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左键滚屏]
希望
萌! (2016-11-10 1:55:00) 3622 [    发表评论 0 ]
    至今我清晰的记得初中的某个下午,我跟平时一样躺在床上看书,休憩的一个小会,死亡这个词就蹦进了我的脑子。那应该是我第一次思考关于自己会死去的问题,如果我死去了,我会在这个地球上消失,我无法再感受这春夏秋冬的变换,无法体会各种悲喜欢乐的情感,以后任何的事情都与我没有一点关系,没有人会知道我存在过,它会成为那个像我从来没有来过的样子继续运转。一想到这些,我的心跳不断地加速,加速,呼吸急促,急促,无尽的恐惧吞噬着身体,未来的好多年间,我不敢再那么细致地去思考死亡这个问题。

    至于我真正的开始考虑自己会成为那个突然离开的那一位,应该是我的爷爷去世起。父母在我小学的时候离异,因为母亲一个人拉扯我生活,并没有亲戚跟我们来往很亲密,我们的大家庭里,虽然也增加了或减少了一些成员,这些都如同茶前饭后的话题,只是供大人们消遣,供小孩们听说而已。曾经我对我的爷爷也没有什么印象,只是大学毕业以后我在上海工作,听说他因为生病在我所住的附近区域附近一家医院治疗一段时间,期间过去拜访了几次,沟通和相处以后才觉得他人很好。2010年国庆期间,我已经在回老家的途中,计划第二天去看望病重的爷爷,但是他没有撑到我能回去的时候。与其说是悲痛,更多的其实是遗憾。这也成为我成年后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亲人的殡葬流程。曾经一个活生生的肉体,会说,会笑,会跟你下棋,会给你看相讲故事,大家一起欢笑和感慨过往。现在的他就躺在一口棺木里,任让亲朋好友围观道别也不会有任何反应。这必将也是我的未来。

    2011年我选择回到青田老家,阅读成为了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小说,哲学,历史,心理,这些知识文化的不断冲击,越发的让一颗渺小的心灵意识到自己的平凡。我们所有的每个人,都是很偶然的产物,这个偶然不会有第二次出现的机会,我们的自我意识,只会停留在这一个躯体里。别人不会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我们的体会,就如同我们不能完全的体谅他人。这种意识会因为躯体的停止运作而永远消失。而我们的离开对于他人而言,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这就如同我们从来不知道在我们出生之前死去的那些普通人的生活。

    曾经有一段世间,我会灵光一闪,也许真的有一个世界末日在我的有生之年来到?这种念想跟随而来的就是无尽的绝望,既然知道所有美好的东西很快都要被摧毁,何必要为之奋斗努力?这种绝望就如同要让我们完全接受自己跟所有的动物一样死去以后就不剩下任何灵魂和肉体。我选择相信这个世界有一个地方,所有我认识的人,都会在离开这个世界后去往那里等待我跟他们团聚。而在我要离开的这个世界里,也有着共同的梦想去建造更好的社会。这就是希望的所在。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