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青田人之八:"糖果店"的常青树
分享到:

1116_2.jpg


       马德里市中心西班牙广场,车水马龙,摩肩接踵。往地标建筑"西班牙大厦"右手街道一直走十几分钟,有家不起眼的青田人昵称的"糖儿店",不到30平米,商品摆设却整齐有序,杂而不乱,人称西班牙第一家"糖儿店"和"糖果店"的常青树。


       店主徐坪,来自青田鹤城镇,年近六旬多,却精神矍铄,目光炯炯。一老外业主来换零钱,他拿出五角、一元硬币欧元,不点不数,秤称一放,准确无误。

老乡相见,两眼泪汪汪;空隙之时,打开话匣子。


IMG_20180110_160047.jpg


       1987年家乡出国潮,他只身一人来到荷兰,从洗碗工起步。1989年辗转意大利办大赦居留,期间与人合伙开过歺馆,又到南斯拉夫打工带出家属。


       1991年初只身来到西班牙,马德里大街遇到乡友收留,睡了半年沙发。找到工作后才叫家属过来,妻子一边带孩子,空余时间还去做钟点工。


       那一年闻讯意大利打官司的居留有眉目,就花钱托人登上国际列车。凌晨,睡意朦胧之中被法意边境的法国海关人员叫醒,以非法入境而扣留,后开了一张5年不得进入法国的出境单,遣返意大利。


       在意大利拿到了迟到而昂贵的居留时,陪同的朋友说有个地方小孩卖花生意不错。说着无意,听着有心,他急忙登上大货车偷渡返回西班牙。


       妻子将8岁的女儿打扮一新,扎起两根小辫子,倒水灵可爱。自己去花店买来玫瑰花。先给女儿20朵花,带她到中心火车站,不到一小时,可爰的卖花女鲜花供不应求,初试告捷。


       接着妻子带着女儿,也一起卖起花,最后一家三口齐上阵,一天最高可收入4-5百比塞塔西币,高于当时一个华人打工一个月的收入。那一天正值八月十五,一家三口将零碎钱放在一起淸点时,他抬头看看窗外说,这么多年今天的月亮算最圆了。


IMG_20180110_160017.jpg


        连续二年,虽然起早贪黑,辛苦累累,但一家出国费用和损失全部补回,家乡的房子还拆建一新。


        随后老乡们闻风而动,纷纷加入卖花大军,那时市中心晩上的卖花女、卖花郎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1997年,那时卖花已疲软了。有一天他走到糖果店这条街,人山人海的繁华景象,让他灵感一动:这里卖家乡的"荷蓝水"也有饭吃。


        他租下隔壁一间不到20平米的小店,卖些棒棒糖、泡泡糖、巧克力、水、饮料、面包等。开门后门庭若市,一炮而红,有时算账的队伍要排到街上。


       "商品名称开始用中文音记住,并找到批发公司,后经营扩大到酒类。路一步步走,身体力行,积累经验。政府的宽松扶植政策也使这类便利店应运而生"。他最后买下现在的店址,一干就是二十几年。


       老乡们一传十 、十传百,将马德里以及西班牙的大街小巷开满"糖果店"。他说,据悉青田有11万华侨在西班牙,有一半人数以上以经营"糖果店"和"百元店"为生。在马德里市中心,说青田话可以找到青田人,这倒是不假。


       徐坪说,可是花无百日红。欧洲经济危机使经济转型迫在眉睫,如今一带一路又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时俱进,时不待人,可以说华人新的创业机会又来了。【中国青田网、浙江在线青田支站、青田侨报特约记者 林毅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