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左键滚屏]
流泪的蛋炒饭
莽原 (2015-4-19 3:54:00) 4133 [    发表评论 3 ]
    蛋炒饭不是人,自然不会流泪。流泪的自然是人,吃蛋炒饭的人,或者炒蛋炒饭的人。
    而当你听完我下面要说的这个与蛋炒饭有关的故事,或许你也会说一句:倘若饭有灵,有感知,也当痛哭落泪了!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
    地点是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的一家中餐馆。
    主人公有大胖,老虎,老邓,以及他们当时打工的那个餐馆的老板娘。
    大胖人如其名,心宽体胖,整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型,好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虽然一米七有余的身高在南方人说来不算矮,但在圆鼓鼓的将军肚和肉呼呼的大脸盘的陪衬下,给人第一个印象就是胖(其实也可以说壮),故得雅号大胖。十几年欧洲生涯,算是混上了大字号职位,是餐馆掌勺的大厨。
    老虎自然也是绰号,只是因为恰好属虎,而且生的身高腿长,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倒是没有辱没了老虎这个绰号。却是一个生性豪爽,心地纯良,喜交朋友,也很得人缘的小伙子。五六年跑堂做下来,也已经是餐馆里的主力军,老跑堂了!要不是不怎么喜欢学西班牙语,语言不算好,凭工作能力绝对是做跑堂头的料!(跑堂头,俗称,类似国内酒店的大堂经理,是可以指挥其余跑堂的工人头,身份待遇与一般跑堂工大不相同。)
    至于老邓,虽说也带个老字,排资论辈却绝对是三人中的小字辈新人,因为出国时间最短。而且他老爸老妈也没给他足够长脸的高度资本,所以生的海拔偏低 ,偏又多读了几本闲书,于是被工友们冠以那位同样海拔不高的中国伟人改革开放之父的尊号,老邓。虽然老邓也颇有自知之明,自知与那位伟人之间除了同样是一双眼睛一张嘴,一对鼻孔两条腿之外,实在没多少可以相提并论之处!不过能冒一冒自己心目中的偶像伟人的名,也足以让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而这个绰号就是老虎大胖他们俩给起的,虽然老邓心里对这个绰号并不反感,但作为反击,老虎也额外又多了个绰号,就是林彪。因为他瘦。
    说回故事发生的那一天,周末,到底是星期五还是星期六,或者星期天,记不清楚了。
    中午十一点半,是西班牙中餐馆开门营业的标准时间。提前的有,虽不多。但延迟的却绝对是凤毛麟角般的异类。因为容易给人马虎拖拉不务正业的坏印象。
    餐馆准时开门,工人们准时上班。在那个年代,再牛的人(工人)也不得不规规矩矩战战兢兢做事,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听过多遍的一句话是:“到了欧洲打工,就算你在国内是县委书记,也得老老实实地拖地洗碗端盘子。”
    由于餐馆位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马德里市中心,所以往往拖地摆桌子等等准备工作还没有来得及搞定,已经有客人进来要吃饭了。而工人们自己的吃饭问题,只能是争分夺秒地抢在大规模进客之前。若是不幸那天客人们不给面子,不给你留一点空隙可以安稳吃饭,那么慌慌张张抢吃几口就要跑去招待客人绝对不算什么稀罕事。而那年代的中餐馆的周末生意,普遍火爆惊人。因为中餐馆数量少,中国菜物美价廉很受西班牙人的欢迎。客人排队等吃饭,一个餐期(午饭或者晚饭)翻台子两三遍是常有的事。也就是说,例如一个餐馆有十几张大大小小的饭桌 ,一次可以坐几十或百来人,却一个午饭或者晚饭就有两三百客人在这个餐馆就餐。一张台子,上客,点菜,上酒水,上菜,收盘子,点甜点咖啡餐后酒,上甜点咖啡餐后酒,最后结账走人,收拾桌面,再摆桌布盘碗刀叉杯子,再招待第二桌甚至第三桌第四桌客人。想一想你就知道该有多少工作!该是多大的工作量!而这样规模的餐馆,最多也就是三个跑堂,一个酒吧,三个厨房(大厨,二厨,三厨)。这算是标准配置了。所以每逢周末,十一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属于正常情况。再延迟个一个一个半小时你也无话可说,更别提什么加班费什么的!因为中餐馆数量稀少,用工岗位稀缺,三四个工人去竞争一个岗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工人的工资待遇地位由此可见一斑。做过餐馆工作的或是稍微了解一些国内餐馆酒店员工配置的人,就知道国外的餐馆工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说厨房里怎么个挥汗如雨热火朝天的情景,单看外面的跑堂,那可是实打实地跑啊!不但是跑,而且是救火般急急忙忙的跑,更是要端着满手的装满食物的盘子杯子跑。一边是火烧眉毛的快跑,一边还要记着往哪里跑,东西要往哪张桌子送,盘子往哪里端。像老虎,几年锻炼下来,练就一身非同一般的技艺,可以一手平托十一盘饭菜,来去如风,丝毫不错!(国外餐馆原来大多用一种椭圆形的长瓷盘,俗称腰子盘。有经验的可以依次叠放,一般的跑堂都可以一次拿多个盘子的,水平高的可以一次八九个十来个地拿。)一个盘子加饭菜,至少两三斤,一趟端送的重量就达二三十斤。长时间这样端下来,有时候端到最后左臂胳膊突然就失去了知觉,反应不过来就往往杯子盘碗摔了个满地。碰到好的老板还安慰一句,碰到苛刻的还得赔钱!据说老虎就赔过一次。具体哪个餐馆不记得了。
    再说那天老虎老邓他们忙得差不多时,时间早已经快下午六点了。只见大胖从出菜的小窗口伸出他那笑眯眯的胖脸,轻轻地说:“老虎,老邓,时间这么迟了,回住家烧点心吃也来不及了。我想炒点炒饭一起吃,你们要不要?”
(西班牙中餐馆员工每天在店里吃两顿,午饭,晚饭。跑堂上班打扫卫生摆整齐桌面的盘碗刀叉杯子餐巾以及糖醋汁,酱油瓶等等前期准备工作,然后吃饭。吃饭前后空闲时间还要熨烫台布餐巾。)
    老虎两人原来吃的那点清汤寡水的午饭,早已经被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消耗得前心贴后背了,听说有炒饭吃,自然是满口答应:“好的!好的!”
    说实在的,忙到现在,早已经手软眼花,两脚站都站不住了。吃点炒饭填填空空如也的胃,再坐一会,又该准备晚上的战斗了!离七点半的上班时间也真没多少空闲了!
    不料正在三人(其余工人五点五点半提前回家休息了。)捧着大胖炒出来的蛋炒饭吃得津津有味时,在另一个餐馆上班的老板娘过来了,一看大胖,老虎,老邓三人竟然自己偷偷炒饭吃,气得满面发红 ,破口大骂:“你们竟然有胆自己偷偷炒饭吃,还有没有一点规矩啊?都像你们这样,我们两个餐馆这么多工人,还怎么了得?!天光(早饭,其实是午饭,青田话。)你们不是一个个都吃进去了吗?要吃你们不会回住家自己吃去。。。。。。”
    一通泼天泼地的叱骂,一贯嬉皮笑脸的大胖也如见了猫的小老鼠,噤如寒蝉。
    最不济的是老虎,平时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小伙子,委屈得双泪直流!
    就是平时有点一点就炸得理不饶人的炮仗脾气的老邓,似乎也因为“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 ”的缘故,也忍气吞声低头做了一回闷葫芦!
    画外音:
    老邓在心里自我安慰:“反正炒饭是你亲弟弟(大胖)炒的,主意也不是我出的。又有你嫡亲的姑表兄弟(老虎)顶在头里,老子就是跟屁股搭点顺风车吃你几口蛋炒饭,没占你什么大便宜,老子也不欠你什么狗屁人情!虽说在欧洲这个现实的社会里,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的情分都薄如纸,虽然以前和你夫妻好的蜜里调油的只是我大哥,就是以前你们创业初期整月整月白吃白住在他家也只是你们与他的情谊,虽然到如今我自己两兄弟之间也因为兄嫂亲戚里的纠纷矛盾弄得离心离德的。只是做人,不必做得这么绝!更不必骂的这么狠!朋友的兄弟可以什么也不是,表兄弟总还是表兄弟,而嫡亲的兄弟更只是一世兄弟!一盘蛋炒饭,至于吗?”
    饭有灵,当哭否?
广告服务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6]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
通用网址:中国青田网 地址: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0578-6829101 6829956 Email:info@zgqt.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