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华侨影像>> 华侨诗画
意大利林海:【四都汤垟白水济村】第二组 组诗十四首
分享到:

1c304c11c2d9d39cefa62cdd7798762.jpg

【忆秦娥】青田四都白水济 

文/林海

白水济,悬崖飞落祥云霁。

祥云霁。世代相传,木偶乡戏。

高山低谷风光丽,金鸡顶上蓝天际。

蓝天际,逍遥田野,桃源心系。   

【忆秦娥】李白。词林正韵。

白水济:青田四都


【江城子】白水济冬景 

文/林海

柳瘦蛩隐北寒风。夜朦朦。雾重重。

农家小院、土灶火微红。

杯酒言情皓皓雪,白水济,醉连冬。

【江城子】单调韦庄体。词林正韵


【七绝】白水济木偶戏

文/林海

手牵木偶戏中央,

台上红灯作嫁妆。

仙女下凡情已尽,

鹊桥约会在何方?

平水韵七阳

白水济,青田四都


【七绝】白水济百丈漈

文/林海

山青潭碧荡清波,

百丈悬崖漈水多。

烟绕峰巅云作幔,

桃源楚客唱高歌。

平水韵五歌

白水济,青田四都 


【七绝】白水济晨景

文/林海

一阵鸡啼报早晨,

冬风裁剪树林呻。

山巅旭日红如火,

漈水飞流未染尘。

平水韵十一真

白水济,青田四都


【七绝】闲步山村几曲歌

文/林海

枫红落尽漫东坡,

闲步山村几曲歌。

济下秋光无限好,

风欺白水月明多。

平水韵五歌

白水济,青田四都


【七绝】白水济村是仙门 

文/林海

四都山里济边村,

花绕清溪古树存。

坡陡路遥盘道进,

才知此处是仙门。

平水韵十三元

白水济:青田四都  


【南乡子】竹林幽径小村东 

文/林海

白水济,雾朦朦。

竹林幽径小村东。

悬崖边上梧栖凤。

桃源梦。

尘世别离心已动。

【南乡子】李珣。词林正韵。


【南乡子】 溪岸牧童石为枕

文/林海

白水济,有知音。

雀莺欢唱乐声临。

翠竹青草花如锦。

牛羊饮。

溪岸牧童石为枕。

【南乡子】李珣。词林正韵。

白水济:青田四都 


【七绝】 白水斜坡雾似烟

文/林海

白水斜坡雾似烟,

幽篁半岭任风牵。

山村隐约如神境,

登上金鸡觅众仙。  

平水韵一先

白水济:青田四都 


十一

【七绝】 白水飞流壁上悬

文/林海

白水飞流壁上悬,

风吹小径竹林翩。

清泉绕石山村下,

农舍依松隐路边。

平水韵一先

白水济:青田四都 


十二

【五绝】白水济上雾朦胧

文/林海

白水竹林丛,山枫叶正红。

烟霞斜照里,群壑雾朦胧。

平水韵二冬

白水济:青田四都


十三

【五绝】白水济上雾烟浓

文/林海

野岭雾烟浓,欣然漈水淙。

观泉乡径外,崖上倚听松。

平水韵二冬

白水济:青田四都


十四

木偶戏之乡白水济

文/林海


       白水济村,隶属青田汤垟,海拨大概850米左右,由上济、下济、马岱三个自然村组成,金鸡山侧,接近文成县,村民语言接近文成话,人口约400人。

         白水济村的特点,除了山高水白就是木偶戏。木偶戏是由人操纵木偶以表演戏剧,又名傀儡戏。木偶作为戏剧性的表演出现在汉代,表演时,演员在幕后一边操纵木偶,一边演唱,并配以音乐。中国木偶戏历史悠久,东汉应劭《风俗通义》载:“灵帝时,京师宾婚嘉会,皆作傀儡。”唐宋时期,木偶的制作更加完美,清代的宫廷也盛行演出木偶剧,时称“大台宫戏”。随着真人演出的戏曲兴起,逐渐由城市转向农村。据传说,白水济村民的祖先连同木偶戏来自平阳,所以他们的话腔混合了青田文成平阳三个县的方言。

        初冬,四都半坑文人翁相平先生和大田文人毛绍平先生,相约共游白水济村。毛先生诗书琴画全能人,翁相平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是乡村的基层干部,说走就走,青田乡村神秘的地方之一“白水漈前观众山,纵横千壑雾回环。巨峰几座今嫌小,原是身居高位间。”

          到白水济村已经黄昏,落日余晖,透过西天红霞洒满寂静的乡村,偶尔飘零的黄叶,沐浴柔和的霞光慢慢悠悠,显得有些慵懒无力。漫步山林小道,走过已很空寂的田野,已是烧饭的时候,可村子里特别寂静,少了鸡鸣犬吠,人声鼎沸的喧嚣,少了柴烧的烟熏味儿和飘悠的袅袅炊烟。现今的乡村,也只剩下少数留守老人和儿童守候在老屋,少了生机活力的村庄不免给人一丝苍凉的感觉。

        翁先生说,当时村子里人口集中,赶上哪家有个结婚生子的喜事,整个村子几天都洋溢着喜庆,忙着挨家挨户借桌凳,借餐具,杀猪宰羊,买青菜,邻里乡亲会早早赶去帮忙,大人干得热火朝天,忙的不亦乐乎,小孩子也跟着兴奋不已。

         当时,农村的生活特单调,过了春节,村民就远出演木偶戏一直到春耕才回乡。大家依然会调侃生活,没有埋怨,亦不后悔,乡亲们好似习惯了这样的过程。也因为木偶戏,整个村子亲如一家,一喜百家乐,一忧百家愁,左亲右邻情真意切,情同手足,虽然都不太富有,但生活中能相互照应,彼此周济,纯朴的民风让人回味无穷,心向往之。

        稻场旁的小院,主人热情的招待我们,他回忆了当年:每逢皓月当空的饭后,人们经常不约而同聚在这个小院里,听能说会道的乡翁侃侃而谈,讲一些古老淳朴的故事,还有一些木偶人道听途说的所谓新鲜事、稀罕事。主讲者绘声绘色,娓娓道来,众听客则聚精会神,洗耳恭听,生怕漏掉一个细节,中间又不乏刨根问底儿的“好事者”,有时为了一个故事情节的对与错大家各持立场,各抒己见,甚至不惜群枪舌战,喋喋不休,争论得面红耳赤,那声音欲与天公试比高。他们又往往会被故事中一个人物的不幸命运而弄得长吁短叹,泪眼婆娑,所有的人都那么投入,感觉那样津津有味。直至深夜,月朗星稀,曲终人散,仍觉余音萦耳,意犹未尽。

        往日的欢声笑语已荡然无存,村房就这样零零星星闲置在些许寂寥的山间,它们静静伫立在那里,依然给人和谐温馨和柔情似水感觉。看着眼前的景象,脑际间又浮现出童年时代的天真烂漫以及少年时代生活、学习的一幕幕场景,这山、这水、这些陈年旧事、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一番唏嘘感慨不由涌上心头。

        毛绍平先生不由的想起了小时候看木偶戏的情节:“白水济前看木偶,无言傀儡线连音。瓯青交界浑淆话,翻遍天书不可寻。” 是的,当年的白水济如今已并入西天村,而木偶戏呢?伴同着那群带着三个县方言的木偶人,却深深的留在记忆里……  

b8568806f731298374e51259c9bb812.jpg

      【作者简介】

       林海,笔名: 林海之蓝。男,浙江青田人。80年代初移居意大利。

       自由撰稿人,六岁开始写诗,十岁开始写平水韵词林正韵,不惑之年弃商归田与诗书为伴,作品上万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