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旧新闻栏目>> 青田侨报>> 天下青田人
[傅伯祥]春种一粒粟
分享到:

春种一粒粟

——访在京侨务专家傅伯祥

    图为2005年秋,北京青田同乡会组织在京部分青田籍学子召开联谊大会,交流学习观、人生观、故乡观等问题,同乡会会长傅伯祥先生为优秀学生颁发奖学金。
   自1999年成立以来,北京青田同乡会在傅伯祥等多位乡贤的领导下,每年皆完成10余件事关故乡青田、在京青田商界、学界等内容,充分发挥了集体优势,协办政事、联络沟通、凝聚力量、团结互助,深得县委县政府及广大群众的好评。

    与傅伯祥先生对坐,你会感受到一种温暖,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凝聚着他内心传导出来的一种饱和的力量,态度平和而内心庄严。或许,这就是孟子所说的“浩然之气”吧。这位老者,在笔者看来,与孔子形象极为吻合,颇有行动能力,颇有人格魅力,是“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深刻写照。

    知识人生

    傅先生于50年代之初就读于丽水师范,在校即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1958年转业回青,任青田县青年团秘书,后保送至杭州大学政治系学习。在校与爱人庞素琴相识相爱结同心,走过风风雨雨,走过大江南北,走过天涯海角,生话和和美美至今日并向未来。1965年被选为外事干部,调往中央华侨事务委员会工作,1971年调往外交部,次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荷兰大使馆领事。

    1976年调回中国,傅伯祥参与筹建恢复被“文革”破坏殆尽的中国侨务机构,后在国务院侨办秘书处、政研室、侨政司、国外司等担任领导工作。1989年任辽宁省驻荷兰外贸公司总经理,现定居北京。1999年受青田县委县政府之托成立“在京青田人联谊会”,傅老被推举为会长,不久被聘为青田县政府顾问,至今。在这上位置上,傅老发挥一生积攒起来的人脉、经验、知识,为青田、为在京青田人做了诸多大事、好事。

   这是完美的“知识改变命运”之旅程。从青田至丽水,到杭州,从杭州至北京,从北京再到荷兰,也是从地方到省城,从省城到中央,再到国际,然后回归祖国,为故乡青田再贡献力量。

    在侨乡三百年历史上,傅伯祥先生乃是名副其实之侨务专家,忠诚祖国,情系青田,是在京青田人的一个楷模。

    1982年与中央政治局常委、叶剑英元帅一道。左起傅伯祥、国务院侨办主任林一心、邓伟强、叶帅、邓伟强夫人。

    在荷兰

    外交涉及处理国家之间和国家与其他行为者之间的关系。从一个国家的角度来看,外交的作用是提出、制定和执行外交政策。外交本身是国家通过正式和非正式的代表以及其他行为者,运用通信、个别会谈、交换观点、说服、访问、威胁和其他相关的行动来阐明、协调和维护特殊的和更广泛的利益的手段。

    本文不说傅先生的外交工作,不说傅先生在外交工作中获得多个重要嘉奖,不说傅先生在文革之后筹建中国侨务机构的优秀工作,不说傅先生见证中国外交发展历史所积累的经验。本文简单地说说傅先生在荷兰任职期间对青田的一往情深。

    在荷兰,傅先生不时会被荷兰独特的风物和标志——迎面扑来的风车牵动对青田的挂念。从13世纪以来,荷兰通过围堤造田得到了七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差不多是全国土地面积的五分之一。风车正是排出堤内积水,变沧海为桑田的工具。难怪荷兰人自豪地说“上帝创造海洋,荷兰人创造陆地”,风车正是见证物。每每傅伯祥先生会有很多感慨——远方有处故乡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火篾当棉袄、蕃薯干吃到老”贫穷的故乡,从某种意义上讲跟荷兰很相似,得造出“另外天地”来,怎么办?一些念头在他的心头越来越清晰,一是打造侨乡青田,二是培育文化青田。

    在任上,他近乎完美地完成祖国交托的外交任务,更积极为青田人在海外安身立命而奔波。此时期正是中国文革,“团聚”是出国的根本途径。其程序是中国政府向驻外领事证实亲戚的“政治问题”,是“红色”方可放行。当时荷兰和西欧各国老华侨屈指可数,且持国民党护照为多。傅先生一边召集在荷兰青田人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教大家爱国、爱乡、团结的道理,一边以符合出国条件来回答国内询问,此期间很多青田人受益。今天,在荷兰青田人仍继承爱国爱乡精诚团结的优良传统,荷兰青田同乡会是一个团结奋进的集体,倍受华侨华人社会称誉。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中国与欧洲国家建交者极少,1970年与意大利,1973年与西班牙,没有建交的国家根本没有方法拿到居留,更不能奢谈发展,很多逗留在欧洲青田人前往荷兰寻找傅先生帮助。凭着同乡情谊,与对“青田”两字的感情,傅先生总是能遂同乡心愿。

   青田侨情侨史演译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青田华侨群体的培育正从“一个人”开始,然后发展到“一个家庭”,几十人的“一个家族”,上百人“一个族群”,而最初的那“一个人”是元老级别的,犹如中国迁往其他地方的始祖。从某种意义上讲,傅先生就是培养始祖的人。这些家族现在都是望族,他们回国,或回青投资捐资,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在欧洲华侨华人社会,也涌现很多名重要的侨领。

   傅先生为侨胞服务事无巨细,大至出国手续的办理,小至飞机票火车票的购买。有一段时间出国的人员要购双程机票,其中回程必须使用外汇,傅先生就拿自己的外币垫付。傅先生多年为侨胞服务的精神,深得国内外侨界的赞誉。

    时任青田县委书记的王志溪同志对傅伯祥先生有段评价:傅伯祥先生对青田华侨群体的形成,与爱国爱乡团结精神的确立有着重要的贡献。

    在北京

   非常“文革”极左思潮影响,中国外交机构几近瘫痪。1976年,傅先生调回北京即参与中国侨务机构重建工作。傅先生的严密思想和聪明才智得到了很好的发挥,深得上级领导赏识重用。

   北京是中国的首善之地,具有最高的政治、经济、文化势能。傅先生便担负着青田“额外”的组织、联络、接待工作,历任青田县重要领导在北京办事都得到了傅先生很周到的安排。傅先生还为家乡做了许多好事,为保护阜山清真禅寺,他找到了佛教界领袖赵朴初为之题词;他为阜青公路改建筹资,联络世界各国华侨……

    傅先生作为资深的侨务专家,还对事业有成的华侨“回青田看看,对青田有所作为”起到关键作用,是早年的“华侨要素回流工程”的促进者和实践者。改革开放之前,年长的华侨深有“回青难”的记忆,大约有几种原因,一是“文革”破坏回乡氛围,二是当时青田乃是国家级贫困县,华侨归来要分钱,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三么,由于交通等其他原因。在傅先生的支持下,他们义无反顾在回到青田。这里仅举两位,一位是林三渔先生。一次,傅先生与他聚会,就对他说:“你捐建了山口到陈庄的简易公路,捐建了很多庙宇亭台,你还少了一个重要的东西。”“是教育吧”三渔先生听出傅先生的弦外之音,无不动情地说。“对,百年之后,两百年之后,三百年之后,公路会改造,亭台会倒塌,只有教育树人,历史才会永远铭记你。”傅先生情真义切激发三渔先生为“尊师重教”之心。紧接着,林三渔在青田中学设立了奖学金,建好了三渔礼堂。另一位是孙明权陈玉华伉俪,他们设立孙明权陈玉华奖学金之前,与傅先生有一个重要的谈话——傅先生答应设立奖学金之后,力促陈慕华女士接见两位。果然,孙陈奖学金设立之后,陈慕华在自己的宫邸宴请了孙陈两位华侨。2006年,孙陈又将孙陈奖学金追加了10万美金,为青田侨界树立丰碑,为教育事业增添活力。

    这或许就是傅先生之侨务工作的精髓吧。圆融、周到,情系祖国和故乡,高瞻远瞩,功在当代。

    念念不忘的陈慕华的三条意见

    回顾侨务工作岁月,六十年代的出国标准是“爱国”,七十年代大约是“爱国爱乡”,八十、九十年代是“技术移民”,现在靠的是知识、知识、知识!傅先生有两个女儿,她们在北京读念大学,然后留学,一位获杜克大学法学博士,现于美国做律师,一位在德国留学后经商,获得了知识的力量,发展都很不借。

    2005年冬的一天,傅先生与在京青田人联谊会一些同志前往拜访陈慕华女士。陈慕华讲了这样三条意见:“青田一定要搞好教育,一定要注意保护环境;青田干部轮换太快,不利于青田发展。”
傅先生每每回忆起85岁高龄的陈慕华女士说到故乡青田时的神情,每每念及她带给青田的意见,尤其是对环保与教育的嘱咐,心潮起伏,感慨不已——青田,全世界的青田人都在盼着你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