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旧新闻栏目>> 青田侨报>> 外媒看青田
庆元景宁青田携手护瓯江
分享到:

景宁县毛垟乡党委书记陈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新的治水值班表。与以往不同的是,表上还列着毗邻的庆元张村乡、贤良镇等5个乡镇的值班电话。

“打破行政区域,上下游协同保护水环境,才能让瓯江绿水长流。”庆元县副县长叶伟玲说。

瓯江是浙江第二大河,发源于庆元百山祖,小溪流域是瓯江的主要干流,流经庆元、景宁、青田3县,全长225公里,流域面积18028平方公里,涉及27个乡镇。为巩固“五水共治”成果,解决各自为政、地域限制的难题,今年8月,3县签订协同保护小溪水环境协议,建立联合会商、监测、通报和区域联防机制,探索跨行政区域治水。

从“三不管”到一起管

这几天,庆元县张村乡刚上任的南阳溪张村段乡级河长胡云燕,正抓紧时间熟悉下游景宁毛垟、秋炉乡的河道情况。她不仅是南阳溪张村段的河长,还需承担保护下游河段的职责。

“如果发生上游污染下游的情况,下游河长马上就会通报,我们上游要立即启动巡查机制,寻找处置污染源。”胡云燕指着8月6日签订的《协同保护小溪水环境协议书》说,协议第一条就规定:针对跨行政区的河道,借助电话、QQ群、微信等通讯工具建立畅通的基础联动平台,做好相邻乡镇、同一条河的不同“河长”之间的沟通,实现层层对接、层层联动,做到目标同向、工作同步、问题同治、成果同享。

张村乡与景宁县秋炉、毛垟乡相邻,共有44个自然村、6700余人,散落在28公里长的南阳溪两岸。此前,上游沿岸村民随意往河里倒垃圾,还有电鱼、毒鱼、炸鱼等不文明行为,给下游治水带来不少麻烦。

“下游治水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上游治水。”刚卸任河长的陈勇说,以前境内的河刚刚清理完毕,上游废弃菌棒等垃圾漂流而下,一夜之间又污染了环境,下游百姓苦不堪言。特别是在三乡交界处的交溪口,更是脏乱不堪。

“交溪口是出了名的三不管地带。”陈勇说,交界区域看似双方都有责任,但是如何协调处理,到底谁来管理,没有明确的说法,区域之间相互推诿、扯皮。

协同治水,让交溪口从原来的“三不管”变成了共管地带。“连续20多天了,交溪口河面上看不到一点垃圾,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陈勇说。

突发事件联合处置

清晨,走在南阳溪张村河段,成群的鱼儿在畅游。村级河长范延吉笑着说:“自从全域禁渔后,偷鱼、电鱼、毒鱼事件再也没有发生过,小溪成了鱼儿的天堂。”

全域禁渔是从7月初开始的,庆元、景宁、青田3县协同在小溪流域开展打击电鱼、毒鱼统一行动。

“我当了3年河长,最难管的是每年夏季的电鱼、毒鱼问题。”范延吉说,有些电鱼、毒鱼团伙流窜作案,防不胜防。

3县对这些突发事件制定了应急监测预案,并规定,当一方区域内发生环境突发事件并有影响另一方水环境安全趋势时,应第一时间向相邻方发出事故预警,并立即启动区域联防机制。就在7月初,南阳溪发生一起毒鱼事件时,张村乡及时将情况通报下游各乡镇,并启动区域联防机制。

“全区域禁渔力度大,让偷鱼、毒鱼者无处藏身,成效很好。”张村乡党委书记叶文飞说,除了联合通报和区域联防,他们还开展跨区域联合督查,重点督查跨区域河流沿线重点污染源监管、城镇污水处理厂治理措施落实、河道保洁及饮用水源地污染隐患排查清除等情况。对排查出的违法现象和隐患依法查处、集中整治,并及时互相通报工作进展。

一个月前,陈勇接到下游举报,有废弃菌棒从上游漂下来,立即派人巡查,原来是毛垟乡一户食用菌农户把菌棒堆在河边,被大雨冲到下游。为杜绝垃圾流入河道,毛垟、秋炉等四乡联合展开督查行动,规范废弃菌棒处理制度,出台奖惩措施:今后废弃菌棒一律焚烧,每段奖励0.1元,否则最高可罚款8000元。

治水成果全域共享

日前,一场别开生面的“共治共享”水上趣味运动会在张村乡举行,来自青田、景宁、庆元的100多位村民代表和乡镇负责人,参加了漂流艇龙舟赛、泼水等趣味赛。

“我不仅是去参加趣味运动会,也对张村乡的漂流项目进行验收。”陈勇说,从张村乡投资千万元的“亲水”旅游项目设计论证开始,他就被邀请参与,在项目推进过程中,陈勇还提出了漂流项目对下游环境影响、项目承载人数等意见。

协同机制约定:对相邻区域的土地利用规划、区域开发规划、工业区块的产业定位等信息,进行相互通报。对有可能造成相邻区域水环境影响的项目,在项目审批前要向对方通报并征求其意见。作为下游的河长,还可以到上游去督查、巡查项目进度,及时提出意见。

“以前上游做项目,考虑的是自己区域的经济效益,很少考虑到对下游环境是否有影响,因此造成两地矛盾多发。”陈勇说,针对上下游发展和保护的难题,协商制度进行了有效破解。

“现在,上下游做到了共治共享。”陈勇说,自从张村乡开始建设漂流项目,毛垟乡也开始发展农家乐,“玩在张村,吃住在毛垟”,据统计,短短一个月,在张村漂流、到毛垟住宿吃饭的游客达5000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