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左键滚屏]
牵连
萌! (2017-5-4 6:00:00) 16044 [    发表评论 1 ]
    我记得是小学读二年级寒假前一天的傍晚,学校的同学和老师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但是操场上每天升起的国旗那一天没有被降下来,我被音乐老师临时交付了这一降国旗的使命。那一天下着蒙蒙细雨,我可以说是开心地小跑冲过操场,冲向旗帜飘扬的教学楼。
   
    在我就读的那个小学,每一天早上都有全校升国旗唱国歌的仪式,四位少先队员会抬着平整的国旗,走向升旗手,庄严地传递,它将跟着国歌慢慢升起。当时的我还没有学会唱国歌,因为国歌里面很多生字都是三四年级才学到的,《义勇军进行曲》也是那个时候的音乐课才有教授。我们一二年级的学生很少能跟着一起唱的,我很清晰的记得一次我因为学能力强,我跟着隔壁高年级偶尔能模仿一两句唱得很大声(其实根本不会歌词),站在我前面的那位同学就好奇得转头看着我,对我投来了羡慕的眼光,我当时以此为自豪。

    日常降国旗,也是需要奏国歌的,我们所有在校听到国歌的学生都需要站立,面向国旗所在的方位,行注目礼。那一天,机缘巧合,竟然是我一个人,在没有人看到,没有奏国歌的情况下,这么悄悄地把飘扬的国旗收回来!我想是国旗希望上天下雨的吧,让我能看到在风雨中飘荡的坚强的国旗,仍然艳丽!平时的我对这红艳艳的旗帜,从来只有遥远相望,从未想过可以如此贴近与它的距离,而那一刻只属于我与国旗,将它抱在手里的时候,犹如一缕阳光照耀着我俩,从内心滋生的骄傲和自豪让我下定决心我要为那一天写一点什么。这一天,晚了22年。 

    最近我经常想起20多年前的那一天,也许是当时想写点什么的意愿太强烈了,使得现在的我也无法回避。并且一想起当天的场景,那些细节还如同是就发生在昨天一般清晰,深刻。这前半篇应该算是还了22年前的愿了,而现在,把那时候的场景填充丰满以后,我联想了非常的多。关于爱国主义教育,关于文化信仰和仪式感。   

    从个人的思维和思想的发展来说,我有幸能体会中国和瑞典两个不同社会的制度和生活,实在是非常的棒。就如同前文提到的,我们的教育制度从小孩子起,就进行了无痕的仪式灌输,爱国灌输,传统文化灌输。我们自小开始以成为少先队员为荣,以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为荣,以成为被老师和家长赞扬的方向发展,长大以后为祖国的强大为荣。这些灌输是主动强制的,全方位的,与历史文化和现实生活都紧密联系的。我们一起唱国歌,行手礼,缅怀为新中国打下江山的革命先辈,从中我们感受到身为祖国一份子的骄傲。如果我没有接触到其他的文化,我会觉得这就是所有的人都必经的发展道路,但是来到瑞典以后,我竟然发现这个国家的街道上看不到一点点政府宣传口号,没有到处飘扬的国旗和对这个国家历史的宣扬。再后来竟然发现这个国家并没有真正被官方发布的国歌,甚至在学校里面,学生是没有校服的,在学校里升国旗奏国歌行注目礼这些事情离这里的学生非常非常遥远。我想,说到这里,应该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很好奇,那么这个国家的居民爱国吗?我想是爱的,瑞典的人对自己的国家从骨子里感觉到骄傲,这应该就体现在北欧几个国家的幸福指数居于全球首列。只不过是整个社会的爱国教育并没有跟咱国内一样注重学校教育,爱国的灌输途径不同并不代表是有优劣之分的吧。

    当然,这不是我一开始来瑞典就明白的事情,并且我也没有接触过瑞典学校的教材。曾经一段时间,我还处在中西文化冲突洪流之中无法自拔,我一度认为西方至少瑞典是没有所谓爱国教育的,至少不是如同中国一般,强制的。我以为是中国社会要求我们去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他们希望我们做的事情----爱国。我试图想证明一个国家的爱国应该是建立在国家本身富裕强盛的基础上,国民自发的。那一段时间,我对之前接受过的爱国教育,产生了极大的质疑。我甚至怀疑曾经的那一切都是在被洗脑,我们的一辈子就是在为别人的理想而生活。有那么一两年时间,我就处在一种所谓崇洋媚外的状态中。

    庆幸的是我在中国餐厅工作,每一天都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瑞典人,瑞典家庭。一开始,我用全盘接受的心态从瑞典餐桌文化开始揣摩瑞典社会文化,在吸收的过程中否定我们的家庭教育。因为从他们的身上,我能非常明显地发现中国儿童与瑞典儿童的区别,瑞典儿童从小就相当独立,自我意识相当强。当我只看到这些优点的时候,我会埋怨中国社会的儿童教育太过短视,并没有将孩子当做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去看待,没有用一种儿童会成长为要独立去面对生活各种问题的个体去培养。不过相对的,我也开始发觉到一些其他的特点,因为过于强调个性发展,这个社会没有谦让,妥协这些观念。青少年如果本身没有自我反省的能力,很容易迷失在天生平等的这样一个肥沃土壤里面,把这当做是一个滋养自身恶习的温床。瑞典社会里面有相当部分是十分自我而没有被约束到的所谓的个性。并且因为这个国家的竞争相当小,青年人很容易就被淹没在悠闲的工作环境中无法自拔。渐渐地,这个社会在我的眼前展现出了自己曾经是模糊的轮廓。曾经我一度很欣赏瑞典社会的独立式教育,尊重平等,主张个人发展的观念,让我很怀念中国的谦让,尊老爱幼,团结互助等传统美德。现在我开始明白他们就是无形的手,帮助牵引着每一个青少年儿童健康茁壮地往充满阳光的方向发展。而我们所接受的爱国教育,也是一只将自身发展与国家发展相结合的无形的手。

    所以即便是我们的爱国和瑞典人的爱国也还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国家经历过被侵略,在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道路上一路摸着石头小心翼翼地走着,所有的成绩对我们来说都是艰辛和值得鼓励和骄傲的。而瑞典已经长时间没有经历战争了,国民的生活一直处于相当高的舒适水平,很多成绩对瑞典人来说,有是挺好,没有也无所谓的一种平和心态。如果不是跟我们一样在中国成长长期成长过,很难真正理解,在海外,在国际的舞台上看到飘扬的中国国旗,那种心潮澎湃,热泪盈眶的感受。

    最近经常想起以前的事情呀,曾经记得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同班的同学们经常说自己想念过去,而我却从没有,这样的想法一直一直持续到出了国。从前我一直只顾着往前走,往前看从来没有好好停下来回头为过去发生的事情留一点空间。倒是现在生活稳定了,不用再为未来操心担忧了,抬起头发现,我的下半辈子可能就一直是如此了,才醒悟“过去”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过的意义。就因为这些发生过的过去,牢牢地把我捆绑在那片华夏大地上,我想,我开始明白什么叫做落叶归根了,我逃不脱也离不开这与大家相似的命运。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