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app首页>> 专题>> 旅游
阜山行丨(下)繁荣文化是过往,触手可及皆脉络~
分享到:


都说阜山,只见香火气息。

其实不然。

繁荣的文化过往,才是她骨子里触手可及的脉络常态。


沿溪而建的禅行漫道,紧凑得延伸成历史发展的不朽碑记。






 04  

高山盆地留旧址,   
繁华似锦。


因高山盆地的避险优势,抗战时期,东南日报社、浙江省高等法院等都曾迁移至此。



伯温古道上,有1939年金逢孙律师事务所的旧址、有人民食堂的印记、还有道光壬寅年间的“百岁坊”……这其中不知沉淀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迈过了多少仁人志士的步履。



村民世代眷恋于此,笑靥迎人的淳朴,人文风景的淡定,剔除利益之外的民风,“用炊烟袅袅写意一段深刻铭文”。



民国时期所建的邮政局大门紧闭,“邮政守信 信达天下”的诺言却一直辗转在时光轮轴的轱辘上。



松柏树下的“泥王魂”,悲壮而惨烈,当泥王被废,投潭自尽,便有了“王费潭村”这个直白而颇具传奇色彩的村名。



某位路过阜山的状元,在军级指挥官的故居大门上挥毫泼墨,“福荫总集”由此诞生。


端详整幢建筑,东方的情怀与西方的表达尽情碰撞,如今在这里,扑面而来的是更多烟火气息。



天井四周,有着“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恍惚,苔藓贪婪地爬满树干,从头绿到尾,迫不及待告诉大家,“春的盎然”。



安店老街,在古时繁花似锦,鼎盛时有108家商铺聚集于此,是青田至文成、温州的必经之路,也是明清时的主要官道。


青石板路被时光和脚印打磨得油光闪亮,店门上,纹理与岁月共存,却悄悄地被一棵枫杨树抢了先机,在两岸之间铺就一张“吊床”。


“美人靠”从西到东,连成一线,像清朝的长辫子,一头系着古时,一头伸向未来。溪水之上,菖蒲繁衍成片,“因为水的灵动和眷顾”。



迎龙桥,是周宅人心中虔诚的象征,没人能说出它的具体建造年份,“只知是重建于民国”。


一位村妇直言,2016年那场洪水冲毁邻村的新桥,却没动迎龙桥分毫,这愈发让周宅人心生傲娇。



氏宗祠是一座三通四围的四合院,前筑戏台,中是大堂,后是迎龙书院,周氏族谱完整保留其中。


1958年,周宅小学曾设于此,上世纪90年撤并后,祠内日渐萧条,后通过华侨集资178万元,于2006年开工,历时两年完成重修。



屋檐上,野草莓和狗尾巴草坚韧而生,在一席之地上长成“空中花园”的模样。


在这里——商铺紧闭是文化,招牌剥落是文化。

横跨溪流的枫杨树是文化,满面皱纹的“美人靠”亦是文化。



 

 05  

陈宅村,
时间是慢下来的。




步入陈宅村,最大期望的便是,时间慢下来。



这座北宋年间开基的千年古村落,依山而筑,临水而居,古桥之多,苍老而纵横:单跨石梁的派岩桥建于1455年。



树因桥生、桥因根连的毓秀桥建于1576年;由三块石板铺面而成的上马石桥建于1808年……


平卧在小小的村落中,如一丝丝血脉。站在桥上,俯看流水,凭栏追问。



村中有11座民清建筑风格的古民居:老屋有“藏身不见人”之谜、后殿角是梁头雕花的三合院、石门楼是青田独有的“迷宫”。


存有“门对架山观豹变 ,室依砚水看龙飞”的门联——置身陈宅,如果你是诚挚的,便可以期待可以守候,当时间的沙穿越身体时,历史的幕布将再次拉起。


阜山乡红富垟村有一座名为“裕堂别墅”的古宅,为“中国世博第一人”陈琪的故居。

1914年,陈琪被任命为中国参与巴拿马太平洋博览会监督兼筹备事务局局长,成为世博会中国首任代表团团长,家喻户晓的茅台酒“一摔成名”的故事便发生在此次博览会上。



推开大厅充满历史沧桑感的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刹那间仿佛“穿越”回到百余年前。



正门口陈列着一个刻有陈琪亲笔签名的银质奖杯,“是巴拿马博览会表彰中国为世博会所作贡献的见证”。虽只是等比例的复制品,却抹不去奖杯背后沉甸甸的荣光。



静静流淌的玉带溪,藏在枝叶间的小树蛙,沉寂肃穆的古宗祠,古道上不紧不慢的牧羊群……



都守候在阜山,对着那些空旷的峡谷、温柔的溪涧、静谧的古村落大声呼喊——


对它们说,再见!



文章来源

《青田旅游》杂志第五期


-END-

来源:青田文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