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侨报>> 天下青田人
张曼新:一个从容的攀岩者
分享到:

欧华联会第15届大会文艺晚会,张曼新(左三)和与会代表合影。

  这些年张曼新一直在欧亚大陆间繁忙地穿行着。说起他的名字,欧洲侨界和国内涉侨、涉台部门的人都耳熟能详。有人说,他这个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和欧洲华侨华人社团联合会的秘书长当的很傻很辛苦,比如他十几年如一日全脱产分文工资不取还要从妻子儿女的口袋中往这两个欧洲最大的华侨华人组织贴钱;也有人说他从中得到了太多的荣耀,比如中国几任国家最高领导人都先后多次接见并勉励过他。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即便是带有攻击性的,人们对他的评价都折射出一种灼人的敬意。他身上那种带有明显文革遗风和张式个性的张狂,让人不解和敬畏,与他名字中的那个“曼”字有点格格不入。在年过60却依然腰杆挺拔的张曼新身上,完全看不到“丹青不知老将至”的伤怀,看到的只是“富贵与我如浮云”的淡定。

  他思想的深度和睿智的宽度让接触他的人时刻有一种紧迫感,有一种与其参照后自叹弗如的压抑。与张曼新聊天,始终被感动和惊奇包围着,不时地产生想写故事的冲动。

  在诸多报道他的文字海洋中,记者拾起了这样一串有趣的文字:张曼新,祖籍浙江丽水市青田县,战乱年代生于贵州贵阳,七岁那年随父母回到青田;八岁随父母投奔浙江瑞安的亲戚;15岁那年,为改变父亲曾为国民党军官给他带来的困顿命运,他自告奋勇支边去了宁夏平罗县前进农场开荒种地,在大西北广褒但并不富裕的土地上,奋斗生活了27年;43岁那年,他又只身闯进菲律宾,在经历了一番炼狱式的精神煎熬之后,他取得了菲律宾华侨的身份;1990年,已经深谙商海水性的他举家去了多瑙河畔的美丽之都--匈牙利……这段九曲十八弯的经历,使得人们对他到底是哪里人氏难以界定,以至于媒体报道中在他的名字前面出现了“温州籍侨领、瑞安籍侨领、青田籍侨领、宁夏人、贵阳人等等让人读起来有点迷茫并悬疑的籍贯,也正是这九曲十八弯的经历,历练了他传奇般的人生。

  在“商”洪泛滥、物欲追求挤占精神领地的时代背景下,墨家“兼相爱、交相利”的兼爱诤言,往往被“只要利,不讲爱”这一超现实主义的逆流席卷而去。在利益倾轧和族群遗风的相互作用下,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常常借着利益和地缘关系的温床伺机滋生。这种矛盾和冲突在海外华侨华人之间、华侨华人与住在国当地居民之间也在所难免。因此,对于海外华人而言,需要有一种超俗的力量来化解这种矛盾与冲突,需要有一个人乃至一个群体来平衡厉害关系。

  当张曼新第一次踌躇满志地踏上横跨于美丽多瑙河之上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时,他所思考的或许是怎样才能够在东欧这个刚刚开放的陌生小国立住脚跟,然后在某个山水映照的绿色坡地上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公寓。然而,正当张曼新转动他那工于商战的魔方,在匈牙利甚至在整个欧洲赚得盆满钵盈,几乎可以直奔他当初多少有点理想化的憧憬目标时,他却戛然停止了商业活动,把目光转向了匈牙利2万华侨华人这一大而松散的群体身上。张曼新的想法很简单,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在他看来,匈华社会屡屡爆发与华商的局部冲突和矛盾,是一根可怕的导火索,它甚至可以在国与国之间制造伤痕。最典型的就是匈牙利布达佩斯四虎市场内的华商与匈方市场老板的冲突在不断升级。四虎市场--顾名思义,这个市场的管理者并非泛泛之辈。当四虎市场再一次风起云涌,张曼新把自己推到了匈华群体矛盾与利害冲突的风头浪尖上。

  在与四虎市场老板的几次交锋中,张曼新睿智的宽度和张氏个性的张扬显现了威力。他凭借由他一手创建的匈牙利第一个华人社团组织--匈牙利华人联合会以及由他苦心经营的第一份带有浓厚的人民日报色彩的中文报纸《欧洲之声报》这两块阵地,多次与四虎市场的老板斗智斗勇,上演了一出堪称是匈牙利华人版的《智取威虎山》。有关四虎市场那场复杂而又充满了悬念的争锋,引得诸多媒体聚焦,而最引人入胜的则是那几次“斗争”最终在“万余华商利益得到保障、匈华社会一片欢呼”声中谢幕。自那刻起,张曼新的名字似一道急速蓝光在多瑙河畔的上空闪过,匈华社会记住了这个名字。随后,他又率领一批志同道合的“战友” ,让三个儿子做他的“保镖”,协助匈牙利警方,将一度在匈牙利连续制造杀害华人血案的几个华人中的害群之马绳之以法。在与匈华社会华人黑势力的较量中,对方扬言以15美元买他的人头。为了不殃及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菲菲,他忍痛将菲菲过继给了西班牙一位华人朋友。“海外华人中的极少数败类是破坏华人整体形象的罪魁祸首,对于这样的害群之马,要坚决予以清除”。在张曼新义正词严的背后,是发自他内心的那股出于正义的卫道士精神。

  柏林,一座曾经被历史撕开一道裂口而鲜血淋漓的城市。1990年柏林墙的倒掉,让东西柏林大地终于融为一体,和平统一的曙光灿然呈现。在这片别具“战争与和平”意义的土地上,张曼新再一次发挥了思想的张力,在对关乎中国海峡两岸和平统一问题上,进行了一次深度考量。而引发这一考量的则是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于1999年7月9日发表的所谓“两国论”。

  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个问题没有争论的余地。因为“台独论”脆弱的不堪一击。李登辉乃至他的后任陈水扁之所以一直言辞灼灼地将台湾国家化、去中国化,实际是出于他们个人狭隘的政治目的,以台湾人民的名义与全体中国人民进行的一场政治豪赌。在此背景下,张曼新大胆而坚决地做出了一个惊人的设想:成立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柏林发起召开“全球华侨华人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发动海外华侨华人起来“反对台独、促进中国和平统一”。

  在张曼新等有识之士的艰苦努力下,“全球华侨华人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终于于2000年8月26日在德国柏林拉开大幕。来自全球64个国家的649人参加了这次大会。时任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万国权等出席了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球华侨华人反独促统盛会”。

  尽管这次后来被中国官方高层称之为“海外华人打响反独促统第一枪、开辟了以侨促统新时期”,被海内外传媒评价为“继辛亥革命、支持抗日战争后,海外华侨华人掀起的第三次爱国运动的高潮”的柏林大会,创造了新时期“全球华侨华人第一次大规模集结、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了第一声”呐喊“,第一次提出‘反独促统’、‘以侨促统’新理念,第一次由海外华侨华人牵动台湾当局高层神经并致使其专门召开应对策略” 等多个第一,但回首这次大会的筹备过程,却让人潸然泪下。

  自张曼新发起成立欧洲统促会之始,怀疑、威胁、屈辱、孤独与彷徨便与他如影随形。来自各方面的恐吓信和电话接连不断,朋友和家人开始也误会、反对他,使他一度陷入众叛亲离的境地。特别是少数人非但不支持,反而借用组织名义对他进行施压……如此种种,曾经让这位铮铮铁汉产生过“卖国有路、报国无门”的悲愤!在海外举行“反独促统”运动遭遇前所未有的政治阻力和经济压力之际,为了柏林大会顺利举行,他变卖了国内的两处房产,苦行僧般地奔走于北京和世界各国……所幸的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执行副会长刘延东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一次和统会上,为“柏林大会”加了一个明确的注脚,她指出:“柏林是海外华侨华人反独促统运动的发源地”。至此,张曼新那颗一直处于游离之中的爱国心,终于找到了归属。

  张曼新在为中国和平统一奔走呼号的同时,还一直关注欧洲华侨华人社团的建设与和谐。从1998年当选为欧华联会第六届主席到2007担任欧华联会秘书长至今已整十年。这10年间,他昔日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成了千万、亿万富翁,一个个富贵逼人。而他这位曾经掌握了财富“芝麻开门”口诀的商界老将似乎去意沉沉,没有了恋战的心思。失去自身财富造血功能的张曼新,只能寄望于家族的力量来支撑他未竟的近乎狂热的爱国理想,这令那些误会他拥有亿万财富的亲友们多少有些失望。这10年间,他除了发起召开“柏林”大会外,还先后发起主办了莫斯科、维也纳、布达佩斯3次全球华侨华人反独促统大会;主持召开了3次欧华联会的理事大会。同时,在北京购买了一套高档写字楼无偿提供给欧华联会北京办事处使用,并花20多万买了一部轿车无偿提供给了北京办事处,用于欧华联会归国成员的接送等活动。为了促进祖籍国与欧洲国家在教育、文化、经贸等领域的交流,他多次组织中欧方面的考察团进行互访,并多次动员家人为祖籍国不同时期(含非典)的灾区同胞、失学儿童捐款捐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00多万元。

  2008年3.14拉萨骚乱事件发生后,他以欧华联会秘书长和欧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的双重身份,动员全球华侨华人声讨谴责;5.12汶川大地震时,他又动员欧洲华侨华人捐款捐物。这10年间,他以废寝忘食的工作强度,将欧洲和统会和欧华联会引领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以公而忘私的工作态度,为欧洲广大华侨华人做出了表率,以至于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的几任官员对他的工作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和肯定。这10年间,张曼新一直在做他认为有点意义的事,这些“有点意义的事”仅凭本文寥寥数千字是难以表述的。但有一点可以确信,这些“有意义的事”使张曼新的精神财富足以让人仰望。

  每个人都曾有过让自己热血沸腾的梦想。一个心里有梦的人,他的生命里便充满了阳光。实现梦想,就是一个如同攀岩的过程,它既是一种较量,也是一种享受。张曼新说,他要做个攀岩者,在攀岩的过程中体验生命的苦痛与快乐。

  张曼新如此面对人生。他以攀岩者的智勇和从容,实现着他的梦想,演绎着他的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