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侨乡聚焦等>> 侨乡评论
汲取浙西南革命精神营养 扛起青田担当之责
分享到: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对我们共产党人来说,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党的革命历史,就像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宝藏,为我们党员干部提供了丰富精神营养和强大的精神力量,浙西南革命历史就是这样的一座“精神富矿”。今天,我们穿过历史的硝烟,缅怀和追寻这一段可歌可泣的革命历程,为的就是要从中汲取这一剂精神营养,注入这一股精神力量,内化为心,外化为行,在新时代干事创业的征程中,信念坚定,步疾蹄稳,奋勇前行。

青田县作为革命老根据地县,是中国共产党在浙西南最早开展活动的地区,是红十三军的策源地之一。青田的革命既融入于浙西南革命之中,又具有区别于其他各县的鲜明地域色彩。因此,青田革命所体现出来精神特性,既有浙西南革命精神的内在一致性,也有不同时空与环境所形成的特殊性和差异性。探寻浙西南革命精神的青田本土特性,对于我们青田干部以青田担当落实“丽水之干”,在创新实践中不断攻坚克难,砥砺奋进,具有更加现实的价值意义。笔者认为,青田县的浙西南革命精神具有以下四方面的特点。

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青田有着近300年的华侨历史,其中有一段时期在中国革命的历史长河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据《青田华侨史》载,早在俄国十月革命期间,旅俄华侨就建立了旅俄华工联合会,成员中有许多青田同胞, 其中孙山村的孙言川还担任过该联合会干事兼秘书的职务。1923年底至1924年夏,青田华侨张竹仙、陈育黄等在法国建立比央古、里昂车站两个海外中共青田小组。海外中共青田小组在中共旅欧支部领导下,积极学习与宣传共产主义,探索马克思主义革命道路,带领旅欧的广大青田华工参加声援五卅运动的革命活动。在当时的时代背境下,革命活动往往被视为异端另类,本来只为外出谋生的青田华侨,却在异国他乡寻求革命真理,主动接触并接受马克思主义进步思想,积极投身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去。他们都是青田革命的先行者,从他们的身上,可以看到勇开风气之先的非凡见识,甘冒风险、直面挑战的过人胆魄。探寻这种开拓精神,与青田所特有的地理环境是分不开的。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由于青田山多地少,自古以来是“东南之硗壤”,青田人民“梯山为田,窖薯为粮,终岁勤劳而不得饱”,生活贫苦不堪。但是,勤劳的青田人不甘于贫困的现状,不得不另辟蹊径,纷纷踏出国门,寻找新的谋生手段和途径,久而久之便养成了敢闯敢冒的精神特性。扛起青田担当之责,就是要学习青田华侨革命先行者的开拓精神,善于解放思想,先试先行,勇立潮头,直面前人所没有经历的挑战,敢于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心忧天下的爱国精神。一部青田革命史,也是一部浩然正气、热血丹心的爱国史。从五四运动、大革命时代、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一路风云际会,不同的革命时期,都活跃着优秀青田儿女的身影。当民族遭受屈辱和磨难之时,他们就勇敢投身于风起云涌的反帝爱国运动。如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青田县敬业小学200余名师生率先响应,上街游行,抵制日货,宣传进步的爱国思想。五卅惨案发生后,在法国的青田华侨积极响应海外青田党小组,与其他各地的旅法华侨华人共800余人在巴黎格勒乃街举行示威游行,声讨帝国主义罪行,声援国内的正义反抗斗争等。当面临生死抉择之时,他们宁愿为民族解放而舍生取义。曾任周恩来助手、中共两广区委军事部秘书的麻植(腊口九山村人),为保护党内秘密文件,英勇就义于广州红花岗;大革命时期,作为浙江省委特派员的周定(青田敖里人)在赴浙东组织暴动时被捕,慷慨赴死;解放战争时期,党的地下重要交通联络员潘香凤(万山村人),面对敌人的酷刑,丝毫没有动摇革命意志,英勇牺牲。当在国家处于危难之时,他们义无反顾地开展挽救民族危亡的救国图存运动。抗战爆发后,浙南特委和处属特委在姚立家中建立中共青田县委,领导青田组织抗日统一战线,扩大救亡运动。广大的青田籍侨胞更是以大量的财力物力支援祖国抗战。两千多年前,西汉的霍去病留下了“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感人豪言,而青田华侨陈则敬在法国街头发出“亡国宁肯亡家”的惊世呐喊,为抗日积极募捐筹款,奔走呼号,共赴国难。更有不少华侨志士主动请缨,回国上前线杀敌,如曾在东南亚经商、又在巴黎航空学校学习深造过的青田华侨陈栖霞,返国后参加对日台儿庄战役,并击落敌寇飞机一架。这些事例不胜枚举,无不表现了广大青田革命志人和华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和强烈责任感、使命感。长期以来,这种爱国精神不但体现在革命战争时期的青田儿女身上,更已深深渗透在今天所有在海内外创业与工作的青田人民的生命基因之中。扛起青田担当之责,就是要传承好这种爱国精神的基因,进一步增强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在新时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不断汲取前行的力量。

不等不靠的实干精神。青田革命史也是一部奋斗史,在青田革命事业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处处书写了担当实干精神,体现了不等不靠、主动有为的政治自觉。1927年青田党组织建立后,立即发展农会,领导农民开展进行反租田、闹米荒和没收豪绅地主财产的斗争,不断掀起青田革命高潮。武装斗争方面,早在浙西南革命根据地建立之前,青田人民就已经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据统计,仅1929年—1930年间,青田境内就涌现出120多支村红军游击队,人数达3300多人,发起攻打黄南、处州城等大小战斗。1930年5月红十三军建立,青田多支红军游击队编入红十三军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的红一团。他们骁勇善战,在攻打平阳县城、缙云县城、袭击永嘉下嵊、瓯渠等战斗中,给反动的国民党军队以沉重的打击。红军挺进师到来之后,青田划归为浙西南特委领导。在此后的近三年时间,跟随红军挺进师转战青田各地,多次粉碎了数倍于我的敌军“清剿”,宣传党和红军的政治主张,不断壮大革命队伍力量。在反对国民党顽固派“清乡”“清剿”的斗争中,青田县党组织更多的是执行隐蔽策略来开辟新区,发展力量,在传达上级精神指示往往分散布置、减少横向联系,许多行动都要独立进行,这就需要革命队伍始终保持极强的灵活性、高度的自觉性和不等不靠的实干性。今天,我们扛起青田担当之责,就是要求党员干部充分汲取革命队伍中的这种实干精神营养,不用扬鞭自奋蹄,以“钉钉子”的韧劲积极干事,抓好落实,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担当主动作为,担当职责,以实际行动和出色业绩,交出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不畏艰险的拼搏精神。丽水市委书记胡海峰指出,一部浙西南革命史就是一部不畏艰险、荡气回肠的壮怀史。回顾那段不平凡的岁月,尤其是浙西南革命时期,革命正处于低潮,斗争形势复杂,环境处处险恶,生存条件恶劣,革命行动步步惊心。红军战士穿梭于深山密林之中,经常与数倍甚至数十倍于自己力量的敌人周旋作战,一次次地粉碎敌人的“清剿”“清乡”“务绝根株”等行动。甚至到抗战全面爆发,国共已经进行合作,国民党顽固派依旧念念不忘掀起反共逆流。从1940年12月至1943年底,国民党顽固派对青田及邻县边境地区实行了两次较大规模的“军事清剿”和“政治清乡”,大肆捕杀共产党员,致使党组织屡遭破坏,党的活动范围骤然缩小,党员处境更加险恶。但是,面对艰难,面对危险,面对白色恐怖,他们没有畏惧,没有悲观失望,反而更加激发了共产党人一往无前的斗志,顽强地坚持战斗,直到解放战争取得胜利,在苦难中孕育出辉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今天,在大力推进高质量绿色发展的路上,必然会遇到许多“拦路虎”“绊脚石”,我们要扛起青田担当之责,就必须汲取这种愈挫愈勇、愈险愈进的精神力量,调整状态,勇于到矛盾集中的风口浪尖去摔打磨练,甘于在条件艰苦、环境复杂的基层单位锻炼本领,敢啃硬骨头,敢涉险滩,兢兢业业,矢志奋斗,在攻坚克难的路上,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创造新的价值,干出不平凡的业绩。

青山巍巍,忠骨长存。忆往昔峥嵘岁月,成千上万的青田优秀儿女在血火淬炼中完成了光辉的历史使命,同时也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如今,这些精神财富就如同源头活水滋润着我们每个党员干部的心田,砥砺为新时代征程中的精神支柱和奋进的力量。我们只有用好用足这些精神财富,才能无愧于革命先烈,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