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值压力不减 人民币汇率破6概率几多?
分享到:

  1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4605,比前一交易日上调218个基点。

  2020年,人民币先贬后升,汇率升破6.5。2021年,人民币汇率再破6.4。从2020年5月底至2021年1月初,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升值约9%。尽管连日来人民币双向波动不断,但市场多认同人民币升值压力持续,有关人民币汇率破6的话题也引发热议。在人民币的强走势下,外贸企业的汇率风险管控面临更大挑战。

  破6猜想

  “人民币汇率破6只是时间问题。”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日前在上海出席2021年第九届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时表示,当前,美国长期维持超低利率,欧洲和日本实行负利率,人民币资产是全球最具吸引力的资产,并将推动中国资本市场“池子”由70万亿元增至160万亿元的规模,迎来权益投资的黄金十年。而对人民币资产配置需求的增长也会带来人民币的升值压力。

  花旗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也认为,今年更多境外资本的流内将促使人民币进一步升值。“今年年底,人民币汇率会进一步升至6,甚至有破6的可能。”

  基于新冠肺炎疫苗的推出、经济活动的恢复和基数效应,多数投行对今年的经济形势判断相对乐观。刘利刚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将达8.2%。现阶段,中欧、中日利差拉大,且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程度进一步加深,海外机构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资产更加便利,再加上中国主要股市和债市已纳入全球主流资本市场指数,将推动全球机构投资者更多配置人民币资产。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的观点则偏保守,“破6是小概率事件,但并不是一点可能性没有”。管涛认为,浮动汇率容易出现汇率超调,且汇率超调一旦出现,多数时候不会立即被市场纠正,而会持续一段时间。

  判断汇率走势,“短期内可关注疫苗接种和经济重启的进程。”在管涛看来,疫情控制、经济复苏、出口前景、金融风险、中美利差、美元走势、大国关系都会对今年的人民币汇率走势产生影响。影响货币升贬值的因素是同时存在的,只是在不同时段,发挥主要作用的因素不同。在给定的均衡汇率变化不大的情况下,货币升贬值的影响是此消彼涨的。

  面对诸多内外部不稳定因素,管理政策需要有足够的弹性和灵活性。管涛认为,今年的政策基调或是增加汇率弹性,有序扩大流出,适当调整流入,为人民币释放压力,并关注汇率稳定。

  人民币资产优势凸显

  “双循环将巩固人民币资产的相对优势。”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双循环格局的构建会进一步通过推动中国经济行稳致远,强化人民币资产的核心特点。伴随双循环的推动,全球资本会将目光进一步聚焦人民币资产。

  在广发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看来,消费主导的经济会提升经济增长的自主性,会提升人民币资产回报的自主性,也会提升人民币资产的配置价值。双循环特别是内循环的增量形成,会推动中美利差持续走阔,进而推动人民币升值,带动人民币资产崛起。“我个人的看法,未来两年,人民币破6是大概率事件。”

  实体经济的内循环会带动资本市场的外循环。沈明高认为,当人民币资产回报自主性提高,资本流入会更加顺畅,投资者配置人民币资产会带来大量非FDI资金流入。这为跨境资金双向循环提供了新契机,也是中资金融机构国际化的战略机会。

  未来5到1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循环会带来消费增量,带动中国消费品牌崛起,成长为全球的消费品牌,产业链金融和供应链金融会伴随整个产业链的延长而崛起,出口升级和进口替代并举,这些增长自主性的提高会打开结构性估值空间,为中国资本市场带来发展机遇。

  为对冲汇率风险,不少外贸企业积极运用外汇掉期、远期结售汇等金融工具锁汇,与客户商讨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币种,并以缩短付款周期、调整报价机制等方式规避风险。


其他评论:
  • 上一页
  • /
  • 下一页
评论此回复: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