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社会新闻等>> 社会新闻
革命老区舒桥:红色火种在这里燃烧
分享到:


范绍祥父亲范志达生前使用过的箱子

开展弘扬践行浙西南革命精神缅怀之行

少先队员为范绍祥系红领巾

千人誓师大会遗址现状


天灾人祸

孕育革命火种

舒桥乡地处青、丽、缙边界的大山深处,虽是绿水青山,但山多地少,土地贫瘠。新中国成立前,在国民党反动派重重压迫之下,舒桥人民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舒桥乡是青田红色革命重要的诞生地和发源地。1930年在该乡叶店村成立青田游击总部时,游击队与地方群众1000多人在溪滩边举行誓师大会,从此,翻开了共产党领导青田武装反抗国民党统治可歌可泣、惊天动地的新一页。在这片鲜血染红的土地上,留下许多弥足珍贵又感人至深的革命故事,它催人泪下,它令人愤慨,它使人难忘,它也给人奋进和力量。

为更好地弘扬和践行浙西南革命精神,舒桥乡党委政府带领全乡干部群众齐心协力,抢救红色资源,挖掘红色文化遗产。

天灾人祸和官逼民反的事例在中国历史上曾无数次上演,如明·施耐庵《水浒全传》第十一回“林冲雪夜上梁山”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当时光进入二十世纪初的时候,这一幕再次在青田舒桥一带上演。

根据相关资料记载:1929年前后,丽温台地区遭受严重干旱,正在抽穗灌浆的水稻因缺水而导致稻穗空壳歉收或颗粒无收。山地番薯是山区农民的主要口粮,但干旱之下薯苗也晒死,秋收无粮还要缴纳公粮田租,因而农民苦不堪言,有人活活饿死,不少农民名为外出逃荒实则外出讨饭。这种情况下,反动政府和地主还变本加厉地向农民逼粮逼租,群众私下里怨声载道,反抗的声音不绝于耳。

彼时,中央派胡公冕组建红十三军,独具军事眼光的他审时度势派出蒋正奎(高湖镇日头山村人氏)到青、缙、丽多县交界的舒桥、王岙一带领导农民武装运动。为了活命的农民,纷纷酝酿起义反抗国民党反动派。舒桥古竹村的管志溪、叶店村的范志达等先后投身革命,受到了丽水和合乡的富德标等游击队领导人的赏识。此后,舒桥一带的热血青年争先恐后地投身革命。1930年,浙南红军游击总指挥部在永嘉、仙居两县边界的黄皮寺成立,成立后400多人的红军游击队整编为3个支队,41个分队。两个月后经中共中央批准,建立了赫赫有名的红十三军。

此后,水深火热之中的贫苦农民,听到共产党人胡公冕领导的浙南红军游击队在各地打土豪分田地,有饭吃、有地种,就纷纷涌向永嘉、仙居等地寻找刚刚成立的浙南红军游击总指挥部(即两个月后成立的红十三军)。附近散乱的反抗武装人士也纷纷加入,原来分散的农民武装便有了统一的指挥。

根据总指挥部布置的任务,1930年4月,蒋正奎到舒桥、王岙两个乡开会。参会有青田人刘碎进、蒋公祥、王锡、陈树森四人和丽水人富德标。会议一致推选蒋正奎为总负责人,组建红军游击队,并作了分工,刘碎进协助蒋正奎工作,并在章杉、道彭两个点办兵工厂,制造土炮、火枪、大刀等武器。从此,青田红色武装革命翻开崭新的一页。

红军两过舒桥

攻打丽水

丽水城是处州府治所在地。城内军事力量相对弱小,缺乏戒备,疏于防范。浙南红军游击总指挥部选择攻打丽水城,是为了打开一条通道,能够与江西朱毛红军和方志敏红十军遥相呼应,与浙江红军连成一片,造成赤色浙江的可能。同时,浙南红军仅100多支步枪、短枪,多数人使用的是梭标、大刀、鸟枪,不仅武器装备比较落后,服装也少,衣衫褴褛。攻城是为了夺取枪支弹药,改善红军装备。

根据指挥部事先多次派人进城侦察,了解到丽水大衙门(今继光街西)有省防军50多人,府前警察局有警察30多人。但是却未侦察到敌方具体火力分布、站岗放哨方面的敌情。且城隍庙(今囿山小学)有地方武装几十人,大猷街有保安队员10人。

3月中旬的一天,四五百人的红军队伍开进舒桥乡。沿路他们张贴标语,并在“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声中往丽水开拔。

指挥部决定以突袭丽水的省防军和警察局为目标,以枪声为号,两地同时开火,准备速战速决,全歼丽水的守敌。但是,这一天滂沱大雨,水东好溪渡口溪水暴涨,红军过渡延误3小时,19日凌晨5时才到丽水城外。

那场战争结束,队伍再次经过舒桥乡时已是精疲力尽,但村民对不扰乱百姓的红军很是敬重,纷纷烧毛芋和油炸豆腐招待。一些村民还将草鞋送给红军。红军付钱给村民,村民一分不收,还用轿子抬重伤员过根山岭,送到六十里外的海溪村。

红军攻打丽水城,使敌人惊慌失措。省防军从温州调兵,追剿红军。3月23日,敌人追到海溪,双方激战8小时,在群众支持下红军打败了敌人。此后,民间也开始流传着“红军为百姓打天下”的话语,这极大地鼓舞了青田特别是舒桥乡、王岙乡一带的农村青年,纷纷准备在家乡武装运动。

千人誓师大会

开创青田红色武装史

1930年,红军攻打丽水城以后三个月,又来到舒桥乡叶店村。当年9月,接上级指示,季正奎来到舒桥乡,叫刘碎进组织贫苦农民建立青田红军游击总队,准备攻打缙云县城。当时,富德标也来了,他是刘碎进的有力助手。他看叶店村村民范志达比较机灵,又会写字,便叫其给自己当文书。随后,他们便在原叶店乡叶店村溪滩两边召开青田红军游击队总队成立大会暨“千人誓师大会”,会场的红布横幅上,还写着十一个表示大家决心的大字。

红军游击队总队成立后,范志达领命制作了五面旗帜,红军一大队、红军二大队、红军三大队、红军四大队也应运而生。红军游击队总队的总队长是刘碎进,第一大队长是富德标,第二大队长范志道,第三大队长叶湖春,第四大队长陈步青。

刘碎进宣布第一大队的任务是攻打缙云县城,其他三个大队配合协作攻打缙云。第二、三大队分别到章杉、道彭两个村办兵工厂制造武器弹药,第四大队准备粮食等物资。授旗后,刘碎进和各队队长带领大家高呼口号。挥动的红旗迎风飘扬,“铁树不开花,温(州)青(田)不分家”“为贫苦大众有饭吃,宁死都甘心”等口号声响彻山村上空。叶店溪滩四面八方的村民拥簇观看,跟着呼叫“打土豪,分田地!”“穷人要做人,劳动要有饭吃!”

青田红军游击队总队甫一成立,便制定了攻打缙云的作战计划,而它更是直接引发后来的“皂坑惨案”。在青田县的革命历史中,“皂坑惨案”是浓墨重彩的一笔。那次事件中,富德标率一个大队红军向丽水、缙云交界山区进发。对于缙云皂坑村而言,红军的到来以及红军力量的迅速壮大,使邻近的豪绅地主极其恐惧,他们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于是就暗中密谋对付袭击红军的办法。

丽水严溪反动地主、舒桥王岙反动民团团长召集人员开会,以“红军装备简陋,武器落后,大家不用怕”“打死一个红军赏五块大洋,不打红军罚二块大洋”的办法,胁迫周边200多16—60岁的村民自备武器,连夜奔袭皂坑。红军被动迎战,损失惨重,80多人牺牲,其中舒桥籍战士53人。据舒桥乡宣传委员张荣生介绍,像这样一个籍贯走出来的红色武装在一次战斗中牺牲如此之大的,在青田的红色革命中还是唯一的一次。而范志达也在那次惨案中牺牲。

“他牺牲的时候我还未出生,父亲的事迹都是叔叔告诉我的。”范志达的儿子范绍祥介绍,他的伯父范志道是红军游击队第二大队的队长,红十三军攻打丽水城时曾住在部分红军住在他家里。而也正因此,他家一幢7间房子被反动派烧掉,怕被敌人抓捕的伯父无奈逃跑(直至新中国成立后才回来),母亲也逃难了,他就成了没有父母的放牛娃,替人放牛糊口。

范绍祥告诉记者,从小他就一直希望继承父亲的遗志当红军,为穷苦人民打天下。14岁那年,他听说在“野猪堀”有一支革命游击队伍,就借砍柴的机会跑到“野猪堀”,但因为当时游击队都在比较隐蔽的地方,所以刚开始他根本找不到队伍。但他始终不放弃,一次又一次地寻找,终于见到了游击队的人。

然而,因为年纪小,游击队的人只是让他回家等通知。等了半年左右仍旧没有消息,范绍祥意识到游击队是嫌他小而没选择他。于是,他又开始一次次地借砍柴的机会找他们软磨硬泡,最终在他的坚持不懈下,游击队答应带他走,并让他回家安顿好,次日老地方找他们。

“次日我早早地带着砍柴的柴刀、箩绳、扁担装模作样地走出村口。实际上一上山就把这些东西丢掉了。不久,我见到了当时的游击(当时称‘三五支队’)队长。”范绍祥说,至今他还清楚地记得队长爱惜地摸着他的头,问他为什么要参加队伍的场景。在得知自己是范志达遗孤后,队长高兴地摸着他的脑袋说:“好!好!好!爹是红军,现在儿子也来当红军,好啊!”

就这样,范绍祥进了队伍……因为打仗勇敢又机灵,队伍还两次要送范绍祥上军事学院。解放后,他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相关资料来源舒桥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