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华侨影像>> 华侨诗画
意大利林海:阜山华侨史长恨歌
分享到:

          序:1982年7月,随伴祖父阜山访宗,拜访了一位长辈老媪,听了一段感人的故事:新婚一年,夫郎1933年远去意大利,1938年返乡,留下一对凤头钗。接着重返意大利,从此音讯全无,如石落大海一去不复返……新娘终生未改娶,守了一辈子活寡。听完故事,潸然泪下,作此篇。

半亩农田小院门,瓯江乡僻阜山村。

推销石刻飘番外,一去不回苦泪言。


良宵苦短群星闪,不见君郎几许烦。

妾在守家勤织布,常常思念梦中存。


一年三百六十日,屈指天天数不完。

忙出闺中分四季,盼君春日人凭栏。


春来前院梨花白,无心看花等叶残。

花落结果郎不在,夕霞泪落影孤单。


一朝等到南风替,夏日阡陌众花齐。

窗外花开又谢落,朝朝对卉愁凄凄。


莺儿枝上悲鸣切,喜鹊低飞恨声啼。

浅唱低吟无休止,春闺愁煞日沉西。


三更梦断无声处,残烛摇曳泪洒巾。

无奈腋下无羽翼,天涯郎君误终身。


恨极海洋滔滔水,怎及满腹相思真。

秋来七月风声阵,番外君郎盼起轮。


晨起描眉欢对镜,煦风含笑乐开心。

田间快步翘天望,目不转睛把郎寻。


水岸徘徊人郁闷,远闻亭外传君音。

突然破泣兼咽语,泪似泉涌湿衣襟。


往日分离思五载,今时重聚度眷姻。

缓缓拭泪娇滴滴,双眼迷离倍觉亲。


日日妾忙家中务,不修粉黛与樱唇。

来时匆匆无妆饰,是否君郎喜浅颦?


细语声声心寂静,夫君肩上脸轻埋。

君郎见此儿女态,轻将吾身揽入怀。


几载积压情再续,撒娇淑女也精乖。

相拥许久难分舍,光亮金银凤头钗。


转而脚下生莲步,瞥向深情对凝眸。

君妾并肩牵玉手,姗姗漫步羞低头。 


自从飘洋过海后,妻居在家泪花流。

中间艰辛皆不诉,只盼郎归别无求。


往日闺怨抛脑后,此时若恨也无由。

良宵苦短愁心起,好景不长人难留。


眼望日子渐渐近,临别殷勤重重忧。

心怨天涯回返急,老天有誓平安舟。


斜月照窗人似泪,夫君此去渺行踪。

海枯石烂心中记,思念无边念意浓。


目送夫郎行路去,离人啼哭失颜容。

夫郎也以家为重,妾返田园粗布缝。


来年欧洲郎发迹,妾与郎君影不离。

虽是小聚长分别,守家却是志不移。


长恨歌声血泪诗,说不尽的苦和痴。

牛郎织女鹊桥会,海角天涯异客悲。 


       平水韵,全诗六百十六字,分二十二段每两段同韵。

       后记:新娘在夫郎远去意大利后,一直没梳过头,外人眼里是疯了。其实,她识几个字,口里念念有词的是不成章的诗。本诗有十来句是她的原作斟韵而成。   

QQ图片20190715090757.jpg

      注:诗人林海,笔名“坐忘”“草民农夫”,男,浙江青田人。80年代初移居意大利。自由撰稿人,六岁开始写诗,十岁开始写平水韵词林正韵,不惑之年弃商归田与诗书为伴,作品上万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