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旧新闻栏目>> 青田侨报>> 天下青田人
[卢培元]基础教育优良,乃不误人
分享到:

基础教育优良,乃不误人

访北京大学教授、城市与区域科学系创立者卢培元先生

    卢培元,1932年10月生于青田高市外村。1945年高市小学毕业。1953年处州中学毕业。1957年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讲授自然地理、中国自然地理、生态环境、地理学、环境保护、城市与区域等课程,其中两门为全校选修课、曾获北大学教学优秀奖。

   在北京大学留校任教后即提供地质地理系地理教师党支部书记。自1961年任自然地理教研室副主任起,一直担任教学行政工作。先后担任教研室副主任、主任、系副主任,从1978年起兼任北大分校地理系(后改名为城市与区域科学系)主任、学术委员会主任。
卢培元参与地理专业改革工作,1973年率先在北大创办环境保护专业。1978年,在北大分校进行专业改革试验,经过几年的努力,于1985年将北大分校地理系改为城市与区域科学系,使之成为全国第一个应用性的地理系。北大分校的这一改革,在全国高校地理教育中产生了积极影响。

   踏入北大畅春圆教授公寓,在卢教授书房说明来意。“我对基础教育和人才培养感兴趣,我们可以谈一谈”,卢教授见故乡来人谈论教育之事,甚是高兴。

   记者:卢教授好,我敢肯定所有青田同胞像我一样,只要走进您的门庭才知道您的成就。您在1973年在北大创办环境保护专业,1985年在北大分校创办城市与区域科学系。你领导而率先创立的这个专业和这个学系,此后全国大学都争而仿效,直到现在仍然属于前端,您也因此获得很高的赞誉和地位。众所周知,我们青田只有基础教育,即从幼儿园到高中,请问,你求学经历,这些重大创新和基础教育有没有必然联系?

   卢培元:最令我痛心的是,现代基础教育做得不够理想。故乡青田基础教育成绩进步不快,我也略有所闻,令我担忧。

   我的小学是青田高市小学完成的,这是陈诚先生捐建的一所学校,我们家与陈家是世交,陈诚先生曾资助过我。我的父亲卢士尚当时任高市小学校长,后至县中心小学(现人民小学)任教,曾为县人大代表。自幼,陈诚先生和我的父亲就教导我刻苦读书,“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外,还加了一句“更能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当时青田尚未创办高中,我是在处州中学继续学业的。

   基础教育是金字塔塔基,人生所有东西都是在这个塔基上变化发展出来的。接受良好的基础教育,是党和政府的职责所在。过去讲得“误人子弟”,是指从事基础教育的教师不认真。从某种意义上讲,从事基础教育的教师,乃是天底下最光荣的,当然,责任也重大。

   我的业绩不够大,但我所谓的重大创新也是基础教育的产物,在小学到高中的学习中奠定创新。培养人才是件严肃的事情,我希望从事基础教育的老师,必须再次深入反思,要主动,求深刻。

    记者:北大是中国大学至尊,神秘、传奇、又辉煌,请卢教授说一说你在北大的人生经历吧。

   卢培元:我于1957年从北大本科毕业留校任教。先后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讲授自然地理、中国自然地理、生态环境、地理学、环境保护、城市与区域等课程,其中两门为全校选修课,曾获北京大学教学优秀奖。我的课程转换,也得益于基础教育掌握得好。

   北大是思想活跃行动到位的地方,五四运动众所周知。1989年大学生暴乱事件之时,我的房间躲了20来位学生呢。但北大也是个自由发展的地方,只要你有敬业之心,创新之行。在北大,我接触到中国一流的各个领域的顶尖人物,他们的思想、精神及生活方式成了我直接学习的典范。我认为此生是充实的,无怨无悔。

   在北大期间,我曾主持毛乌素沙漠调研与开发工作,北京西郊水污染调研、北京昌平城镇体系调研等项目,都可以讲是全国最早的科研,也得到各级领导的肯定。知识人生给予人的精神享受是无穷的,我真切体会到陈诚先生所说的“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的意义。  

    记者:你创新学系是在北大分校?

    卢培元:1978年吧,北京市创建北京大学分校地理系时,市领导提出“三个一样”:即培养目标、教学计划、教学方式和要求都和总校一样。但我觉得不对劲。北大是综合性大学,培养面向全国的科研、教学和实际工作的地理人才,设有自然地理、经济地理和地貌与第四纪三个专业,每年招生80-90人,学生出路没有问题。分校则是面向北京市的;北京是否需要这么多地理干部?如需要,则要什么专业的地理人才?分配到哪里?从事什么工作?所以在专业设置、人才去向等问题上,能不能与北大一样?这些问题提出,就是调研。调研之后,就有可能走对路。事实上,我们是走对的。   

    记者: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做的工作正是培养人才的工作。也请您谈一谈人才的作用。

    卢培元:我对培养人才很感兴趣。人才实力是最根本的实力。从历史看,西欧的发展通过地是文艺复兴,以全面刷新人的素质为先导。日本的发展通过明治维新,以发展教育、培育英才为开端的。中国刘邦兴汉、刘备三顾茅庐、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莫不是广求人才、礼遇人才、善于用才的结果。从现时看,全球化是生产竞争,生产竞争的后面是科学技术竞争,科学技术竞争的后面是文化教育竞争。一个国家如此,一个地域也是如此。

    记者:具体到青田,怎么办?

    卢培元:做好基础教育。因为基础理念、基础技能教育是教学计划极重要的一环,基础理论是基本功也是知识中最稳定的部分,而应用是多方面的和不断变化的,只有学好扎实的基础理念与基础技能才能适应变化发展的社会。也是刚才我所说的,我的创新都是基础理论和基础技能上变化而来的。现在,我有许多学生在北京市重要岗位上,也有年龄渐长的,因为他们基础打得好,现在仍然不断创新,时常给我喜讯。

    记者:从你的城市与区域科学系的角度看,青田发展方向应该如何?

    卢培元:青田面向大海,接轨温州,对接台湾,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因为陈诚,我们与台湾省有种内在的联系。我每天都在打听这些好消息。不久前听到青田新战略方式是“接轨温州,组团发展”,心头顿生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