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旧新闻栏目>> 青田侨报>> 天下青田人
[郭晓来]以新促新 催生新青田
分享到:

以新促新 催生新青田

——访国家行政学院研究生部主任郭晓来

  郭晓来,青田籍同胞,现为国家行政学院研究生部主任、研究员,国家行政学院MPA项目的负责人。

  笔者从北京青田同乡会得知他的头衔,便开始一番“网上”追寻,终于在2007年4月的一天进行了面对面简洁而有意义的对话。

    一个国家级学院

  从网上寻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行政学院(www.nsa.gov.cn),获知该院是适应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需要,根据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和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决定而建立的,是培养国家中、高级公务员的摇篮。

  国家行政学院1988年开始筹建,1994年正式成立。其主要职能,是承担对政府系统省部级、司局级和部分处级公务员的培训;承担对部分优秀中青年司局级、处级公务员的培训;承担受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委托为其培训高级公务员的工作;承担接受外国政府高中级公务员来华培训等。属正部级机构,为国务院的直属事业单位。国家行政学院院长由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担任。

    一位有丰富行政经验的学者

  从互联网上注入“郭晓来”三字,你会发现有两本大书映入眼帘:《公务员电子政务技术实用指南》、《管理纵横谈》。这是两本对国家公务员的指导书,最具权威性。还有郭晓来翻译世界管理大师写就的《管理学理论》、《公共行政学简明教程》等书籍,是专供研究生级别考试用书。

  国家行政学院建院伊始,郭晓来就被调入学院承担“管理系统”教务。历任教务处副处长、涉外培训处处长、综合教研部副主任、研究生部主任。在承担繁杂的行政工作的同时,他依然笔耕不缀,写下了大量的管理方面的文章。

    寄语家乡

  郭晓来的父亲郭子樵(俞明仁),叔叔郭子渔(若素)同在上世纪40年代从青田考入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白色恐怖年代,为了追求真理,他们奔赴延安。新中国成立后,他们一个成为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一个投身于国防事业,在不同的工作领域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贡献了他们的力量。

  不惑之年的郭晓来,经历建国之后的社会动荡、政治运动、贫乏的物质生活等,尤其是“文革”荒废了他的学业。他插过队、当过工人,直19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考试,他落榜了,毕竟只有初中学历。他决定再次俯身苦读,1980年考上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当时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政策研究室,后又调到监察部办公厅。1989年参与筹备国家行政学院,并荣幸地成为“开校教师”。

  从父亲的追寻中华民族的出路,到自己现在的工作岗位责任,一脉相承的是社会主流的思索及行动。

  ——不断学习,才能当好领导者,才有高层次的人才追随你。

  郭晓来分析道,我们的北京、上海、广州等重要城市与国外发达国家的城市基本上没有太大区别,社会知识层次不断提高,对领导者的能力提出了很大的挑战。领导职位的权力越来越让位于领导的权威。也就是说“领导者”必须具有使别人自觉愿意追随你的东西。否则,人才就会走的。这是现代的残酷,也是现代的自由。领导者要想拥有“始别人追随你的东西”,就必须不断学习。

  “大学生还不是帮我打工”,有些老板这样讲。但这句话是如何的浅薄!时间推移,这些老板就会发现身边的人才纷纷离开,而自己的事业就会陷入停顿。这样的例子,很多。

  ——出国创业?青田有此传统。但你没有文化,没有中华文化,怎么会赢得别人的尊重!

  因工作原因,郭晓来曾经赴国外学习、交流、考察,他之所见、所闻、所感更为深刻,更能代表当地主流社会的看法。“你出了国,即使你加入了对方国籍,但你的血液流淌的还是中国人的血液。如果你在中国未曾好好学习,出国后你不可能彰显自己身上的民族文化,你在国外就得不到尊重,也不会有太大的作为。”

  这正是我们侨乡需要注重的问题,今天,我们华侨群体已取得一定的原始积累,随全球化而整体崛起,亟需文化修养。

  ——建一个全国知名的中学,或建一个国际性的学区、旅游区,提高地域层次。青田,不可“小县”意识。

  郭晓来1980年、2000年前后回青田的感觉做了比较,他的回答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前一次的感觉好。后一次所见是普遍的浮燥。

  青田社会经济发展较好,但要谋求长时段的持续发展,定要在文化教育上下些功夫。有很多种方法能提升地域“底气”,比如与祖国一流大学某个研究部门联合办学,或让它成为指导单位,每年互派教师交流。他们的到来,就能改变一些现状。全球化的进程,与华侨的优势,青田可以建一个国际性的学区,建一个国际性旅游区,也是一个绝好的方法。

  凭“青田人精神”,我们的家乡未来是有希望的。

  谈话中,笔者感受地出来,郭晓来对青田的理性思考超过他的感情寄托,他的谈话中有诸多“新的思维”,新的青田正需要这些新的思维。笔者一遍遍地思考之,感受到很多启发,也希望读者得到“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