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青田网 >> 专题 >> 滩坑精神专题
朱匡的相关考证
http://www.zgqt.zj.cn 2010-12-13 22:05:00 中国青田网
    相关考证

  朱匡原籍,及就任青田县令的时间和年龄

  据油竹《朱氏宗谱》载:朱匡是京兆万年县芙蓉乡人。唐僖宗丙年科进士。

  唐京兆万年县芙蓉乡在今陕西省西安市南郊雁塔区,以“其地有芙蓉园”而冠乡名。僖宗丙年是公元886年(光启二年)。

  朱匡是唐僖宗光启二年(886)六月后中的制科“进士”(皇帝临时诏令的科考)。只是“名望虽高,犹居进士之下”。按唐朝选官常例,科考后一个月,由吏部发给授官进士“告身”(官职任状)。“而诸合授正员官人,年未满三十者,请授无职事京官及外州府参军,不得授职事官。”(唐通典)。又“外官职在三千里外者,准十二月(年底前)到任”。因此朱匡到青田任县令时应是在光启二年的年底前,年龄已过了30岁。

  

  朱匡造城之说

  在青田民间,流传着一则“朱剥皮造城”的故事。说的就是朱匡因率众造城而被朝廷剥皮处死的事。故事有些离奇凄惨。但事实真伪如何,传说者见仁见智,各有所说。

  根据县文物管理部门考证及相关资料证明,青田古城墙始建于明嘉靖三十四年,即公元1555年。是当时知县李楷和县丞熊缨为抵御倭寇侵略,而率众“因山为城,阻水为地”而筑建的。又说:“处州十县九无城,只有青田半条城”。这“半条城”指的就是县城后山沿山修筑的明城墙。而朱匡任青田县令时,早在唐朝的光启年间(885-888),两者相隔差不多670年。所以,朱匡造城,被剥皮治罪之说只是一个民间传说而已。但由此也可说明,朱匡确是一位勤政爱民,同时深受民众爱戴的好官。

  或许,朱匡造城的传说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实有其事。只不过朱匡率众造的城不是县城后山的古城墙,而是沿江筑堤围堰护城的防洪堤。临江路外现存的古城墙是在当年防洪堤的基础上,加固修筑而成的。按朱匡当时的规划,绳尺有可能拉伸到塔山下,连接平演村(平演村古称平堰庄)。只可惜,朱匡“勤吏事”、“昕夕罔懈”,竟劳累倒死在县令任上。筑堤围堰造城的计划只完成了绳尺的一半。如果我们回顾县城东门外的历史地貌,从东门滩、江洲圩、石郭汇、月里湾等古地名中,可以得到启示。上了年纪的干部群众可能还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东门滩热火朝天地抬岩筑堤的场景。不难想象,当年朱匡县令也曾在瓯江边拉伸过规划绳尺,估量过修筑防洪堤后,堤内的大片土地。更有过为民生免除瓯江水患灾害的美好憧景……

  “处州十县九无城,只有青田半条城”,这个“城”字,我们不妨解读为“胸有城府”的“城”字。在青田方言中,城、成、绳同音。这“半条城”就任凭读者诠释了。其实,处州十县的古城墙并非青田仅有。如:处州府治的所在的丽水县,其古城墙在北宋宣和年间(宋徽宗年号),是州太守率众在唐城墙旧址上修筑的;庆元县古城墙高1丈3尺,厚1丈。则始筑于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比青田的明城墙早十年建筑。缙云、松阳、龙泉等县虽无城墙的记载,但城关都设有四门。由此可见,“处州十县九无城”这句话,也是值得推敲的。

  据《青田文物志》载文:“朱匡墓,在旧县治前,校场巷侧。今(原)画帘厂处)。墓为半球形,卵石堆砌。墓前有‘唐县令朱公墓’碑石1块。墓穴为砖砌促缝,拱圆顶。1971年,画帘厂在兴建厂房时拆毁。出土时有包金头钗和铁吊环。后将其遗骨及遗物移埋在太鹤山”。极有可能,这枚包金头钗是朱匡的发簪。铁吊环也许就是朱匡在任时和县民“筑堤围堰”共同劳动时用过的器物。联想到朱匡坟墓面堆砌的鹅卵石,不难想象,这些鹅卵石来自东门滩,是人们借以对朱匡县令未竞事业的怀念。朱匡的后事应是县民出面或包揽料理的。那时,朱匡的子女尚幼。人们一定会考虑到青田到西安千里迢迢,朱匡子女欲扶柩回乡安葬路途之不易,所以都极力规劝朱匡子女将朱匡“留葬在青田”,子孙留此祭祀的。青田周边有的坟山,不将朱匡墓安置在坟山而着着埋葬立碑在县衙前,也是在告慰朱匡筑堤围堰功绩的在天之灵。

 

下一页关闭窗口

[上一篇] 职场涌现“赖班族” 多为压力和寂寞
[下一篇] 朱剥皮造城

来源:中国青田网 作者:佚名 编辑:葱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