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师首页 — 文章聚焦 — 正文
夏可承:青田石文化执着的耕耘者
发布人:青田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13-12-4 11:04:00
 

  认识夏可承先生,是在不久前由市政协和青田石雕研究院联合举办的青田石文化精品展览会上。这次展出,以“弘扬三宝文化,彰显国石神韵”为主题,是一次高规格树精品的展览。中国侨联副主席朱奕龙,省政协九届常务副主席、省政协企业家之友社理事长龙安定,以及丽水市和青田县的有关领导出席开幕式。本报记者闻讯去现场观看,进了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件精美绝伦的石雕作品,而后看到一名汉子从大厅一侧的茶椅上站起来打招呼。他,就是此次石雕精品展的策划者、承办者、青田石雕研究院院长夏可承。

  四十年从事青田石文化行业痴心不改

  他天生就是要与石头打交道的。

  生于石雕之乡,17岁进青田石刻厂学艺,似乎步步都在为他和石头的不解之缘埋下伏笔。他给师傅磨刀,看师傅一刀一刀地将一块块原石雕刻成精美的艺术品,看得如痴如醉。质地如玉的青田石,本身就让人爱不释手,更别说再将它们精雕细琢了。在石头面前夏可承觉得心旷神怡,他这辈子注定要和这些石头难解难分了。

  他在石雕厂工作了八九年,已经从当初对青田石的喜爱上升为和每一块石头灵犀相通了。一块石头到了他的手中,就像是有了灵气,创作的灵感也随之而来。一块原石,经过他的构思和雕刻,那被隐藏的魅力就显现了出来。

  他喜爱石头,石头也给了他丰厚的回馈,更重要的是给了他创业的灵感和精神上的慰藉。他的一个朋友说他“拥石而眠”,这可不是夸张,因为他的床头床尾都堆着石头。有时一块好石头,他是睡前看醒来看,一边看一边构思,那份痴迷,非一般人可以理解。

  青田石色彩丰富,质地晶莹,温润如玉,与福建寿山石、浙江昌化鸡血石、内蒙古巴林石并称为“中国四大名石”。它品种多达百种以上,名品有被誉为“中华印石三宝”之一的灯光冻,淡雅如君子的封门青,中国独领风骚的蓝星,神奇通灵的龙蛋石,贵胜黄金的黄金耀等。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始,夏可承每年都要往内蒙古大草原深处的巴林石旗、浙西北高山峡谷之间的昌化、福建寿山的各个崎岖险峻的矿区相石淘宝。几十年来,往返逾数百次。在家乡青田的各大矿区,甚至每个矿洞都留下他反复往来的身影。有时,为了淘到一块珍稀的名石,在条件简陋的矿区一待就是半个月,虫叮蚊咬,全然不顾。就是凭着这么一种执着的劲头,他淘到了许多称心如意的石头,为所从事的行业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从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新世纪到现在,几乎每一个时代他都保留了最有代表性的精品。而那些石雕精品,有的是他亲手完成,有的是他构思后交请石雕大师完成。青田石雕界国家级大师大多与他有过愉快的合作。它们无一不是多年的心血凝聚而成。有时候面对一块奇石,可能要构思两三年。而雕成一件(套)精品,则耗去的时间是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如重达6300公斤“天门”,历时5年完成;一套“田园风光”,历时10年完成;一件“华山飞流”,历时半年多完成;一套“中国功夫”,历时2年完成……

  1980年,已是而立之年的夏可承选择了境外创业,这也是许许多多青田人走的道路。当年正是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夏可承借了改革的东风,在澳门做起了石雕经营。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夏可承已是澳门闻名遐迩的石雕商和鉴赏家了,并取得了澳门的长期居住证。

  但此时事业有成的他并未踌躇满志,风风雨雨的经历促使他在思考:源远流长的青田石雕,由于宣传上的欠缺,其知名度、美誉度与同为“国石”的寿山等石种相比存在一定差距,而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青田人,有责任、有义务去弘扬青田石文化。由于对青田石文化发自内心的热爱,他跨越了原先石雕商人的认识层面,走上了孜孜不倦的收藏、研究、宣传青田石文化之路。

  为收藏更多的极品和孤品孜孜以求

  夏可承说,正因为石雕的唯一性,所以每一件石雕精品都是孤品。

  青田石雕以“因材施艺、依色取俏、依势造型”的技法和多层次的镂雕、透雕等技艺而称雄雕刻界。他的藏品大多把这些特色体现得淋漓尽致,如《少林功夫》组雕,选用青田山口珍稀名石封门黑白为材,将其黑白两色巧妙地设计成少林武僧的肌肤和袈裟,又借用绘画及雕塑的技法,参照少林武功的套路姿势,将少林武僧的各种形态动作表现得惟妙惟肖,可谓是国石与国粹的完美结合,动与静的完美诠释。此石雕共有八件,由石雕研究院艺术总监张爱廷大师担任总指导,夏可承策划设计、金青等多位名师集体创作而成,每一件都栩栩如生,神形兼备,令人赞叹。

  石雕组件《十八罗汉》,是夏可承珍藏的又一组精品之作。“十八罗汉”是中国的佛教文化题材,青田石雕研究院推出的这套《十八罗汉》作品,取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出产的周村龙蛋石,其外观呈褐色,内核质地温润,色泽丰富,属珍稀品种。十八个罗汉各具形态,神形生动自然,把青田石雕技艺之长和龙蛋石之奇及罗汉之态如天造地设地合而为一。

  作品《江南秋韵》以塘古矿区名石“金包银”为材,充分利用黄与白的天然色彩,通过水榭、宝塔、彩虹、归雁、野鸭、芦苇、杨柳等富有江南特色的景物,构成一幅简洁而充溢着丰润气息的秋韵图案。

  由夏可承亲自设计、创作的《松鼠》,原石是一块不到0.5公斤重的小顺灯光冻石,经夏先生的设计,做出了一件活生生、蹦蹦跳的松鼠。精于取色、巧于雕刻,几乎达到青田石雕技艺的最高境界,它把现代生活的文化元素加入了进去,使作品呈现出既生动又和谐之美。

  《五岳独尊》是用青田石之名品封门蓝带作材,依色巧构。此件作品原石重达300公斤,甚为珍稀,经青田石雕研究院集体精心设计,为张爱廷大师组织石雕研究创作室精干力量,历时两年多倾心完成。该作品气势磅礴,繁而不杂,把五岳最具特色的景物融于一炉,新颖的创意,毕肖毕现。

  原石奇石是无声的诗、立体的画。青田石品种繁多、色彩丰富,其原石以质细、形奇、纹美、意妙来展示本真之美、天然之趣。夏可承珍藏的原石门类众多、琳琅满目,有松花冻、红泥冻、封门雨花、红花冻、千纹石、红星、满天星、封门青、枝纹石、五彩石、山炮绿、猪油冻、蓝带、黄金耀、冰花等等,每一块石头都能让你玩味无穷。

  夏可承说,青田石雕最大的魅力是天然多样的色彩,清刚细润的质地,利用这种天然的颜色雕出的作品,是任何艺术品都无法取代的;还有就是通过民间长期的手工艺术,石雕镂空,使石雕神完气足、通灵飘逸、刚柔并济精致到极点。每得到一块好的石头,就要根据它的质地颜色构思作品。

  为了让大家对青田石雕有更全面更深入的了解、认识并喜爱上青田石,夏可承在杭州创办了“可承石雕艺术馆”,让杭州百姓可以长期免费领略、欣赏青田石雕艺术文化。夏可承的精美作品中有许多被收藏家看中,但他就是舍不得出售。他说,稀世极品不可求,一旦让那些私人收藏家收藏,喜欢它的百姓就很难一睹芳容了。

  为青田石文化可承、可续、可光大尽心尽力

  在旅澳期间,他不遗余力地远赴美国硅谷、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国内的北京、上海、深圳、台湾等地多次办石展,宣传青田石文化。

  1986年他在新加坡举办了为期22天的展览,是和刘海粟大师同厅展出。一个是画展,一个是中国青田石雕精品展。那次展览很成功,精美的青田石进入了东南亚人民的眼中。

  1988年,他又赴台搞展览。当时台湾当地报纸打出“大陆八百件青田石雕,宣传中国五千年文化”的横幅。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青田二轻系统改制,四个石雕厂全部解散,变成了个体。青田的美术公司也解散。当时的青田,出国潮涌动,在这种情况下,青田石雕界有很多艺人也选择了去国外。夏可承看到历史悠久的青田石雕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境,带着对青田石雕的热爱,毅然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回到了青田。并出资创办了青田石雕研究院,他要让家乡的青田石文化发扬光大。他的研究院内汇集了各流派高层次的老、中、青名师。他还创办了专门动态反映青田名石、名师、佳作、神艺的《青田石雕》杂志。为挽留石雕人才、宣传石雕文化作出了贡献。

  此后他继续到世界各地举办展览。

  2002年在美国硅谷展出28天,受到当地华人的热捧。展厅里每天人头攒动。一位旅美律师买了一些石头去,还一定要请工作人员吃饭。他说他虽然还不太懂青田石雕,不过看着这美丽的石头就感觉到了浓烈温馨的乡情,这比任何稀世珍宝都贵重。

  2001—2002年,北京举行中国四大国石评比,青田石得了第一名。自此,青田石在全国的影响越来越大。这里面有政府的推动,也有民间的力量在支持。其中,夏可承功不可没。

  2003年3月26日,在庆祝西泠印社建社100周年的庆典大会上,夏可承向西泠印社一次性赠送了100个青田石、一方大型封门“红木”珍贵印章。他说印章和青田石,本来就是最完美的结合,他愿意把这些珍贵的石头捐出来,让它们物有所归,让青田石文化借百年西泠印社之名而进一步得到弘扬。

  针对市委市政府提出的“文养”理念,他希望把丽水的“三宝”跟“文养”结合起来,为此他承办了这次展出,把自己四十年来珍藏的精品让广大市民观看。为了这个展出,他准备了足足一年。为了让市民们能看懂,他还自费印刷了4期介绍青田石雕的杂志。他带了五千本杂志来,基本都分发出去。而他展出的石雕精品,也是用了八卡车从青田运过来的。他展出的时间正逢中秋、国庆双节期间,来观展的人有上万人次。看过展览的人都说这些石雕精品是第一次看到,跟以往看到的石雕作品有很大的区别。

  这位致力于将青田石文化发扬光大的青田人,深情地说:“青田石雕艺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我有这个责任去弘扬它、保护它、发展它。我们国家贫穷的时候,好东西都流到外面去了。现在我们国家强大了,艺术品的价值上升了,我们要让这些宝贝又回到祖国来,回到它们的家乡来。”

  办完了展览,夏可承先生谈了他下一步的计划:一是出两本书。一本是关于介绍青田原石的书,书稿已经基本完成,预计于2013年下半年出版;另一本是关于鉴识青田“灯光冻”的书。史料、图片等收集考证工作已全面开展。他已考证,“灯光冻”对中国印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历史性的作用,有必要将这一文化发扬光大。第二件事是要举办两次大型展览,展地分别放在杭州和北京,这将是两场高规格的展览,全部个人出资。第三件事是还要另外创办一份杂志,系统地介绍青田石文化,让青田石文化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落地开花。

  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原中国美院副院长、省文联党组书记高而颐说:“一个民间机构、依靠自己的力量能做那么多有益的事是很不容易的。我特别要赞扬青田石雕研究院的创办人夏可承先生,他既是青田华侨,也是青田石的行家,他更是一位热心肠,甘于无私奉献、吃苦在前的好人……我想,青田需要更多的好石头,青田需要更多的石雕大师,青田同样需要更多像夏可承先生一样爱国、爱乡的热心人。”

  本报记者 钟郁芬

 
 
 
版权所有:青田石雕研究院
技术支持:中国青田网 电话:0578-6829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