身在纽约的导演李安以视频连线的形式光临第十届北影节电影大师班,成为今年第一位开堂讲课的电影大咖。

  李安这次大师班的主题是“东方表达与数字技术”。提及这两者的融合,他坦言“讲融合有点沉重”,因为技术与表达本来应该是一体的,不论数码或是其他新技术,都只是一种媒介,表达内心的东西才是重要的。他笑言,自己平时在生活中并不擅长使用技术,用手机只会打电话。除了跟家人的相处交流,他的眼里心里几乎都是电影,电影是他表达的唯一方式。

  李安说,在运用新技术拍电影时,需要找到新的素材与表达方式,让文本与技术很好地结合。以演员表演为例,李安说,当他拍自己的第一部3D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时,突然觉得自己不怎么会拍电影了。因为在3D镜头下,演员的表演看起来和2D有很大不同。“拍3D电影,演员表演要含蓄,内心层次要更丰富,不能浮于表面。”总之,李安在3D电影中希望捕捉到演员“无意识状态中透露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

  在李安的作品中,东西方文化往往能够融会贯通。李安说,东方文化含蓄厚重,尊重传统,讲究天人合一,“比如中国画里人在天地中非常渺小”;而西方文化把个人放在首位,在“讲故事”上往往更有优势,因为它更强调人对世界的改造。所以如果要拍有东方气质的电影,就应该多在“意境”上下功夫。

  而在电影表达人性的层面,李安则认为,人在经过多次努力后仍然“搞不定”某件事情时的无奈和“真情流露”,是最动人的。

  回忆起《卧虎藏龙》的创作,李安笑言,当时他看小说时,觉得“李慕白像我自己,俞秀莲像我太太,玉娇龙像我心里想做但又不好做的事情”。他在拍摄小说改编电影时,不想做“小说的翻译”。“电影篇幅没有小说长,但影像更直观,所以电影要精准达到某种不能用笔墨形容的感受。业内有一句话,你是要忠于一部小说拍一个烂电影,还是要毁掉一个小说拍一个好电影?”他说,自己一般会从电影结尾开始思考,希望观众看完后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情怀,然后从后往前做铺垫和堆砌。

  大师班上,年近四十的青年导演杨子提问李安四十岁时的心态是怎样的。李安回答:“孔老夫子说‘四十不惑’,大家都认为这个年纪要明白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但我觉得作为艺术家,‘惑’很重要。电影最迷人的地方就在‘惑’,‘不惑’的时候电影就很乏味、很说教,也不会很成功。我相信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做艺术的人,就表现他搞不定的东西、困惑的东西,然后去面对它。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能看出来。如果轻松一点,做娱乐片没关系;但如果要做艺术家,就要面对你的‘惑’,不断发现你的‘惑’,用艺术呈现出来,这个东西是最可贵的。永远不要放掉心里的‘惑’。”

  另一位青年导演顾晓刚提问李安:导演到底要不要勇于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冒险挑战不同的题材?李安回答,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我是选择要冒险,因为如果不冒险,我整个人就会焦躁不安,冒险反而让我有一种安全感,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心理。”

  谈及疫情对电影的影响,李安说,目前疫情对好莱坞也造成了相当大的困难,观众已经习惯了在家看电影。他说,疫情会让电影改革的时代提前到达。电影院要想留住观众,就需要拿出和流媒体观影完全不同的体验来吸引观众。他坚定表示:“我是相信电影院的。”记者 袁云儿


其他评论:
  • 上一页
  • /
  • 下一页
评论此回复: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