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网>> 电视新闻>> 世界青田
[王绍明]有志者 事竟成
分享到:

有志者 事竟成

——访在京海军大校、舰艇专家王绍明

    “你来的正是时候,海内外媒体热论‘大国兴起’呢,我们可以谈一谈家乡青田的兴起吧!”在北京长安街海军大院王绍明先生寓所,我们长谈。王先生是位热情、深情的人,和他对坐从容、平和,与他对话收获甚多。

    从农耕之家到书香门第,他是一个时代的写照,一个家庭的典范。

    苦孩子 爱读书

    父亲原姓李,因家贫被卖给村中一王姓人家为子,改姓为王。王家又破产,奶奶改嫁至叶家。父亲从未上过学,白丁,自小上山砍柴、下田耕作,外出做学徒、做伙计、学撑船。寒暑易节,年复一年,船行瓯江,以劳换食,尤其是深冬之际,小船逆水行舟不易,常被搁浅,父亲便跳下刺骨的江水中扛着船体推上滩,或在寒风中涉水拉纤,这便是每日工作。足迹遍及瓯江上下,大溪、小溪,上至龙泉、庆元,下至乐清、玉环……年复一年,年轻的父亲患得严重的关节炎,积劳成疾。父亲失去劳动能力,不能撑船,举家从高湖搬到了船寮,在路边摆个小摊度日。穷人最怕生病,因缺医少药得不到及时救治,王绍明4个弟弟妹妹先后夭折。更不幸的是父亲壮年病故。此时,王绍明只有11岁。主人骨离世,家庭又遭当头一棒,为了生计,王绍明9岁时曾卖于一陈姓人家为子。三代人世,岂能用“苦”一字了得!

    一定要读书!王绍明和亲人都持此理。这是一个时代的追求,全社会的共识,真有贫不改其志,穷不改其乐的精神。王绍明先后于高湖小学、船寮小学上学,异常刻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高湖小学四年级时,正值父亲病倒,无力支付王绍明学膳费,爱才的高湖乡绅,乡长、校长等4人各为之捐米5斗,合成二担,资助读完一年。船寮创办初小,校舍在鲤鱼山背,两个老师,十多个学生,王绍明报上名,基本上是晚自修读此课程。白天他操持家务,种田、砍柴,或在戏台下、码头边叫卖被拆分成一支一支的香烟。在1950年夏天,王绍明在船寮街头看到青田县立中学招收优秀学生,更诱人的是还有“助学金”。报告母亲,欣然同意,因为尚未毕业,王绍明到乡政府作了“同等学历,请准予报考”的证明到县中学赶考,但却名落孙山,50多位考生成绩倒数第三。

    虽然考分不理想,由于当时学生少,还是被扩招的青田中学勉强招收了去。一领席子、一个布包,从船寮村徒步到青田中学报到。当时青田中学以“天妃宫”为教室,一年级新生住在关埠头一幢简陋房子里,四边通风,几十号学生通铺住一个木头地板上,冬天以稻草为席,瓯江吹来寒风,真够冷。吃得更差了,一把蕃薯干、一把米,放在茶杯里一蒸,权当三餐。根本没有蔬菜,一袋菜干、两把盐,得吃半个月。有些学生不堪其苦,放弃学业。王绍明被查出严重贫血症,却坚持下来了。令他记忆深刻的是师生一起共同建校,载砖的船停泊大埠头,师生从校门口经后街、横街一直列队到瓯江边,砖是一手传一手流水线地将砖搬到了学校。师生们的义务劳动使得破旧的学校面貌一新,他们建造了礼堂、校门和矗立在操场边的教学楼,住宿楼也改成二层木板床,初三时有了食堂。

    王绍明时常回想起青田中学求学岁月,这一群同学,他们后来是教授、高工、医生、干部、华侨、农民等等,七十岁左右的老人了,分居世界各地,现在可好?远在北京的他,遥祝同学们万事如意,快乐、健康、长寿!
 
    穷学生 勤奋学

    王绍明在梦寐以求的青田中学求学,更是圆木警枕,人一己百。初一某次成绩六门功课,四门满分,其他两门是97分、95分(当时成绩是公布的),后选为班干部,这更激发他的学习热情和课外工作干劲,不久后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组织。这是1952年春,新中国建立不久,政治形势仍然紧张,入团仪式在一个房间里秘密举行,团县委书记带领着大家轻唱——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掌握着航行的方向。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

    任班干部和团干部、兼校少先队大队长之后,随之而来的是繁杂有益的学生活动,这影响王绍明的一生——

    当时青田行政归属温州地区,王绍明曾随校长、校教导主任多次去温州开教育会议。各县通常只有一名学生代表;有机会接触其他县、市师生,见识多了,王绍明更加感受到外面天地的广阔和精彩。

    上世纪50年代初,台湾形势严峻,蒋军在海峡活动猖獗,经常派匪骚扰。一次一股从玉环登陆的海匪一直深入到青田,才被全部歼灭。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土地改革等运动接二连三。青田中学学生要求进步,到了激越的程度。此物此志,不甘人后。王绍明作为学生代表先后被选为鹤城镇和青田县人民代表参加人代会,在会上指挥代表们歌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夜自修前他和同学们参加扫盲队,深入到农民家里去,女同学帮助抱孩子,农民夫妇双双接受教读认字。师生们跟形势时事,编排节目,如“全家学文化”、“我们是民主青年”等喜闻乐见的越剧、歌舞。在青田操场会演,倾城来看。当时青田中学是全青田文化程度最高的单位(现在按本科学历论也是),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力量,是文化中心,是全社会倾慕的集体。

    王绍明暑假留校,勤工俭学,护校招生服务;寒假“知识下乡”,同农村中其他学生一同宣传政策,搞文娱活动。他把课余排得满满当当的,学业却不因此下滑,初中毕业后,顺利考上温州一中。高中时任团支部书记,年年是三好学生,毕业那年还评为优秀毕业生,并被学校推荐上海交通大学,并以优异成绩考上。

    在当时,王绍明在船寮村创下“三个第一”,是第一个上初中、第一个上高中、第一个上大学的农民子弟。 

    大学生 当水兵

    20世纪50年代中国大学生较少,农民子弟上大学更少了。要去大上海读书,十分激动,王绍明体会到母亲的伟大,是伟大的母亲给了他上进的力量。农村里人都高兴,有的送鸡蛋,有的送支笔,一位名叫王成菊大姐竟送了一个红皮硬面笔记本。在当时是无比珍贵的礼物,半个世纪过去了,王绍明仍然珍藏着。王绍明以优秀生进大学,即被选为班长。申请到助学金(每月10元,包括伙食费、书本费等)。还申请到棉衣棉裤,穿上崭新的冬衣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大雪天到校门口还照了相。当时大学生算知识分子,必须下乡劳动,夏收、秋收,王绍明自农村出身,不怕苦、不怕累,再被评为劳动积极分子。他还要到工厂锻炼,向工人阶级学习,做体力活。

    当时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为五年制,读到四年级时,王绍明便被留校当老师。此时,上世纪60年代初,苏联全面撤走专家,中苏同盟破裂,加上台湾形势紧张,蒋军叫嚣反攻大陆,热血青年要求参军,投笔从戎者众。王绍明也不例外,只做了一年教师的他,于1961年投身到“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队列中去。大学读舰船设计与制造专业,曾到海军舰艇学习,在水手学校受训,对海军很有感情,也是专业对口吧,大连水兵第二年,1962年冬,即被调到北京,在海军机关工作,1964年下放到东海舰队舰艇上当兵,体验水兵的生活,次年重回北京,一直工作到退休。

    王绍明长期从事舰船技术管理,主要是新舰艇的论证、研究、设计、制造、试验、试航等全过程工作。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王绍明进入知天命之年,他受命参与编纂《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等大型军事著作工程,以及《海军大辞典》、《海军百科全书》等上百个词条的编审工作。退休后,又携女儿王青(海军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参加《国防科技名词大典》、《兵器百科全书》,以及《21世纪海军舰船》等的编撰。

    离开工作岗位后,王绍明更加关心他所熟悉的高性特新船型技术的研究和推广。一边编译论文集、图册宣传,一边协助工厂、研究所积极开发新船型,如气垫船用于杭州湾快速客运,地效船、穿浪船用于旅游客运,小水线面双体船用于海关缉私、监管艇等。

    聊到工作,王绍明总是一言带过。年逾七十,退休多年,精神尚好,目前仍被特邀参加《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第二版有关部分的编审工作。

    感言

   改变自身和家族之命运最可靠的方法,仍是读书。这是被历史所证明的,更是王绍明先生的切身经验。父母双亲皆为文盲,更属贫苦阶级,历经多次致命波折,但唯有对生活充满热情,咬定“读书”不放松,苦中求进,定能成功。

   王绍明对笔者说,新世纪青田蓬勃发展,正在兴起。人们关心的是青田持续发展,又好又快地发展。我们的观点惊人地相似,关键在教育。对社会、对政府而言,抓好教育是百年大计。对个人而言,家境良好者,努力学习是发展壮大,破除“富不过三代”的古老咒语,成就书香门弟,或成就百年望族。对于家境不好者,更要奋发图强,拼命读书。读书能改变地域命运。

   漫漫生涯,透彻时世。王绍明的同学中也有华侨巨贾者,他们皆是国内大学毕业后出国创业的。反之,出国也是打工出卖苦力。他言及在京青田华侨骄子周松波,赞誉有加,是青田华侨或准华侨青年学习的榜样——周松波于德国大学毕业后回国到北京大学攻读博士。现为北大兼职教授,周氏王朝国际控股集团董事长,荣获北京市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

   有大成者,皆读书。此理也。