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左键滚屏]
余光中90岁“返乡”了
江湖夜雨 (2017-12-15 15:19:00) 23839 [    发表评论 0 ]
    梁实秋称赞“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的余光中90岁“返乡”了。一首《乡愁》传诵至今,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喜欢他很多经典的诗歌和散文。                                        
    还记得大学的现当代文学老师陶德宗先生(后来被学弟学妹们评为最受学生爱戴的老师,时任教务处处长,以严厉著称于学院)讲台港文学时讲余光中的诗歌《白玉苦瓜》(咏诵藏于故宫博物院的珍贵文物——白玉雕琢的苦瓜)的情景,先生讲到至情处便用富有磁性的嗓音饱含深情地朗诵,我分明感觉到了先生的激动和深情。                                                      
    还有就是那篇散文《听听那冷雨》。“那里面是中国吗?那里面当然还是中国永远是中国。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在,牧童遥指已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也都已不再。”“饶你多少豪情侠气,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两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在僧庐下,这便是亡宋之痛,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楼上,江上,庙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雨,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窗外在喊谁”。细读他的诗和散文,你会感觉到一种入骨的苍凉与顽强。他日思夜念的故乡和再回不去的故土都成已逝的美好,于是深邃的中国文化成了他精神的栖所,他只好用诗文来表达他由衷的中国意识和对中华文化的赞美与眷恋。                                    
    今年10月,人们为他庆祝90大寿,当日他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抒发心情,“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其实不到四十岁时余先生就写了《当我死时》。诗中,他想到生命的终结是返乡,回到最初的自己,踏上当年的故土,“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余光中“返乡”了。 

(2017年12月14日夜)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