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华侨影像>> 华侨诗画
意大利林海:樱花日记 (组诗十四首)
分享到:


樱花(一)


前言:


我不是记者,只能以诗歌的形式,

记录了点点滴滴的闲谈。

一家三口,

十四天与病毒共存的日记,供参。

隐私权,我用了第一人称,写不了真心体验。 

隐私权,与这家人相关的人物,都没有写入函。

取名樱花,那是我的志愿者战友,

抗疫英雄CENE镇长,他的最爱,他心中的终南。 

image.png


3月1号,星期天


意大利北部,樱花微红。 

小镇唯一的一条大路,

春风吹绿了梧桐。


酒吧,经营了近十年的酒吧,

已经关门,疫情如恶梦。

酒吧附近的住家,隔离着一家三口,心,依然惊恐。

毕竟酒吧是高危的职业,

每天面对公众。

谁知道谁染了病毒?强带笑容。


小小的花园,草丛丛。

矮墙边,一棵三米高的青松。

房东的狗,今天真奇怪,一点也不凶。

平时,喜欢在松树下发疯。


电话,钤声匆匆。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急声的酒吧老外钟点工。

“我们的老客人确诊了!怎弄?怎弄?”

脑子一片空。

不知道怎么回答,

人摇摇欲坠,痛,一阵痛。


房东的狗,远去无踪。

樱花,微红。



樱花(二) 

文/林海


3月2日,星期一


樱花微红,

房东的狗,卧在草坪上。

青松的枝头,几只鸟儿在唱。

入耳,却感到鸟声凄凉。


今天,卫生局检测了29个客人,

我也不敢对任何人讲。

酒吧两个客人确诊,目前是这个情况。

一个发病很快,他还患有心脏病,

因此很快被送入医院。

另一个人很年轻,才30多岁,

却病得很重,听说呼吸很困难,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儿子一间,老婆一间,每人一间房。

还好,小镇不大,房子宽敞。

老婆,有点感冒的症状。

三个人都把体温量一量。

36.6,正常。


关着窗。

樱花微红,也不知道香不香。

狗,不知道何处藏。



樱花(三) 

文/林海


3月3日,星期二


樱花微红,天灰灰。

房东的狗,紧跟着野猫追。

窗外,不见行人,心中想的是咖啡。

酒吧的咖啡,浓浓的一杯。


房东,一个老头,刚退休,

整天玩着小狗,养着花卉。

我看着窗外,向他招手,

他用胳膊,给我比了一个拥抱,

平时,我们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我打开窗户,遥遥相对。


房东,提出要为我去购物,

我告诉他,我准备了几个月的粮食, 

不需劳累。

这个时候,我发现,这个房东精神可贵。


老婆,感冒症状越来越严重, 

喉咙轻微疼痛,吃饭无味。


樱花微红,任由风吹。

房东的狗,伏在青松下,似乎已睡。



樱花(四) 

文/林海


3月4日,星期三 


樱花微红,风中舞。

我在窗前,来回,来回走。

青松下的狗,好像在咬自己的尾巴,真是蠢驴。


昨夜从硬冰里拿出,化了一条鱼。

可是,让你担心的是老婆的感冒,

已经不能下厨。

我的喉咙轻微疼痛,

儿子,虽然有感冒症状,一直在房里看书。


微信群,传上了一个视频,

是一位叫林海的志愿者,召呼:

有症状打1500,千万不能自己去医院,

感染了医护人员,将是不归之路。

我问了几个群,林海是谁?

没人清楚。


老婆发出嘶哑的声音:“我想吐”。

“喉咙有点痛,身体疼痛,眼前如雾”。

马上量了体温,37度。

怎办?怎办?对,向1500求助。


我打了大约40分钟才接通,

我告诉他,我们一家开酒吧,

与感染者有接触。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

一个电话给我,他们会派护士到我家,

进行咽拭子检测,老婆已经泪流成珠。


傍晚,两位护士,穿着防护服来到我家,

没见大夫。

他们向我们三人,都取了棉签样本,

整个过程,就花了几分钟,

只感到喉咙有点发苦。

取完咽拭子之后,他们就离开了,

没有任何言语,默默全无。


一位朋友,在另一个群里,

找来的林海的微信号,赶紧告诉。

加了好友,互相问候,

感觉素未谋面的故乡人如故。


樱花微红,已日暮。

路灯的光,照着树。

狗,不知去处。



樱花(五)

文/林海


3月5日,星期四 


樱花微红,一朵朵欲开。

狗,在青松下发呆。


老婆的咳嗽,越来越厉害。

体温,39度,浑身疼痛, 

桌子上,老婆没动筷。

因为实在咽不下饭菜。

叫了救护车,收拾了东西, 

在家里等待。


半小时后,救护车等在大门外。

嘶哑的声音,不停的交代。

“老公,记得千万不要告许父母!”

无奈。

两个护士,把她往救护车上抬。


他们告许我,不能去医院关怀。

只能在家里等待。

检测的结果都还没出来。

阴性?阳性?让人猜。



我感觉到喉咙有点痛,身体疼痛,

但我知道,我们三人都可能染上病毒,

眼花,眼前依稀雾霾。

轻微的头痛,已经感觉到,这是一场重灾。


樱花微红,我却看不到色彩。

狗,青松下,很乖,很乖。



樱花(六) 

文/林海


3月6日,星期五 


樱花微红,开始绽放迎春。

小花园,草茵茵。

狗,在草坪上打滚。


一早起来,就和老婆联系了微信。

嘶哑的声音,如刀刃。

刚拍了片,量了体温。


我的喉咙更加痛,声音更加嘶哑,

看着电视,感觉到身体虚弱,关节疼痛,

头昏。

检测结果还没有要出来,电视的新闻,

更让人一片乌云。

我儿子还是感冒症状,

也没有咳嗽发烧,年轻人。

免疫系统,有能耐。


樱花微红,风轻吻。

狗,不知道为啥,吠声阵阵。



樱花(七)

文/林海


3月7日,星期六


樱花微红,鸟雀暄。

坐在窗前,可以看到远山。

狗,在装可怜。


老婆住院,呼吸困难,肺已点点发白,

我的心更加乱。

中午,我接到医院的电话,

确认了我们三人患有新冠。


儿子,轻微发烧,在37度,

吃了一点点,又回房把门关。

干咳,不停的干咳

我感觉到偶尔呼吸困难。

喉咙痛,进食吞咽,更痛,吃不下饭。

疲劳,恶心,腹泻,呕吐,出汗。

伏案。

又可以向谁诉怨?


樱花微红,展笑颜。

狗,青松下,独自在玩。



樱花(八) 

文/林海


3月8日,星期日


樱花绽放,枝头啭着小鸟。

狗,对着谁叫?


今天,两个好消息,

儿子已经退烧。

年轻,真妙。

医生说,老婆已经来了抗体,过几天肯定能好。


我开始咳嗽了,

咳嗽是断断续续的,

每个小时就会咳嗽几分钟,

测了体温,37°C左右,不算高。

喉咙剌痛,呼吸困难,呕吐,难以睡觉。


樱花绽放,鸟停在枝梢。

狗,不停的去打挠。



樱花(九)

文/林海


3月9日,星期一


樱花微红,盛开朵朵。

狗,在小花园,转来转去巡逻。 


儿子,偶尔咳嗽,

似乎已经战胜了病魔。

老婆,声音越来起嘶哑,

讲话断断续续,像破锣。

呼吸已经渐渐恢复正常,医生说,

必须静卧。


我开始发烧了,体温38度,

咳嗽,也变得越来越繁多。

持续时间更长,还出现了呼吸困难,

已经不能再拖。


中午,我儿子打电话给救护车,

因为我无法呼吸,不能躺下,只能坐。

六个小时后,救护车还没到,

心焚如火。


我联系了林海先生,

他告诉我: 

Cene的镇长也确症了,也没住院,

走廊上也都是挂滴的人,床位无多。


晚上22:30,腹泻加重,呕吐,

我感觉有所好转,

咳嗽逐渐消退,体温也下降了,

哎!不怎何时战胜疫魔。


樱花微红,有一朵飘落,不知为何?

狗,进了它的窝。



樱花(十) 

文/林海


3月10日,星期二


樱花微红,迎着晨霞。

小花园,开了一朵蒲公英的黄花。

狗,在青松的树干上犯抓。


儿子症状全无,

老婆的声音,还有点嘶哑。

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很好,

而昨天病得那么重,真让人害怕。

一整天,我交替吃着退烧药和消炎药,

昨天的救护车一直没到,

真想开口大骂!


傍晚,我感觉很冷,

打开电力取暖器取暖,

身上盖着羽绒被,仍然感觉冰冷,

喉咙奇痛,懒得说话。

我一直全身发抖,体温38.8。


头痛,关节痛和臀部痛,

呼吸困难,胸部沉重,持续咳嗽,全身乏力,却难以睡下。


半夜,又让儿子给救护车打电话。

一直占线,气得只能把电话挂。


樱花微红,夜光下如画。



樱花(十一)

文/林海


3月11日,星期三


樱花微红,风中倾情。

狗,奇怪,怎么特别安静。


昨天我没怎么睡,

又开始发烧了,呼吸困难,必须努力呼吸,咳嗽持续不停。


救护车,终于来了,

他们都穿着防护服,一层层。

并决定,把我送去医院,肺部X射线检查,一起来的,还有一位医生。


医院,我知道老婆住在这里康复中,

可惜不能相迎。

拍片,几分钟搞定。

医院说因为某种原因,不能收治,只能认命。

他们把我送回了家,让我继续自我隔离,居家治病。


樱花微红,晚风轻。 

狗,在追赶着啼莺。



樱花(十二) 

文/林海


3月12日,星期四


樱花微红,朵朵争秀。

狗,小花园里来回走。


上午,身体感觉还可以,

偶尔咳嗽难休。

老婆说,医院里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但是我听到的还是嘶哑的喉。


晚上,我又咳嗽得厉害,

体温又上来了,39。

咳嗽一阵阵的,这不是普通的咳嗽,

是被动的咳嗽,彷佛四肢都在干咳, 

病毒,我要把你诅咒。

消炎药,治我的咳嗽,

吃完,觉得随时可能呕吐,

抱着马桶,张着口。


突热,突冷,在我的身上交替出现,

这让我很难受。

沉迷睡去,在卫生间呆了多久?


天,微白,

樱花微红,朵朵温柔。

狗,从窝里伸出了头。 



樱花(十三)

文/林海


3月13日,星期五


樱花微红,鸟声如琴。

狗,奇怪,怎么身上有松针?


醒来,已经是中午,

不知道何时抱枕。

何时就寝?

今天,我感觉几乎恢复了正常,

体温37度,人,还是昏昏沉。


食欲也回来了,

一碗饭,几天没食欲了,今天也能细品。


联系了林海先生,

素未谋面的林海先生,成了知音。

他告许我,Cene 镇长今天去世了,

不觉泪浸。

我感觉到,老外镇长,牵着他的心。


我打开了林先生的朋友圈,

原来,林先生六岁韵斟诗吟。

我们相约,疫情过后,一定相逢,到时欢饮。


樱花微红,夜又相临。

狗,似乎在追着鸟禽。



樱花(十四)

文/林海


3月14日,星期六


樱花微红, 迎着晚岚。

狗,青松下。,把头探。


今天,我感觉恢复了正常,

唯一的感觉是口干,喉微痛,

十四天,与新冠战斗的体验。


来了两个女护士,一个很年轻,

像大学生,影纤纤。

为我查了体温,告许我:

“你已经生了抗体,但是必须在家里潜”

她们穿着防护服,口罩遮脸。

但是,我看到她们的双眼,高兴的泪水含。


封城封路几天,感染者只增不减。

感谢战斗在前沿的医护人员,

在无消烟的战争中,身着白衫。

他们挥剑。

尽力把恶魔斩。


路还很长,樱花微红,

鼓舞着多少英雄好儿男。

image.png

作者简介:

林海,笔名: 林海之蓝。男,浙江青田人。80年代初移居意大利。

自由撰稿人,六岁开始写诗,十岁开始写平水韵词林正韵,不惑之年弃商归田与诗书为伴,简书平台上已发布文集上百本,作品上万篇。 


其他评论:
  • 上一页
  • /
  • 下一页
评论此回复: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