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旧新闻栏目>> 青田侨报>> 海外播报
笔墨终归零——周鹏里勾山写水的生活
分享到:

    一个能将山山水水诉诸笔端的人,一般内心沟壑纵横,而又拙于言语表达。这是艺术家周鹏里给我印象。

    看他的作品,山是南方的山,水是南方的水,走得是浙派一路,有陆俨少、童中焘的影子,核实之,果然得其指点。出身书香世家,得名师指教已属造化,兼之后天旅居意大利十年,东西艺术观念的碰撞与熏陶,自然而然地升华着自己的艺术潜意识。

    吴冠中一句“笔墨等于零”,引得画坛烽烟四起,论争至今。其实,若以山水之理论之,沧海一粟与日子恒常的关系,尘归尘土归土的归零是自然规律。于艺术而言,重传承,既承且传。承传的是笔墨功夫和艺术至理。时间淘洗后留存的经典,必定是在承传上又加以创新,融师之精华而化于无形,形成自己风格的艺术。在此意义上,笔墨归于零是有其积极意义的。归零不是彻底抛弃笔墨功夫,而是化生硬地模仿为融化升华为自己的艺术语言。零是初始,回到原初之后的艺术更能源源生发。

    于周鹏里而言,他笔下的山水,得陆俨少之笔法繁密之功而弱其山势,得童中焘之运笔之方直而逊其凝重。且周鹏里素有隶书功力,以书入画,画含书趣。隶书增加了画的拙味,山水蕴藉了书法的走势。长线条描水勾云,淡墨皴擦山体,笔笔见笔,起落有致。浓淡干湿见敷色,繁简轻重间尽变化。留白由墨色反衬,是山泉、是小径还是水浪,耐人寻味。一笔笔墨写进了他内心勾山写水的骋怀之悦。这次第,端倪的画意暗合着浙派山水艺术审美特征。

    走山行水,不是娱其形态,而是得其意趣,此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也。移山缩水于尺幅之域,而又会崇山峻岭绵绵之意、水流千里潺潺之声,是笔墨功夫,更须得心中一派山水灵境。景入心,心生境。不为笔墨而笔墨,以脱略形迹不拘于形似,这是艺术家所追求的。

    周鹏里也不例外。这些年,他潜心修炼笔墨,闲暇时游历山水,也是画笔不离手。写生最走心,写的是山水小景,蕴的是山水灵气。行走中的感悟,写生中的增减,是笔墨功夫的锤炼,更是融会贯通的达途。日积月累的画稿堆叠,其实是渐渐减弱他人身影和形成自我风格的过程。于是,周鹏里近年来的画作平稳中的渐变,浙派山水的苍茫浑苍的气象与清新隽永的况味,已然趋势。
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在于艺术家的取道。目标与过程,原本是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