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左键滚屏]
瓯江行
*author* (2018-1-10 10:18:00) 117 [    发表评论 0 ]
    瓯江太美了。它既不象长江、黄河那样声势浩大、显赫扬名;也不象漓江、富春江那样奇特文秀、受人青睐。它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单纯、质朴、天然的美,它恰如山区那些不事装饰的俊秀女子。它西出闽、浙边境的洞宫山,上源龙泉溪,经云和、过丽水、跨青田、奔温州,然后注入东海。


    一九八二年壬戌初夏,正值梅雨季节,我和几位研友同游瓯江。在素以“三尺龙泉剑”著称的龙泉县的龙泉溪畔,我们租了一条仅六、七个人可以乘坐的小木船,在一个乍睛乍雨的早晨,顺流溯江,开始了为期二十二天的野餐采风活动。
    我们一行六人,在狭小的船舱里各占位置,摊一绫蓆子,放一条被褥。白天,我们感受瓯江两岸的秀丽风光,定格写生入画的景色。饥了,共进自己做的美肴,渴了,同品自己煮的香茶;晚上,我们在摇篮似的船舱里或坐或卧、谈笑酣歌。旅途中既无规律又有规律的生活,使我们享受着“放任自流”的乐趣。


    在风和日丽的晴天,江面在日光的映照下,江底的鹅卵石、玛瑙石全看得清清楚楚。水中游鱼来去,好象浮在空气里似的。青山倒映、白云浮影,使人辩不清是水中景色,还是岸上风光;在灰色沉沉的雨天,文静的江水变得有点怒意了,颜色也不象先前那样的绿,而是略带黄色,水中的景色也随之朦朦胧胧起来了。两岸的山峦、松林、竹丛、村舍,都笼罩在白茫茫的雨雾之中。我站在船头,遥望迷茫而深远的江面,顿然产生一种水阔天空的感觉。
    一个大雨劈面的傍晚,我们到了云和县局村,局村的景色实在令人神往。那江边的一条条小木船,横着身躯依次地傍岸停泊;那黯淡的江水冲击着山崖和江中的岩石,溅起了无数朵煞是好看的小浪花;江的彼岸,一座临水的小石山拔地而起,活象漓江的独秀峰;小石山的顶端屹立着一株孤零零的老松,它那盘曲的丫枝和扇形的簇叶坚挺地向空中伸张着,宛如黄山北海的“梦笔生花”;局村的山庄几乎全被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树木掩映着,只有在树荫的空隙处偶而露出一角深灰色的瓦片和土黄色的墙垣,屋顶的烟囱升腾着一支支袅袅的炊烟,村舍后面是一带空濛的雨山;与瓯江相通的一条小溪上,横跨着一架撑着高高的八字脚的长木板桥,在这桥上走着,一晃一晃的,使人凛然生畏,倘若低头看那桥下湍急的流水,更是令人头晕目眩。雨天的夜似乎降临得特别快,我们晚餐才罢,天就黑得象涂沫了一层浓墨。风声呼啸、雨脚如麻,渔火闪烁、江水喧哗……置身于荒江野渡的景色之中,我算是真正领略到韦应物的“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诗意了。
    在沉沉夜色的陪伴下,倦了的我仰卧在船舱里,静听着风声、雨声和船棚上的雨水滴落在江中的叮咚声。这风雨声,这叮咚声,就犹如一支支不同旋律的催眠曲,把我带入了甜蜜的梦乡……

    “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王国维语)。在先期近十天的溯江旅途中,瓯江的诸多景色已给予我颇多的启示:“清彻见底的江水”,那是在启示我——心境要明净,为人要洁爽;“灰色濛濛的阴天”,那是在启示我——人处于失落迷茫之时一定不能萎靡消沉,而要极目远眺,面向未来;“孤舟宿渡的雨夜”,那是在启示我——虽然身处艰难困境,却也要有充盈着诗情画意的心态。
    大自然在瓯江岸畔还安排了一处似乎比先前更妙的胜景,那就是青田县西的石门洞。一个雨后的早晨,船到石门洞口,迎面看见的就是两座险峻壁立的山峰,两相对峙,恰似石门中开,其间的一条水路,溶溶荡荡、曲折萦纡地通进山谷。一进谷口,但见峰峦插天、烟云飘渺,佳木葱茏、翠竹森森。一带清流,从树木深处悠然地泻于石隙之下。石门洞内呈现出一派雨后的清幽气象。


    一条蜿蜒崎岖的小径通向石门洞西北面的“诚意伯庙”。“诚意伯”即是明朝开国功臣刘基(字伯温)的衔称。相传刘基年青时曾隐居石门洞读书。他博通经史,亦精于象纬学。时人评论江左人物时,首推刘基,认为他的才能可与诸葛亮相提并论。诚意伯庙的神龛内端坐着刘基塑像,帷幔上方挂着一块“有求必应”的旧匾,供桌上放着各类果品,三脚铜鼎内焚燃着一炷炷佛香,庙宇上下轻烟缭绕,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
    后世百姓在刘基的读书处设庙祭祀,足以说明人们在纪念他是个明朝开国功臣的同时,也颂扬他因为年青时勤奋读书,修炼品行,所以后来才能出山建业。只有勤奋读书,积累知识,提高境界,才能利国利民,想必这就是瞻仰他的人们所得到的启示吧。
    诚意伯庙后的一块平坦的空地上竖立着很多刻碑。在欣赏碑刻时就能听到瀑流的轰鸣声。穿过碑林,举目便能看到北面崖壁上悬挂着一条大瀑布。那自天而下的大瀑布,其势有如万马奔腾,有如冲锋陷阵。它撞击着岩石的棱角,便变成了飞花碎玉,纷纷地飘洒而下。在朝阳的映照下,它那喷薄的水花晶莹夺目,光芒逼人。如果临近潭边观赏,你就会被像烟一样的水雾及旋风笼罩全身,使人顿生寒意;倘若退远登高眺望,大瀑布就宛如玉虬倒垂,恰似素雪飞翻。原来,诗仙李白也曾与石门胜景有一面之缘。他在《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的诗中称赞石门瀑布道:缙云山谷难,石门最可观。瀑布挂北斗,莫穷此水端。喷壁洒素雪,空濛生昼寒……
    这条气势恢宏的大瀑布,它虽然身负岁月的苦涩,却在尽情而恒久地向人们高唱着欢快的歌。


    船出石门洞,继续向瓯江下游行进。这时的天有如漏了底的大铁锅,不住地下着瓢泼大雨。山洪象一头头狂兽,自上而下地扑向瓯江。无情的暴雨和凶猛的山洪撩拨得瓯江终于发怒了。它由恬静的绿,变成了小急的黄,现在,竟成了滔滔浊浪了。它颠簸得小船左右摇晃、上下跳跃。多亏船老大经验丰富、遇事不慌。他穿蓑戴笠、顶风冒雨,手持长竿、稳立船头,凭着他那熟练的掌舵技巧,操纵着小木船在风雨浊浪中奋发向前……
    船老大驾驭技术固然令人称道,但他那不畏艰难险阻,勇于奋发前进的意志和精神更使人钦佩。这种意志和精神,明确地启示我——只要正视现实,面对困难,不畏惧,不退缩,前方将是一个充满光明与希望的崭新境地在等待着你!
    小船经过几天艰难的行驶,好不容易才到达旅游的终点——温溪村。说也奇怪,一到“终点站”,老天也就不再“考验”我们了,你瞧那天空已是一片睛朗了。温溪村头排立着一株株高大的榕树,它们躬身伸臂,象是在迎接胜利结束旅程的游子们的到来。更有趣的是,榕树群中,竟有一株千年古樟与一株千年榕树合抱而结成连理,这一自然界的奇观也就成了人们的美好传说。瓯剧《高机和吴三春》的唱词中有“千年古树樟抱榕,樟抱榕下相思红”句,想必就是以此为本的。这两株奇树以及其他大榕树也许是因为长期受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而得道成仙了,否则,它们活了这么久,为什么还会如此苍翠蓊郁呢?大榕树下是小舟栖息、水牛戏水的好所在,也是村民乘凉、情侣说爱的好地方。在那赤日当空、满耳蝉噪的盛夏,“樟抱榕”的苍翠,准会给你诱人的清凉。
    “樟抱榕”这一奇特的生态现象,它又给了我一个富有美好而意味凝重的启示——爱情应该要持之以恒,爱情的最高境是天长地久,从一而终!


    与美丽的瓯江二十余天的朝夕相处,它给了我无穷的美的享受!是它,暗暗地给了我美的情操、美的涵养、美的启示;是它,慷慨地赠予我美的画卷,美的素材、美的记忆;它,还历炼了我的体魄,磨砺了我的意志!瓯江——这颗祖国大地上的灿烂明珠,我将以水墨丹青尽情为它唱出一支支美的赞歌!

                                                         一九八二年 秋
                                                           于甬上菱池头
[下一篇] 衔湿泥的燕-[]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