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网站根目录>> 时尚
舒淇:没有以前,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分享到:

  上世纪九十年代,舒淇相继出演了电影《玻璃之城》、《玻璃樽》等电影作品,演技也获得了认可。

  舒淇爱好广泛,自认是个不错的观众。

  采访舒淇的前一晚,北京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尽管经过了一天的录制,但舒淇状态很好,开着“2021年第一场雪”的玩笑(注:采访时间为去年),笑着说,本来想出去玩雪却被雪打了回来,“刚走出去就听见刘德华在唱: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作为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中的青年导演“投资人”,与其说是“电影前辈”,舒淇更像是陪同他们一起成长的挚友,她不说教,鼓励青年导演做各种尝试,让他们在电影的世界里“做自己”,尽情享受电影的魅力。

  舒淇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从懵懂的少女时期到独自闯荡香港电影圈,她经历过充满挫败感的低谷期,也站在过电影最高奖项的领奖台上。对于过往的那些挫折,舒淇始终心存感激,“每个人都要感谢曾经的挫折,如果一个人始终被保护得好好的,没那些挫折,也就不会有成长。”

  “开拍吧”

  我们的意见就是鸡蛋里挑骨头

  《开拍吧》首期节目中,青年导演郝杰成为全场的焦点。此前郝杰的作品曾获得过多个电影节奖项,但是他在现场不善言辞、害羞,甚至大多数时候是沉默的。舒淇说,她之所以选择郝杰,是因为希望在艺术电影上给他信心,“很多这样的导演会担心没有票房、赔钱,又不想放弃自己本意,面对我们有一点儿害羞,但是我希望他能让更多人看到。”对于和郝杰的合作,舒淇给予了百分之百的信任和支持,在她看来,每个人看事物的角度都不一样,她也不想去改变他们,“他们都很有才华。我们的意见就是鸡蛋里挑骨头,让他们自己去玩吧。”

  “和任何人接触都一样,不要有挑骨头的毛病。”说到这儿,舒淇笑道,“我刚刚和新人导演合作完,他很谦虚,每天都有十万个为什么来请教你,当然我一度也要抓狂。但是他又很有自己的风格,我们要对新人宽容一些。”在舒淇主演的最新电影《寻她》中,合作了新人导演陈仕忠,这也是陈仕忠执导的首部长片处女作。片中,舒淇颠覆以往时尚造型,饰演乡村女性陈凤娣,既是被裹挟的农村妇女,也是冲破束缚勇敢走出去的觉醒女性,母亲、妻子、自己这三重身份对她来说有着不同的定义,造型和角色跨度都很大。

  和青年导演合作,有时舒淇虽然不赞成他的想法,也会按照他说的去做。她笑着说,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我觉得是对的,也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对的,我的经验是我那个年代的,不一定放在他们身上就对。比如侯孝贤习惯用沉浸式的镜头、含蓄的表达,现在不一样了,他(青年导演)要求放出来,要看见你的情绪。”舒淇说,如果以老前辈心态,或者想要改变他,电影就不成立了,“那就变成他拍他的、我演我的,我也要接受他的想法,包括他的镜头、摄影。”

  1

  只有不断试错,才能出好作品

  黄舒骏曾在歌里唱:“台湾的女孩,舒淇最美”。舒淇身上的女孩气息似乎永远荡漾在她的角色中,她始终都是纯真而炽烈的。

  1996年,舒淇与张国荣一起出演了尔冬升执导的电影《色情男女》,在香港开始了她的演艺生涯,并凭借该片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最佳新人两项大奖,开始正式步入主流电影圈。

  此后,舒淇接拍了《98古惑仔之龙争虎斗》《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风云之雄霸天下》《美少年之恋》《B计划》《玻璃之城》《玻璃樽》《半支烟》等多部影片。同时,她的演技也开始熠熠发光,1997年,舒淇凭借《飞一般爱情小说》入围金像奖和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提名。随后,舒淇又凭《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里的“刀疤淇”一角夺得金像奖以及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

  2005年,舒淇迎来了人生的最高光时刻。她凭借侯孝贤执导的《最好的时光》,获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电影以音乐贯穿20世纪不同年代的台湾,舒淇一人分饰三角,民初知名艺旦王香禅、50年代撞球台记分小姐“球婆仔”以及艺人谭艾珍女儿,角色挑战非常大。

  从影二十多年,舒淇获奖无数,合作过几代导演、电影人,出演过侯孝贤的文艺片、冯小刚的商业片、周星驰的喜剧片。对于青年导演,虽然舒淇完全有资格作为“前辈”来指点他们,但她更愿意以陪伴的姿态和青年导演一起成长。“每个大导演都是从初出茅庐的新人成长起来的,通过不断试错才能带给大家更好的作品。”舒淇说,她可以给予的仅仅是一份经验的传授,年轻人有他们的想法,看他们愿意不愿意吸收,“我不是说教式的,或是把电影人的经验套在青年导演的作品里,而是看你愿意不愿意,你觉得有道理就听。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佼佼者,来这里是想让更多人看到,我们只是助力。电影是你的,一个导演听那么多人的,就没有自己的风格了。”

  2

  感谢好奇心,享受漂泊的乐趣

  在舒淇看来,每个十年属于电影的时代都不一样,VR技术、短视频,新的技术和观念层出不穷,不是只有电影圈,大家的生活都在变。她说,自己很幸运,一直跟着时代在进步。

  舒淇经历了好几个时代,从台湾到香港,再到大陆,什么样的导演都接触过,现在还和青年导演、新的演员合作,一起玩,“就像一个小孩成长的过程。”她说,这些对自己而言都是不一样的感觉,是新鲜的事物。“我要感谢自己的好奇心,有些人在某一个年龄就觉得够了,退休了,可能是体力的原因或者想安定下来,不想漂了。我爱玩,有好奇心,我还一直享受着漂泊的乐趣。特别神奇。”

  在舒淇看来,大家都年轻过,年轻时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再去做?正因为年轻时有过这样的体会,她现在也鼓励新人努力去做自己,“我不会觉得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除非是特别错误的事情,年轻人就应该放肆去飞。”

  说到这里,舒淇又露出元气般的笑容,“就像现在看之前我演的电影,不管什么电影,我都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怎么那么吵、聒噪,怎么有人这么演戏?但是我不会嫌弃自己,没有以前,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3

  伤疤抹不掉,只能去面对

  舒淇在接受人物纪录片《时代 我》采访时曾提到自己的童年,她说:“我从小就是个叛逆的女孩。”

  时光倒退回三十年前。16岁时,舒淇选择离家出走,闯荡生活。她脆弱而坚强,《开拍吧》中,看完沙漠导演的《刹车》一边流泪一边回忆着很多往事,年轻的时候越不开心反而越要装作开心。

  少女时期的舒淇性格叛逆,父母的严厉也在这时遭到她的反击,舒淇以吵架、离家对抗。19岁时,她去香港发展,没时间学粤语,就回到住处打开电视跟着学,终于学会用粤语说台词。直到凭借电影《色情男女》,拿到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成了舒淇人生的分水岭。

  对于过往的那些挫折,舒淇始终心存感激,“每个人都要感谢曾经的挫折,如果一个人始终被保护得好好的,没有那些挫折,也就不会有成长。”

  尽管大家一直在称赞舒淇的纯粹和天分,但支撑她一路前行的,是顽强、茁壮的生命力。舒淇对新京报记者说,她的很多朋友,即便是咬着金汤匙出生也会有挫折难处,“把自己跌倒的伤疤完全抹去是不可能的,那道疤还是在的,下雨的时候还会风湿痛,我们能做的,就是要去面对。”

  对话

  我算是个还不错的观众

  新京报:为什么参加《开拍吧》?

  舒淇:我觉得这个创意很吸引人。我一直做演员,要面对的最重要的主导人就是导演,所以我很希望有机会可以和青年导演们一起交流、成长。还有就是这个导师阵容也可以让人学到东西,对我自己也都是很宝贵的经验。我觉得这是一档很有意义的节目,它模拟电影社会学,从电影的形成,到找演员、投资、拍片,这些流程可以让青年导演们迅速成长,有更多实验性的方式可以让他们发挥,也算是小试牛刀。

  新京报:作为“投资人”,你偏爱什么类型的作品?

  舒淇:其实我没有偏好。我是一个爱好很广的人,喜欢看漫画、文学作品,也可以看综艺节目、文艺片。所以,我其实算是还不错的观众,每一个层面都会触碰。

  新京报:在你看来,一名优秀的导演需要具备什么素质?

  舒淇:我觉得好的导演是需要“变”的,但同时又要保持自己的风格,而且他(她)要有生活,这三个元素很重要。

  新京报:节目中彭宥纶导演说过不想提及自己的过去,当时各位导师都在劝她,不用特意撕掉曾经的标签。在你看来,过去的经历如何转化成正能量?

  舒淇:人一生出来,就需学习笑和哭,这都是成长,什么都经历过才能成为追梦的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笑),没有什么是白来的。

  新京报:出道以来,优秀的文艺片和商业片你都拍过不少,如何看待两者之间的关系?

  舒淇:所有电影人都在讨论文艺片和商业片的市场,电影圈就是需要共存,商业片会赚大钱,但还是要扶持更有艺术性的电影。除了娱乐性,电影还在记录人性、时代,这其实是不冲突的。

  新京报:你之前说自己也有做导演的想法,现在还这么想吗?

  舒淇:他们(青年导演)真的很有勇气,本来都有知名度,还在这里被人评判,值得赞赏,我自己就算了。

  新京报:算了?你的好奇心呢?

  舒淇:哪一天搞不好我的好奇心又被激发出来了,白羊座就是要想做立刻去做,不然过一阵天秤座(舒淇的上升星座)跑出来,还是不要做了。

  新京报: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你做了导演,会对哪一类题材的作品比较有兴趣?

  舒淇:我会关注弱势群体的故事或人物,和社会话题相关的作品。

  采写/记者 刘玮 摄影/记者 郭延冰

其他评论:
  • 上一页
  • /
  • 下一页
评论此回复: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