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青田旧新闻栏目>> 青田侨报>> 天下青田人
[林言椒]国之将兴 尊师而重傅
分享到:

国之将兴 尊师而重傅

——林言椒先生访谈录

    左图为林言椒先生近影,背依他所编撰的书籍。国务院专家特殊津帖获得者,可谓“厚德”,满架巨著可谓“载物”。厚德载物,自强不息,乃是林言椒先生给笔者最大感受。对于青田,他有言:“国之将兴,尊师而重傅。一个县也是如此。青田县高层可以考虑自筹资金办教育,政府投入在硬件,自筹资金投入在青田文化、文化产业和文化队伍的建议。比如,我们可以组建‘青田文化教育基金会’,通过高明和专业的运作,吸纳世界青田人的资金,扭转现代青田遭遇到的教师与社会人士收入相比略为逊色现状,促进侨乡教师与侨乡同步前进的战略,推进青田教育进步。基金会还可以高度奖励优秀学生,让他们获得国内及世界名校的高额助学金,等等这些工作。”

  在中国历史学界,林言椒先生乃是一位名至实归的专家。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获得者足以说明他的成就。在我和一些朋友看来,他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探索和出版历程,化为今日一席对青田的长谈,把认识自我的问题执着地推广为认识青田的问题,弥足珍贵。

  林言椒先生,我县山口人,小学毕业随父迁往温州市。1953年复旦大学毕业,即在人民出版社工作,历任助理编辑、编辑、编辑室主任、副总编等职,1986年评为编审。1990年调任三联书店任副总经理兼副总编。1992年获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

  林先生于1959年开始发表学术文章,1963年、1978年、1990年合作出版著作《袁世凯》、《曾国藩》、《中国近代史研究入门》;主编或联合主编有《鸦片战争研究论集》、《太平天国革命性质论集》、《太平天国史论文选》、《太平天国革命性质讨论集》、《中国近代人物研究信息》、《辛亥革命研究一览》、《习史启示录》、《清代人物传》10卷、《中国历史大辞典•清史(下)》等。1978年提出创办《中国历史学年鉴》和《史学情报》,这可是大有影响力之举,1982年给中国史学学会收编主办,林先生被聘为中国史学会副秘书长,主持《年鉴》和《情报》编辑工作,1992年被推选为中国史会学理事。

  老而弥坚,壮心不已,现在他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海峡两岸文化、学术、出版交流工作中,主编《中国佛教之旅》10卷,《中华文库》50卷,组织大陆学者编译《中国名著选译丛书》200种、《企业人必读丛书》100种。

  “为中国文化积累做点事情。”这是林先生的毕生追求。

 与中宣局出版局原局长许力以同志(右)和台湾锦绣文化企业许钟荣董事长(中)谈判

在海峡两岸合作出版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关乎人生

  记者:来你的公司,站在你所编辑的书架前,我突然有种落泪的冲动。我为我自己的孤陋寡闻不识君而羞愧,也为青田有这样一位专家而自豪,所谓的悲欣交集。我是仅在《青田》知道先生的大名,粗知你的成就。去年我通览你主编的《百年家族》系列丛书,颇有启发,这或许就是青田人集体要碰到的事情了。此次前来,我想,从您的角度谈,既有带着感情色彩的青田人的视角,也有带着理性成分的学者的视角,来谈谈“知识改变人生”的主题。

    林言椒:我热爱所有的青田人。和天下人一样,青田人中有奋力向上者,有集大成者,有碌碌无为者,和众人不同的是,青田人平均的智商较高,这与青田这方水土有关,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也与青田文化沉淀有关,春风化雨,文化化人。你来谈知识改变人生、知识改变青田的话题,本人表示十分肯定个中的意义。

  记者:我想,先从你的人生谈起吧。我在接触有关您的人生经历过程中油然而生崇敬之意。我上网查了你的材料,你在青田读的小学,然后举家迁往温州,温州四中毕业,这个学校50周年出版校友名人录,从4万多高中毕业生中选取200名学子作传,有你;然后是复旦大学毕业90年校庆,十万学子选出428名作传,有你;苏步青先生编撰的《浙江古今人物大辞典》,有你的传略;《中国当代著名记者、编辑传》里有你;《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大辞典》历史学家卷中有你!越上越难,越难越上,您是怎样做到这一切的?

     林言椒:多谢关心。扬长避短,刻苦钻研,契而不舍,与时俱进,或许是我本人的切身经验。每个人总有长处与短处,它们如影随形,但扬长方可避短,方可成就事业,“草之精秀者为英,兽之特群者为雄”,都是扬长避短的结果。我有位侄子叫林汉立,(记者:大名鼎鼎的牛克思,现在是全国工艺美术大师,06年底国务院颁布的荣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典礼),和所有的青田华侨一样,他到欧洲谋生过,亲戚朋友也有底子,但他知道欧洲不适合他,于是回来搞雕刻创作,终于成功。我么,那个时代大学要到上海考,我的数理化成绩不理想,就考文科;再看当时法律系较冷,我就报考了它,为了上复旦。得先占据一个位置,然后刻苦钻研,与时俱进,就能创造出万夫莫开的奇迹来。复旦法律系毕业后,我选择人民出版社工作。又红又专是当时规则,法律系在人民出版社没有对应位置,只能做校对。这可不是我的选择,便决定攻读历史,当然,当中努力是无法想象的,此后方略有成就。

  记者:是很有成就。有了你才有那么多的历史论著。

  林言椒:编辑大约分成三种境界,第一种是校对型的,改错别字、纠正句子;第二种是提升作品型的,比如《林海雪原》原作不够理想,编辑帮着改成名著;第三种是有了你这位编辑才有这个作品的,比如,有了你,才有《大青田周刊》。(记者:多谢,归功于领导英明。)我们要做第三种境界的编辑。

  记者:“文革”这一段你怎么工作的?

  林言椒:(递过来一本《学林春秋》,内有著名的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校长章开沅教授的文章。

    记者:(读出声来)我(章开沅)1975年秋离开《历史研究》回校,仍然在闹闹攘攘的校园内从事只能作为点缀的教学工作。明天会怎样?谁也不知道。我没有任何研究课题,因为当时压倒一切的仍是“大批判”。但人间毕竟还有知难而进者,人民出版社的林言椒就是其中一个。他没有忘记1961年吴老(吴玉章)在武昌会议上提出的“要写大著作”的嘱托,并劝我出面邀请若干同道编辑多卷本《辛亥革命史》,因为国内外迄今还没有这样一部通论性的大型学术专著。我与他相交已久,深知其言必信、行必果,所以当即欣然同意。当时“四人帮”仍在台上,对资产阶级(特别是其上升时期)“要立足批”之类“左”思潮,仍然束缚着史学界的思想。在这种情况下编写《辛亥革命史》,不仅非常困难,而且还有很大政治风险。但我们没有更多考虑……至于风险无非是批斗。

    林言椒不仅有胆有识,而且还有很强的活动能力。他就凭人民出版社一纸介绍信,居然说服了湖北、湖南、四川、贵州四省宣传部长,促使他们都同意支持我们成立跨地区的《辛亥革命史》编写组。林言椒并非善于言辞,那诘屈聱牙的温州乡音尤其不易懂,我想他主要是以执着的敬业精神与过人的精明干炼,赢得了这些宣传部长的好感的……

    记者:林先生一生都与知识有关,是名符其实的知识人生呀。退休之后组建“大江流文化出版公司”,真是老而弥坚,壮心不已,我看到您主编《中国佛教之旅》10卷,《中华文库》50卷,组织大陆学者编译《中国名著选译》丛书200种、《企业人必读》丛书100种,以及《青田》一书。

  林言椒:成果有限。我只是希望为中华文化传承作点积累性的工作。

携亲属回乡祭祖留念

山口林宅第四房大门,建于晚清。林言椒先生回里访旧

    关乎青田

  记者:我县在全国参评的2008个县(市)中名列221名,比2005年上升了135名,并名列“连续六届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提升的县(市)”名单,竞争力遥居丽水各县市首位。现在,我们也有深切的体会,感受到青田的发展速度和质量。

  林言椒:进步明显,希望进入“百强县”。原来是全国贫困县,现于丽水市名列前茅,各界领导功不可抹。浙江的温州在全国有名,浙江的青田尚需努力。这里讲一讲对青田的希望,盼望青田县全体领导找差距,有远大的理想,有雄心壮志,制定远大的规划,继续推进青田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发展。

  记者:对,必须在更高的平台上做事。比如三米跳板与十米跳台一样,十米跳台可以完成更多漂亮空翻动作。

  林言椒:从长远看,青田要大发展,非常需要人才,需教育文化上大投入。国之将兴,尊师而重傅。一个县也是如此。青田县高层可以考虑自筹资金办教育,政府投入在硬件,自筹资金投入在青田文化、文化产业和文化队伍的建议。

  记者:这是令人心头一亮的建议。请您详谈。

  林言椒:比如,我们可以组建“青田文化教育基金会”,通过高明和专业的运作,吸纳世界青田人的资金,扭转现代青田遭遇到的教师与社会人士收入地位等相比略为逊色,促进侨乡教师与侨乡同步前进的战略,推进青田教育进步。基金会还可以奖励优秀学生,让他们获得国内及世界名校的高额助学金,等等工作。

  记者:青田文化基金会一定会操作成功,因为我们有巨大资源,有操作人才,现在正是时候了。

  林言椒:对,必须交给一个懂文化、懂教育、懂现代运作的团体来启动、运作、管理、操作,不懂文化不懂教育只会是坐失时机,浪费资源。“青田文化教育基金会”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是扶持青田文化,我们必须培养本县的刘基、陈诚研究专家、华侨文化研究专家、青田石雕研究专家、青田文化研究专家、青田科技专家等等。针对青田石雕,可以建立“雕塑图书馆”,搜集全世界同类雕塑图书。青田本土有自己专家,青田在文化版面上才有自己的地位,一代代积累,青田才会有彪柄史册的人物出现。

  记者:曾经乡贤陈诚先生收集全中国的地方志书运到青田,不幸毁于一旦,现在想及,真是痛心。如果这批图书仍在,我们就可以建设“地方志图书馆”,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人士都会来“朝圣”了。林先生的建议,价比黄金啊。

  林言椒:对于青田的年轻一代来讲,“青田”两字就是光荣,意味着刻苦,意味着方法,意味着成功。我们老一辈尽已所能可以做一些相应的助推工作。

  记者:多谢林老师。你的建议也能成为我毕生追求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