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侨报>> 天下青田人
里约华人联谊会会长——季友松
分享到:

 

 本次接见中,巴西三十侨领有十三位是青田同胞,这种领导华侨华人主流社会的能力和热情值得肯定.

青田侨领,他们是2排左起1为杨献翠、6为裘克毅、7为周尚夷、9为季福仁、10为季礼仁、15为陈翔淼;

3排左起1为吴伟、4为王俊伟、5为王加带、6为季友松、8为周径华、14为陈雄彬、16为郭秉强

 

季友松见证时代激流

 

寻觅一种时代精神

  青田地域曾经活跃着一群“背钮扣”的商人,他们是理解改革开放信号、并让渴望致富的冲动化为实际行动的一代人。我曾长时间地关注他们,寻找他们。

  这群人对时代转变、对市场需要有着准确的判断,他们身上体现着崭新的商业精神,他们在中国最早获得原始积累。潮起潮落,花开花谢,钮扣贸易衰落之后,他们兵分三路,继续着创业的漫漫长征。一是出国创业,以钮扣贸易所得为本,在异国迅速发展起来,成为一个创业传奇;一是继续停留北京、成都、广州等钮扣贸易大都市中,转型为包商场、搞批租,成为创富英雄;三是回到故乡,投资实业,成为时代骄子。当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员被淘汰出局。

  钮扣贸易大军,这是一个时代的见证,这是一种精神的创作,这一群人今安在?

  季友松先生,曾经背钮扣大军中的一员,从背钮扣中获得第一桶金,然后赴巴西进行第二次创业,次年独立经营,现是巴西里约东方世界进出口贸易公司董事长,是20历史的、被主流所认可的巴西里约华人联谊会第一副会长。

  从某种意义上讲,季友松正是这个群体的代表,正是时代历程中的成功者,闪耀着青田地域经济历程和青田精神的光辉。

 

季友松和钮扣贸易中的“成都帮”及“广州帮”

  上世纪70年代中期,青田毗邻之温州市永嘉县桥头镇出现一些如表带、手套、发夹、塑料花等小商品,引起了青田县域信息灵通人士的关注。1979年该镇出现“钮扣”之后,一夜间千树万树梨花开,形成了闻名全国的专业市场。几年之后,在桥头做钮扣生意多达5000多人,9000余人在全国各地从事“钮扣”采购和销售。

  钮扣一出现,季友松便推测出这个“小商品”的“大市场”。他想,钮扣买卖不是很正统,还有点四不象,但却是源自百姓,用于百性,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有很强的生命力,说明它有传统力量的一面。另一个判断是,在社会变革为它提供了适宜的土壤和气候,有创新性的一面,自会芳草遍天涯。当人们徘徊裹脚不前的时候,季友松几乎于桥头钮扣同步行天涯。

  这是1979年底,季友松来到成都。季友松夜晚投宿在火车北站一家旅店,白天以成都老牌商业中心盐市口为根据地,推销家用小商品,主打商品正是钮扣。这一干就是七年。

  钮扣贸易前期,每人都是单打独斗。成都、桥头来回数千公里,每个人都亲自挑选、押送、推销,商品、人力、财力在道路运转消耗很多,利润随之降低。为此,季友松等人牵头在成都和成都周遭做钮扣生意的青田人联合起来,进行一条龙分工,有人负责进货,有人负责押送,有人负责开拓,造成了全面合作,这应了管理经济学的一个原则——“1+1大于2”。于是,货源流畅了,人力节约了,资金盘活了,所有参股的人,都得到比单干的利益。

  这种新模式,在当时的中国也是探索型的。季友松说,“我们读书不多,更没有学过现代管理学,但我们都知道《三国演义》中的‘桃园结义’的故事。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是在‘经济结义’。我们一开始就做到忠义原则,这是我们保持生命力的原因。”

  其实最先闻到“钮扣”市场信息的是,是青田温溪镇和方山等地。温溪镇因为与温州一衣带水而唇齿相依,方山乡因为侨乡侨汇丰富而多钱善贾。方山乡犹以裘山村为前锋,在钮扣贸易前期就形成了两个著名的“帮派”,一部分人以广州为据点的“广州帮”,源源不断的桥头钮扣运用之后再四散到邻近各地;另一派就是季友松所在的“成都帮”,其中骨干成员20年后仍是青田经济界的上层人物——季胜光、季仁权、叶国华、林建斌等,并在青田大奕坑电站等重大项目继续合作,形成一道经济风景线。

  时隔二十年后2005年,季友松从巴西回青田小住。一天,他在某酒吧里闲坐,恰逢邻座一班人谈论“背钮扣”的历史。有人说:“背钮扣那群人,其实只有“成都帮”和“广州帮”保持生命力,现在青田有很多项目都是他们在合作。”

  现场上,季友松不现身,但内心还是十分高兴。时间流逝,他们的钮扣贸易方式仍被人铭记,他的钮扣贸易伙伴仍然在精诚合作,并积极参与了建设新青田的现代进程。他之所以从内心喜悦的,还是目睹了潮起潮落云卷云舒之后,肯定了以“经济结义”的做人为商原则。

 

见证激动人心的现场

  1986年,季友松已经完成人生第一笔原始财富积累,耗其所有只身一人定居巴西,在巴西里约开始第二次创业。这一次的转向,又体现了季友松的智慧。众所周知,桥头等专业在铁板一块的计划经济时代,表现了先行一步的活力和能量,但全面开放的步伐又使钮扣贸易一夜之间衰落,今天钮扣贸易已淡出视线。

  季友松在巴西里约打了1年工,次年便买了间小铺面独立经营卖杂货,生意蒸蒸向上。在巴西的二十年,他见证了旅巴西华侨华人的伟大的创业历程——不说他自己当初的杂货店如今已经变成几家大商店;不说巴西经济危机席卷残云中,华侨华人的商业道德的坚持和经济能力的表现;不说巴西社团工作的艰辛和奉献,令他无法忘记,久久激动的是2004年11月14日,正在里约热内卢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亲切会见了包括来自台湾地区侨胞在内的当地华侨华人代表,季友松正在现场!参加会见的有老侨领、现任爱国侨团会长、年轻侨领代表共30人。

  当天中午,索菲特饭店里约热内卢厅内洋溢着温馨的亲情。11时45分,胡锦涛来到会见大厅。他高兴地同参加会见的华侨华人代表一一握手。胡锦涛向他们介绍了这次访问巴西的成果和祖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并向他们提出了殷切希望,表达了良好祝愿。

  当胡主席知道里约热内卢的华侨华人格外牵挂祖国统一大业,成立了两个反“独”促统组织——里约和平统一促进会和巴西和平统一促进会时,他的讲话重点转到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上来。他说,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我们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这就是一如既往地贯彻“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他希望广大海外华侨华人为祖国统一大业献计献策,贡献智慧和力量。讲完话后,胡锦涛特地走到华侨华人代表中间。

  胡锦涛来到里约华人联谊会五位会长的面前——中央电视台新闻已经传到千家万户!他是88岁老人詹明洋先生,他是里约华人联谊会第一任会长,现任该会名誉会长。是我县旅巴西著名的老侨领季福仁先生、季礼仁先生,他旅巴西半个世纪,是巴西侨团、经济界大有作为深孚众望的人物;是现任里约华联会会长雷滨等。

  尤其是季福仁与胡主席的一席谈话,中央国际频道、世界媒体都进行了详细的报道——胡主席拉着季福仁先生的手,亲切地问:“这几年回去看过吗?对家乡的情况了解吗?”季福仁告诉胡锦涛,他刚刚从浙江老家回来。“变化这么快,真是想都没有想到。”他向胡锦涛描述了他上个世纪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回乡时的情况,不住地感叹:“祖国的发展太快了!”

  胡锦涛主席为此回应说:“近几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明显成就,这里面也有广大侨胞的贡献。但是,我们还得看到,我们整个经济社会发展还不够,毕竟我们有13亿人口,我们需要加倍努力。”

  这个史诗般的宏大场面,启发颇多,令人难忘,每每聊起,季友松总是将收藏在手机的现场照片翻出来,指着说:“我就站在胡锦涛主席的右边。”

  是啊,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往往是礼节性的,想不到胡锦涛主席会走到华侨华人中间和大家亲切谈话;中央领导人的交谈是预先安排好的,想不到和季福仁先生交谈了那么长时间;更想不到是胡锦涛主席单独和来自台湾的侨胞合影留念!

 

向老侨领学习

  里约华人联谊会是里约热内卢成立最早、代表性最广泛的爱国侨团,已走过二十多个春秋。会中章程、宗旨、运行都已十分成熟,在2004年改选,并以无知名投票为基础的选举中,季友松以高票当选为里约华人联谊会第一副会长。

  “向老侨领学习!”聊到侨团工作时,季友松总会说到季福仁先生。他说:“我平生都将以堂叔季礼仁先生、季福仁先生,还有以去世的堂祖父季伯华先生为榜样!他们爱国爱乡情寄桑梓的赤子情怀,与人为善、取人为善的人格魅力,克勤克俭、朴实诚信的为商原则,都是我终生学习的辞典。”

  堂祖父季伯华先生最早探路巴西,他是巴西百年季姓家族的创始人,他在巴西立下的勤俭致富、忠孝节义、不偷不骗不欠的原则,正是季姓家族兴旺发达的原则;堂叔季礼仁先生由于时代原因属小学文化程序,但他被选任华联会第9届会长,可见他的为人处事风格,华联会评说他的最大热点的“热忱,肯帮人”;至于季福仁先生,那可是位大师级的人物。堂弟季友艺现在巴西,持有季家电话公司,巴西各地有总代理处。

  1984年9月,里约热内卢华人联谊会正式成立。季福仁是创会的一个重要人物。他的创会动力源自创业历程的一个“官司”插曲,成立团体更能维护华侨华人在巴西的利益。正以此为出发点,他为倡导和筹备成立华人联谊会倾注心血,后众人推举他为会长,他却力邀台湾老侨领詹明洋出任首届会长,意在让台胞发挥更大积极性,让华联会成为海峡两岸侨胞的共同组织。

  众所周知,解放后中国对台政策有两个关键历史阶段,一是1949年至1979年,大陆主张“武力解决”,二是1979年至今,主张“和平统一”。1984年前后,各国侨民对和平统一的意义和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重要策略理解不是十分到位时,季福仁比任何人更有大局、更有胸怀、更有政治敏感性,他的意识走到了世界社团的前列。正因为如此,华联会才有如此的能量、力量及影响力。

  自华联会成立以来,季福仁先生连续担任三届副会长,后任第四届和第五届会长。在他和众侨领委员的领导下,华联会已成为里约热内卢具代表性的华侨华人团体,将来自大陆各省和台湾的侨胞团结在一起。华联会还购买了会址,一幢三层楼,面积愈5千平方,排在世界社团前列。

  社团的影响力从某种意义上讲取决于会长团成员,取决于会长。众所周知,海外“亲台派”和“亲共派”曾经誓不两立,各自抱定信仰,闹出许多不愉快的事情,世移时迁,在世界各国仍留有些许的余波。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某年,大陆某位领导人出访巴西里约。当时里约没有中国领事馆,大使特地召见季福仁先生,要求在里约做好“安抚”工作,不能出任何差错。季福仁先生一口答应下来,并要求原定25人接见团改变80人,并邀请台湾籍侨胞。等这位领导来里约,外事活动进行得十分顺利,接见80人代表团也一如胡锦涛主席一样,被现场气氛所感动走到侨胞中央聊天谈心。这位领导离开里约时由衷地说里约华联会,是我所接触过的最团结的社团。

  1994年季福仁领导“修改巴西移民史”的故事至今令华人社区津津乐道。在巴西森林协会、国家图书馆和国家档案馆的协助下,季福仁经查阅大量史料,作出考证得出结论:1814年就有中国人到巴西,把茶叶种植引进巴西。按照这一考证,中国茶农成为最早到达巴西的外国移民之一,巴西的移民史因之改写。这正是华侨华人融入巴西主流社会的一个重要考证。正因为有如此的能力,至今,人们还亲热地称他为‘老会长’。

  “以我个人观点,季福仁先生、季礼仁先生无论在其个人的经济发展上,还是侨团工作的贡献上,无论是反独促统上,还是回国投资上,无论是青田家族创业史上,还是爱国爱乡的壮举上,他都名列前茅。但季福仁先生总是以一贯之,平易近人,保持着老一辈有知识有文化的青田人本色和尊严。”季友松说。

  在巴西社团工作中,青田人发挥着重要作用。季友松指着一张照片说:“这是胡锦涛主席接见的30位巴西侨领中,有13位是青田人。青田人融入主流的精神,值得肯定!”

  东西方不同的历史和社会演进,使得社团组织分列于不同地位。在西方,华侨华人社团的兴旺和发达直接影响到华侨华人的合法利益维护和争取,直接关系到以何种程度融入主流社会。而一个侨团的活力,很大程度决定于会长团的活力,为此,季友松正在积极付出他的精力和财力。

 

季友松的笑容

    笔者在青田侨讯社负责青田籍华侨华人新闻期间,得知季友松2003、2004年被国务院侨办邀请国庆参观并国宴;2005年“百年小平”百位世界侨领被邀请,季友松赫然在列,并代表五大洲之一的中美洲对“邓小平华侨林”开放剪彩;出巨资为故乡裘山村建造水泥路,赢得一片掌声等事迹,一个服务公益、力争上游的形象已现眼前。

  2005年5月,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谊大会在北京举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并做了四点建议的讲话。他说,华侨华人一要融入当地,二要参与祖国建设,三要为反独促统贡献力量,四是吸收先进文化,传播中华文明。被邀请至参加大会的季友松步出北京大会堂时,我对他说:“温总理的四点你都做到了!”

  “哪里?我要继续努力呢。”季友松微笑着回答。

  那种微笑,自信、从容和温暖。


季友松个人简介:

  1953年出生于浙江省青田县方山乡裘山村。早年务农,1978年起在国内做生意,1986年移民巴西从事进出口生意,1988年起参与里约华人联谊会工作,2004年任第十一届理事会第一副会长。曾为国内扶贫,抗击SARS、建希望小学、修水坭路、东南亚海啸、北京奥运会场馆、国内雪灾、汶川地震等捐资40余万人民币。2008年当选华联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