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侨报>> 天下青田人
[朱含民]故乡啊,祝您再一次翱翔
分享到:

故乡啊,祝您再一次翱翔

——访在京科技专家朱含民

  在2006年春节的在京青田籍人士联谊会上,我们听到了青田籍在京人士压力容器专家朱含民先生对曾经是人才辈出的青田的感慨,衷心希望青田县年青一代能弘扬传统、激发热情、继往开来,为开创青田的新纪元作贡献的一席谈话,肺腑之言,铿锵之声,发人深省。几经相约,终于在中国特种设备检测研究中心他的办公室采访到了他。

朱含民在美国亚历山大航天中心

与日本专家讨论课题

    忠厚传家 诗书经世

  朱含民先生出身在一个书香之家。他曾祖父朱点衣,别字桂元,青田三都外旦人士。早年父母双亡,由乃兄朱点元以务农、做工抚养长大。朱点衣先生幼时聪颖好学,年十四已精通四书五经。参加科举,县考、院考一路顺风,府考名列榜首,乡试得中举人。为进京殿试,向亲友借贷筹资。夜宿日行,以步代车,一路仅靠所带干粮如麦饼、馍、盐蛋作途中干粮。然路未过半,干粮已光,仅剩咸蛋壳,于是装盐于蛋壳内。沿途只买白饭,而以蛋壳内之盐佐之,故同行年兄年弟均称他为“朱点盐先生”。近2个月的路途,行程之艰辛,无可言喻。后经殿试,金榜题名,官至浙江金华教论(教育总负责人)。朱点衣先生为官清廉,据传为钦赐“孝廉方正”,诰命“五品顶戴”,晚年返回青田定居。民国元年青田大水,乃移居三都外旦隐居,教导门生,闭门写作。民国初年,试行宪政,经知事(官名)多次登门邀请,就任参事会首席参事,他秉公行事,评议争端,声望甚高。虽年逾古稀,却很少坐轿,开会议事,大多中午在县城亲戚家用膳,青菜豆腐佐白饭,生活克制,为人敬仰。朱点衣先生教导门生读书,钻研学问及为人之道,诲人不倦,人称外旦公。他自己勤奋学习,手不释卷,著作颇来,但均未来得及付梓,后因夫人不理解,趁其在城开会,悉数焚毁而未能流传下来,后人颇为感叹。(近年在国际拍卖行有朱点衣书法拍卖,是为一幸。)

  朱含民的祖父系一介穷师塾,一生平平。父亲朱国基自幼家境贫寒,目睹了军阀混战,吏场腐败,遂舍弃投考士官学校走仕途的机会,只身千里召笈省城就学,靠艰苦的半工半读,白天帮人抄写,晚上去青年会补习数学.英语,终于考上了浙江省高等医学专科学校(今浙江医科大学前身)。求学期间常因交不起饭费而被断伙,严冬夜晚扶灯抱骨背诵解剖学,睡觉只能用书压被御寒,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大学毕业。这种刻苦学习的精神对朱含民先生教育至深。后日寇侵华朱国基先生让妻携雏避难乡间,自己从青田医院院长任上奔赴围难,就任战时救护总队外科主任,率众冒着枪林弹雨救治伤员。当日寇发动细菌战时,浙东一带鼠疫横行,朱国基先生临危受命,负责省城及附近的鼠疫防治工作,出生入死,日夜奋战在第一线,终于将猖獗的瘟疫扑灭。朱围基先生刻苦学习,勤于实践,精通内、外及流行病学防治,治愈过许多重死和重伤病人,30多岁便在当时省城闻名,听说送匾额、敲锣放鞭炮感谢之事常有所闻。电力部西安电力修造厂厂长陈正华幼时病危,医嘱送太平间,后经朱国基先生抢救,起死回生。如今他回忆起此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母亲张琦女士一次在巡诊时不幸在暴风雨中跌入山涧,被洪水冲走,幸被大树拦住,不会水性的她方得以攀缘登岸,为人接生治病,而她自己却因雨淋水淹,风寒侵身而病卧数月。解放前夕朱国基先生在杭州市氏医院院长任内,按照中共地下党的指示,冒者“通共”罪名的危险,以医院重病人多,有光机不易拆卸为由,率领全院员工拖延执行国民党当局将医院人员及器材转宁波.迁台湾的命令,并驱车带领员工去火车站抢回要烧毁的药品,将医院和药品完整地交到人民政府手中。杭州解放不久,朱国基先生又一次留下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受命担任战地医疗队队长。奔赴战火纷飞的舟山.定海,台州的解放战争前线,冒着枪林弹雨,带领医务人员抢救伤员,扑灭传染病。

    朱国基夫妇学医时学的是英语、德语,在50年代,为了适应建设需要,他们年逾40,仍开始从头开始学习俄语,夜晚灯下,朗诵俄语声声不绝。他坚持实践中研究,他的“用胎盘浸出液治疗小儿麻诊”的论文在全国医学大会发表,对那时防治小儿麻疹病的流行起过重要作用。

    朱国基夫妇待人热情,乐于助人,亲朋好友中凡失学.失业者登门求助时,他们虽能力有限,也不富裕,但都会全力相助。得到过帮助或救助的亲朋好友可举出十几家,如朱怀民一家,旅买博士张庆华及张微华一家、沉正华一家、潘友林、潘焕林一家、周体南、周体表一家、叶鹤亭一家、徐伯光、留逊民一家、韩小蓉一家、叶海龙......他们夫妇助人的事迹在老一代青田人中流传着。当然也有负心之人,如原宝幢街的某些住家,家父省吃俭用买了点房产,准备年老叶落归根时住的,当时被这些人居住,不料他们竞起了歹心,变着法子想占为己有。

    朱含民先生讲,自幼他们就常常听到父母讲的几句格言是:“做人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兄弟姐妹、对得起子女、对得起亲戚朋友。”;“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朱国基夫妇不仅以此教育子女,而且自己事事、处处都以此为立身准则,身体力行的。在这样的家风熏陶下。他的子女都学习刻苦,生活简朴,为人正直,事业有成,成为国家有用之人。

    朱含民先生的大哥朱含柜,浙江大学电击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后被选派赴前苏联科学院学习新兴的射电天文学,他是我国射电天文学最早的研究者和开创人之一。他在国际上首次发现类星体射电源QSO3C147的核心喷流体存在螺旋形磁场和和非同寻常的三喷流结构,并证实它的远方存在看它所发射的大尺度磁场以及其它重大发现,揭示了活动星系核的一些前所未知的重要新本质,受到了国际射电天文学界和天体物理界的十分重视和高度评价。他与各国科学家开展合作研究,并多次参加重要会议,射电天文领域作出了重要建树,获得了2006年全球科学年成就奖等多项国际奖,他的传记先后被英国剑桥各人传记中心和美国国家传记研究所编入传记专著。朱含民的二哥朱含损上海交大造船系毕业后为中国船舶事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如今朱家二代20多人中有19人受过高等教育,理、工、医、文各行都有,他们都按党的教导,秉乘先辈教诲,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作着贡献。朱国基先生的床头挂着一幅七匹骏马图,骏马奋蹄,隐喻着父辈对子女的殷切期望,子女们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他们没有辜负父辈的期望。

朱含民与台塑大王王永庆会谈

    继承传统 为国效力

    由于在这样的家风熏陶之下,朱含民先生自幼就立下科学救国的志向。在念小学时,老师让大家给党中央恰谈自己的理想,他著文讲述自己长大后有三个志向:医生、电击工程师,空中驾驶员,前两个志愿是受父母和大哥的影响,后一个是抗美援朝的激励。这篇作文被当成范文在全班念了。嗣后他一直以此理想为鞭策,刻苦学习。考上天津大学后父母每月寄给20元钱,交了15.5元伙食费后,剩下的4.5元就是墨水、笔记本、练习本、肥皂之用。5年大学只买了一本教科书,全靠上课作笔记,下课去图书馆借书,边复习,边补充笔记,这样既省钱笔记又很全面有用,一举两得。他中学及大学都规定学俄语,当时已相当熟练,听其它课时可以夹杂俄语作笔记了,还发起组织同学翻译俄语的“化学工业”。但大学三年级时他父亲讲了一句话:俄语只适用一个国家,英语全世界通用。于是他便从零开始学习英语。没有教师,没有语言器材,靠他弟弟的高一英语书,硬是一便一便啃。清晨,其它同学排队进浴室,进食堂,他就利用这个时间一个人躲在僻静之处念英语,这样三年下来,毕业前已可阅读英语书、查阅资料了。大学毕业后他 从事过研究、设计、检验、翻译等多方面工作,在许多领域作出了自己机的贡献。他曾受命研制、设计国内首台用于腐蚀性的SO3这一成果下使用的废热锅炉。这在当时是有很大风险的,但终于他采用了特殊的结构,使得其能在恶劣条件下长期使用,推动了国内余热利用工作的发展,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化工部指示“硫酸工业”杂志开辟专栏介绍该成果。新华社记者进行了专访并以新华社名义发表全国通电,各大报刊均予转载。新华社同时向中央递送的“内参”中作了详细报道。

    他在经过大量试验和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作为余热利用设备设计计算基础的高速气流下SO3露点计算的新方法,叙述该方法之论文在中国化工学会学术年会上发表,并被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以微缩胶卷收入科技情报档案,全国许多科研、设计、生产单位来人学习、索取资料。他主持了由航天部、化工部、劳动部有关研究、试验单位和制作厂联合研究、试验,开发出国内首台以透明材料PMMA制成的载人压力容器,该成果在抢救医学、航天航空医学等领域有重大应用价值。阐述该成果的论文被1995年在美国夏威夷召开的国际PVP大会主席邀请为大会宣读论文,大会称之为最重要的里程碑。

    朱含民先生是国家认可委员会聘任的压力容器专家,近10年来作为国家授权评审员,到过20多个国家,对申请向中国出口特种设备的公司的设计、制造、产品质量、管理能力进行审查和评价,为国家把守安全门槛。所到之地,都要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当国歌唱起的时候,他深为自己背后有强大的祖国作为后盾而自豪。由于评审全过程都要采用英语交流,因此对方对评审的充分配合不仅体现了他们对中国主权的尊重,也体现了他们对知识的尊重。

    近几年朱含民又受国家质检总局委托,翻译和研究国外特种设备的法律和法规,为在中国进行立法作准备。大量的翻译工作要在业余时间完成,此时他深感当年遵循父亲的教诲,刻苦学习英语,如今才有为国用武的自豪!

    学习先辈 继往开来

     青田地杰人灵,历史上人才辈出。古代有可与诸葛孔明齐名的相才刘伯温,近代有北伐和抗战名将陈诚。青田人素来以骨头硬著称,章乃器就是代表,解放前国民党打压不屈服,被人尊称为“七君子”之一。五七年反右,身为粮食部长惨遭厄运而决不低头,铮铮傲骨,令人钦佩。然而“俱往矣”!这都是几十年、几百年前的事了。

    青田人能吃苦,为了生存,寻求发展,不惜离乡背井,告别亲人,远涉重洋。朱含民先生远亲中就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去欧美的,如今在美国事业鼎盛的朱定山先生,据说是纽约富商,且被选为参议员,为华人赢得了一席之地。再有如他父亲朱国基的挚友旅意侨领孙明权陈玉华夫妇,他们六十年代赤手空拳远赴意大利,几十年奋斗,事业有成,党和国家领导人访意都会接见他们。夫妇俩十分尊敬朱国基夫妇,称他们教子有方,是青田的骄傲。孙明权陈玉华夫妇也为青田设立了孙陈奖学金,奖励那些立志报国、学业有成的青年。朱含民先生说他到过的20多个国家中,尤其在欧洲,无论在巴黎的凯旋门附近,还是德国和意大利的边境小城,都能找到中国餐馆,他们都称自己是温州人,再细问,十之八九是青田人。他们当初大多只身出国,从最底层做起,省吃俭用,有了一定积蓄之后,自立门户,或开餐馆或经销服装、玩具之类商品。在当地站住脚后,又象蚂蚁搬家一样,把自己的亲戚一个个带出去,帮助他们生存下来,资助他们发展。为了保护自身利益,他们组织了各种华人团体,但由于他们语言不通,受教育程度的限制,他们难以融入当地社会,更难进入所在国的政治、科技、文化领域和主流社会。因此朱含民先生深感知识之于海外华人,尤其是海外青田人的重要性。

    朱含民先生近年也到过青田,看到一些年青人既不学习,又无正当工作,但抽的却是软中华烟,出门就坐三轮车,吃苦耐劳精神远不如上一代,深感不安。一些青年人只想出国,岂不知没有知识,又不懂当地语言,只能在华人圈内打工。好不容易熬出来,开了一家餐馆,他们的子女大多也不愿意继承这个行当。而异国他乡,远离亲人,不同的文化,日后会感到很苦闷的。他遇到许多华人,年老的想落叶归根,年富力强的想回国发展,因为中国现在是世界经济最有活力的地方。朱含民先生讲要大力宏扬光荣传统,宣传青田先辈中的杰出人才。宣传当今青田人中特别是年青人刻苦学习、努力奋斗、作出成绩的人,以唤起全社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热枕。

    《恰同学少年》这部电影讲的是二十世纪初的青年人是如何为富国强兵、以天下大任为己任的老一辈故事。如今已是二十一世纪,我们不仅要想到祖国的未来,还要想到地球的未来,人类将往何处去?要学习、要探索、要奋斗。享乐并不是最快乐的,只有奋斗而获得成功,才是最大的快乐。“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也是属于我们的,归根到底是属于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象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青年人应当以此为训,争做时代的先锋。
  
    群策群力 再创辉煌
  
    青田县位于中国东南一隅,叠峦青山环抱,蜿蜒瓯江绕身,确是宝地一起。但是九山半水半分田,光靠农业是没有前途的。青田应该怎样发展?建设一个什么样模式的青田,不仅是青田县党政领导日夜思索的大问题,也是所有青田籍人士应当思考的大问题,因为毕竟本是同根生啊!

    一个地区的发展定位很重要,然定位要根据其地理位置、环境、人才、人文背景、资源条件、资金状况加以综合考虑。青田县位于瓯江三角洲,东连温州,濒临东海,这是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也是七、八十年代中国最早敢于吃螃蟹的地方。过去一段时间青田已经有了很大发展,只要与二十年前稍加比较,就可以看出其面貌已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又走到一个关口,青田下一步怎么发展?向东?向北?靠农?靠石?确实要研究一番。青田的矿产资源如何开发?山林资源如何综合利用?水利资源如何挖掘潜力?青田可否利用独特景色与人文开发特色旅游,吸引温州,全省乃至外省旅游,这样既可开发旅游业,还可带动瓯江航运,进而推动沿江经济。青田可否与中国美院联合创办石雕艺术学院,培养人才,提高石雕艺术水平,扩大石雕艺术品含金量?青田可否创办华侨金融机构,汇集侨资,发展区域经济,甚至向中国中西部投资?林林总总有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青田发展资金不是问题,藏富于民已是人所皆知的了。但是人才是个大问题,而且是个关键问题。目前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有大批高层次的各行各业的青田籍人才,他们不仅有知识、有经验,还有信息和人脉,且他们愿意为家乡作贡献,这是当前可以直接利用的人力资源;要号召和吸引青田籍学子学成后归来青田,参加青田开发;要把青田有志向、有发展潜力的人才送出去定向培训,定向使用;还可以吸引国外人才来青田。

    只有解放思想,广揽人才,创造气氛,群策群力,在青田县领导班子的统一指挥下,青田一定能够再创辉煌,真正成为神州大地上一颗灿烂的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